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節:製弓
loading...

砰砰砰。


斧頭劈砍在樹幹上的聲音此起彼伏。


斧頭被大力揮舞,深深地嵌入樹幹當中,激起一陣碎裂的小木片後,又被探索隊員們搖晃斧柄,用力將其拔出來。


樹幹被砍出了足夠大的豁口,整株樹開始變得搖搖欲墜。


伐木的隊員們高聲叫喊,發出提醒,隨後幾個人一齊用力,蹬在樹幹上。


樹幹發出嘎吱的聲音,隨後轟然倒地。伴隨著無數樹枝被折斷的細密聲音,樹葉也隨之四下飛揚。


探索隊的斧頭雖然隻帶了幾把,卻是極大地提高了效率,節省了隊員們的體能消耗。


接下來,就是將樹幹鋸成一段段的,便於運輸。


這些樹幹要滾動著運往營地,在營地當中進行細加工。


探索隊沒有攜帶鋸子。


不過,針金借給了他們。


針金的“鋸子”來自於刀鋒蜘蛛,蜘蛛的後肢修長筆直,並且有一排緊密的尖刺,這是天然的好鋸子。


刀鋒蜘蛛可是白銀級別的魔獸,探索隊員們很快從另一個角度,體會到了白銀級魔獸的強大。


他們兩兩合作,運用刀鋒蜘蛛腿鋸開粗大的樹幹,就好像在利用鋒銳的餐刀輕易地切白麵包。


老學者蒼須有著豐富的領導指揮的經驗。


因為針金坐鎮,他將手上的人分成兩組。


一組伐木,一組剝樹皮,將樹皮內側撕成一條條的細絲。


每隔一段時間,兩組就輪流轉變工作內容,如此一來,隊員們就能節省體力,有所休息,還能保持工作的進度。


一個上午的時間,伐木隊就超額完成了任務。


大量的木頭,一段段地滾動著,被接連運往營地,暫時堆放在角落裏。


還有樹皮撕開來的細絲,都已經用藥劑塗抹了。


午飯加大了供應,幾乎所有人都餓極了。


白芽、黃藻也在飯點回來。


他們沒有多少收獲,隻有零星幾隻飛鳥和一隻野雞。這點收獲明顯和付出的人力、時間等不能相比,但至少他們又肅清了一次營地附近的山林。


讓大夥兒驚喜的是,針金還下令,午飯之後會有一小段的午睡時間。這是之前不曾有過的。


這其實是蒼須提出建議,午休可以保證隊員們下午的工作效率。


雖然伐木的工作結束了,但接下來的工作量仍舊非常大。


大量的樹幹被劈砍,形成一塊塊的木板,這是製成短弓弓臂的雛形。


所以,木板的長度、厚度都有要求。


甚至木板在整個樹幹原本的位置,也最好是樹芯。


這是細木工的活。


如果有木匠在就好了,但探索隊員們都是外行,所以立即顯露出了外行的本質——很多樹幹都毀掉了,許多木板雖然劈砍出來,但在白芽檢驗之後,都是不合格的。


不合格的木板,可以用來布置獵人陷阱。


哪怕是再破爛的木材,最不濟也能用來燒火。燒火之後,形成的木炭、木灰,也都是好資源,具有很高的實用價值。


探索隊到了這個地步,對於任何的資源都是需求的。能到手的資源,絕不會輕易放過。


木工進展頗慢,令針金心中的憂慮和急躁越積越多。


雖然他也是知道,自己急是急不來的。


說實話,紫蒂的藥劑的確幫了他的大忙,這讓他節省出了最關鍵的時間。


再者,蒼須的安排也很合理和充分,這位老學者早已經估算到了不合格的情況。


探索隊的成員們逐漸對這項工作熟悉之後,木材的損耗開始大大減少。


陸續就有合格的木板誕生,並且越來越多。


木板數量上升到一定程度,蒼須便指揮眾人開始利用木板,製作短弓弓臂。


這項工藝其實相當簡單。


隻需要把木板削成更細的長條,形成中間略粗,兩端略細的形狀,並且在兩端削出凹口,方便將來掛弓弦。


製作好的短弓弓臂,在白芽檢查確認之後,就會被藥劑塗抹,擺放在陰暗的角落裏晾幹。


這項工作結束之後,很多人都嚷嚷起來,他們覺得可以做弓匠了。


更多人不斷活動手指,或者揉捏自己的胳膊、手臂、大腿等處肌肉。疼痛感、酸麻感讓他們齜牙咧嘴。


他們的身體已經接近極限,但還有其他工作在等著他們。


需要製作大量的箭矢。


箭杆選材一般會有一個標準,對符合標準的木材加工,將其削成長條圓柱體,然後再磨滑表麵。


探索隊這邊,當然是沒有成熟的加工環節。


他們製造箭矢的主材是樹枝,樹枝盡量筆直,貼近正常箭矢的長度和粗細。


白芽指導眾人製作箭矢,先是撥開樹枝的皮,製作出箭杆,然後是用刀刃小心地割開羽毛,然後用藥劑黏貼,製造出箭羽。最後是將箭頭稍微烘烤,讓木頭碳化之後變硬,再削磨得尖細。


這樣製作出來的箭矢,遠遠不能和正規的軍隊用品相比。


首先箭杆選材就差了一籌,箭羽選材不是上等,完全是粗製濫造,但你還別嫌棄。


探索隊中的羽毛太少了,大多數都來自於白芽今天狩獵的雞毛和鳥羽,所以每一根都要珍惜。


唯一讓人欣慰的是紫蒂臨時配置出來的藥劑——粘的是真牢!


