第148章 你懷疑我?!
loading...

厲北霆拍了拍她的腦袋,摟著她就走出了畫展會場,宋誠剛好逛完了,屁顛屁顛的跟著兩人上了車。


司機開車,把人帶去了厲氏集團大廈。


總裁辦內。


宋煙看著厲北霆突然拿出的合同,愣了半天,才扭轉脖子看向宋誠,宋誠同樣吃了一驚,姐夫居然要聘請他作為厲氏集團的特約設計師。


年薪百萬。


而且,合同上厲北霆已經簽了字了,隻要他動動手把自己的名字給簽上去,這份合同就能立刻生效。


“姐夫,你怎麽就知道我能夠擔任厲氏集團的設計師。”


別人是擠破了腦袋都不一定能夠擠進厲氏集團,他倒好,厲氏集團的大總裁親自跟他簽合同。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姐。


宋誠認真的看了看宋煙,發現她也是一臉震驚,這才悄悄鬆了一口氣。


“我看過。”


厲北霆拿出ipad,調出一份資料,上麵全是宋誠的作品,甚至好幾副畫作還是當初宋誠兼職賣出去的作品。


宋誠眼前一亮:“姐夫!”


姐夫居然看過他的作品!


所以,姐夫願意給他合同,並不是因為姐姐的關係,而是肯定他的能力?


皮膚白皙的男孩子,頓時就紅了臉,眼神鋥亮的看著厲北霆。


厲北霆點頭:“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跟你簽約,肯定是因為你有能力,合同你仔細看一下,有問題跟我說。”


“姐夫,我一定好好看。”


宋煙咋舌,看著厲北霆不費吹灰之力就消除了宋誠的小別扭,還一路把人給招攬到自己的麾下,兩人愉快的簽了合同。


厲北霆說,宋誠可以繼續學業,學費他包了,工作可以線上處理,隻要他交出合格的作品,工資還可以再談。


宋誠興奮的眼眶都紅了。


握著厲北霆的手就不肯放。


“你是我親哥。”


宋煙歎息,感情,他們倆才是兄弟,她是多餘的?


她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宋誠跟個小迷弟似得跟著厲北霆,有種自己好不容易養大的豬要跟著別人家白菜跑了的心痛。


“你這是什麽表情。”


厲北霆早就發現了宋煙的走神,把宋誠支出去買咖啡,然後坐在了宋煙的身邊,大拇指出其不意的摁在宋煙的唇角,不輕不重的磨了磨。


宋煙走神被扯了回來。


“厲總,我覺得你是個被賺錢耽誤的幼兒園大班老師。”


他剛才騙宋誠的樣子,簡直了,就跟她小時候哄宋誠一模一樣。


“叫老師。”


厲北霆挑眉,幽深的目光落在她唇角。


宋煙搖頭:“我不是小孩子了。”


“那我教你點,不能教的東西?”


他的視線,順著她白皙的頸子往下:“宋煙,把扣子扣上。”


因為在室內,也沒有外人,她把扣子解開了一顆,隻要稍加注意,就能看到她精致欲飛的鎖骨。


“哦。”


宋煙順著她的目光往下看了看。


厲北霆動手,給她把扣子扣了起來,修長的手指捏著她小小的扣子,動作緩慢。


指尖不經意的擦過她的肌膚。


滾燙而又炙熱。


“厲總,我下去看一下。”


宋煙落荒而逃,她覺得,她要是再在辦公室呆下去,遲早得精。盡……不,流鼻血。


厲北霆看著她出去,停在原地笑了笑,然後才讓喬慕琛上來。


“查過了,當年案件的負責人黃磊的老婆那段時間賬戶收到過一筆巨款,並且快速轉移了。”


“來往賬戶查清楚了嗎?”


厲北霆站在落地窗前,低頭俯視著路上來往的車輛,麵色深沉。


“查清楚了,是秦時集團的一個小經理,還是個子公司的小經理,隻不過那之後就辭職了,辭職之後就出國了。”


“人呢?”


“現在在米藍。”


喬慕琛嘖嘖搖頭:“難道真的是秦漠搞的鬼?”


雖然查出來的證據最後都沒能直接的指向秦漠,但是每一樁都會跟他有點瓜葛,要是說這件事情跟他沒關係的話,怕是誰都不會相信。


“傳說中他跟你父親的感情挺好的啊。”


確實,直到現在外界都在傳言,秦漠跟厲家的感情深厚,很多項目都會交給厲北霆,所以桀驁如厲北霆,在麵對他的時候都會收斂幾分。


“你也知道,傳說而已,外界還說我喜歡你,也沒見我睡。了你。”


厲北霆冷哼,他拿起書櫃上的小擺件,把玩了會,冰涼的物件置於他的手心,像是掬著一捧冰水。


“這能一樣嗎,我們倆之間什麽關係,咱們可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而且還……”


喬慕琛說到一半就住了口,驀然想起了他家那糟心的一家子。


親兄弟都有可能為了利益財產自相殘殺,更何況表麵兄弟呢,有幾個人能夠麵對厲家這麽大一塊肥肉而無動於衷。


“你是說,他想吞並厲氏集團?”


“不好說,再看看,無論如何也要查清楚,要是他真的是個好人,我親自上門賠罪。”


“那,他要是真的害了你父親呢?”


厲北霆的身形僵了僵,緩緩的靠在落地窗前,目光悠遠:“那自然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他的脾氣一向不夠好,僅有的耐心,也全都用在了宋煙的身上,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像是被下了蠱一樣,對宋煙毫無底線的縱容,導致了那個女人現在肆無忌憚,明明犯了錯還一臉無辜的勾引他。


換個人,早就不知道投胎多少次了。


想起宋煙,厲北霆沉重的心情,突然鬆了些許,他回頭,看著喬慕琛:“聽說你脫。光了我小舅子,和他在酒店共度了一晚?”


那天的事情,宋煙跟他提了幾句。


喬慕琛扶額:“你以為我想?”


他原本是想要找客服給他處理的,但是宋誠抓著他怎麽都不放手,還一個勁的抱著他喊姐夫,喊哥哥,喊的他心煩意亂,隻能動手扒了他的衣服褲子,把人給扔上了床。


“你,真的喜歡男人?”


厲北霆沉默了會,突然開口。


喬慕琛嘴角抽搐:“再重申一遍,我特麽喜歡女人,女人,喜歡女人好不好?”


“哦,那你以後離我小舅子遠點。”厲北霆不放心:“我就這麽一個小舅子,獨苗,宋家還指望他傳宗接代呢。”


傳宗接代。


四個大字從喬慕琛的頭頂飄過去,到了他嘴邊的粗話被硬生生咽了下去,他不想跟厲北霆講道理了。


“我難道不是我喬家的獨苗?”


他們家也就他一個公子哥好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