至於箭頭,那簡直寒酸極了。


連鐵箭頭都沒有。


真正用起來,幾次之後就要報廢。


殺傷力自然也很低,但對付普通野獸還是有威脅的。


箭矢的製作之外,還有其他工作。


比如木製大盾牌,有一人高,也比較寬。用樹幹和藤條組裝形成,杵在地上,形成簡易至極的矮小幕牆。


這也叫擋箭牌。


很早之前,人族進攻城堡的時候,就有這樣的防禦工事。


到了現在,這種工事早就被淘汰了。


即便有人用,也至少是在表麵披上一層鐵皮。


除了擋箭牌之外,還有木製長槍。


探索隊員們可以雙手持槍,在一定安全的距離內,刺殺飛鼠。


但這項戰術也隻是聊勝於無,因為大家都知道鼠速度很快,並且能在半空中滑翔,尾巴在空中調整方向,身姿非常靈活。


大家期待的,主要還是短弓。


到了傍晚時分,撕開的樹皮已經徹底陰幹了,人們一邊感歎紫蒂的手段,一邊開始搓麻繩。


搓繩子的手法,也是和白芽學的。


這裏麵有小技巧。


主要先將一股細絲分成兩束,每一束都逆時針旋轉,當兩束合並的時候,卻是順時針旋轉。這樣一來,編織出來的繩索會比較緊實,很不容易散開。


麻繩用來充當弓弦,每個短弓至少配備兩根弓弦,一根常用,一根備用。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弓弦基本上已經製作足夠了。


和中午一樣,晚餐也很豐盛。其中還有野味,這成為了眾人難得的口味調劑。


第二天清晨。


針金等人都早早起來,因為有一項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試弓。


放置了一個晚上,再加上紫蒂的藥劑,弓已經晾幹了。


白芽嚐試著用兩隻手抓住弓臂兩端,用力彎曲,看到弓臂彎曲了一個不小的弧度後,他咧嘴笑道:“很棒。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一些。”


蒼須則沉吟道:“黃藻,交代你一個任務。將這根弓臂弄斷,但一定要慢慢用力。”


黃藻明白蒼須的意思,立即著手,當弓臂彎曲到達自身的極限後,啪嗒一聲立即斷成兩段。


眾人親眼目睹,頓時都明白這簡易弓臂的承受極限。


蒼須估量道:“看來隻能用一根麻繩充當弓弦。”


沒人有異議。


有時候,也會有多根麻繩組合起來,構成弓弦。但試驗之後,這種短弓弓臂的韌性和極限,用一根麻繩是比較恰當的。


白芽將弓弦係上去,他打的是活扣,巧妙並且牢靠。


旋即,這位獵戶之子便搭上箭,瞄準遠處的箭靶,嗖的一下射出箭矢。


眾人都睜大雙眼看著。


很明顯,原本朝著正前方的箭矢,直接飛射到了左上方,然後又傾斜落地。


射程達到五十多步。


距離箭靶很遠——不知道歪到哪裏去了。


但眾人都沒有流露失望,針金甚至微微點頭——他知道這才剛剛開始。


弓是需要調試的。


打造出來的弓臂很粗糙,需要不斷用匕首等道具,繼續加工弓臂。同時還要調整弓弦,以及箭矢。伴隨著這個過程,短弓的準頭會變得穩定,射程也會有很大的提升。


最終,在白芽的調試結束之後,箭矢成功地射中了一百步外的箭靶上,並且箭頭射進兩指的深度。


對於這個結果,針金已經很滿意了。


一方麵,這不是複合弓,隻是單體弓,弓臂、弓弦都是就地取材,不是精挑細選。另一方麵,箭矢也沒有鐵製的箭頭,隻是碳化後磨得尖銳,處理得非常粗糙。


能有這樣的表現,算是很好了。


因為針金要求的也不多。


他們現在置身在森林當中,不是草原廣袤空闊的地形,長弓並不適合。


探索隊員們都不是優秀的弓手,大多數人都是趕鴨子上架,千萬別指望他們在一百步之外能有什麽準頭。


“受到環境和人員的限製,短弓的有效射程能有一百步,已經可以了。”


“關鍵就看,在這一百步內,我們能射出多少箭?如果能射出三箭以上,並且有一定的準確率,那麽短弓的計劃就算成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