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從此後(上)
loading...

馮華道:“不用你做這些, 叫有實來就成。”


馮蓁笑道:“阿姐,我樂意不成麽?”她手裏運著九轉玄女功, 替馮華舒筋活絡,哪兒是有實能比的。


馮華笑著舒展了一下身體, “你按得確實比有實舒服多了。”


馮蓁勤勤懇懇地按了一會兒, 小丫頭進來回說肖夫人有事兒找馮華, 她便起了身。


馮蓁道:“我陪著阿姐去吧,肚子都這般大了,你君姑還找你什麽事兒啊?”


馮華笑道:“估計是此次西征的事兒吧, 父親有意讓玉書去軍中曆練一番。”


馮蓁心想, 蔣太仆是文官, 怎麽也想讓自己的兒子去分一杯羹?可又想著蔣琮是二子, 自然比不得長子的優勢多,所以另辟蹊徑也有可能。


“既然你們是說正事兒, 那我就不去了, 正好在姐姐這兒歪一會兒。”馮蓁打了個哈欠,她昨夜沒怎麽睡,一晚上都在等蕭謖, 還以為他會如以前那般,突然半夜過來。


馮華點了點頭,“我也正好去走走,不能老這麽躺著、坐著。”


馮蓁忽然想起個事兒,替馮華係披風時又問,“阿姐, 你這眼看著下月就要生了,徐大夫有沒有說何時過來啊?”


馮華道:“說了呢,隻說下旬就來府裏住著。好像最近她娘家出了點兒事,回順州去了,過兩日才回來。”


馮蓁點點頭,“那你路上小心些。”


“都是我走慣了的路,每日裏來回好幾次呢,你瞎操心什麽呀。”馮華笑道。


“好好好,我就是隨便一說行不行?”馮蓁求饒道,轉頭又跟有實吩咐,“你扶著點兒啊。”


馮華揉了揉自己肚子,“哎,真想趕緊把他生出來呢,現在倒弄得你像是我阿姐了。”


馮華走後,馮蓁沒什麽事兒幹,就拿了一卷書在窗前的榻上隨便翻翻,再然後自己怎麽翻睡著了也不知道,就那麽歪在了榻上。


小丫頭輕手輕腳地走進去看了一眼,見馮蓁睡著了,不敢吵醒她,也樂得清閑,出了門跟院子裏的侍女都說了聲馮蓁在睡覺的事兒,讓她們安靜些,自己便轉出院子找她阿母洗頭去了。


蔣琮進院子時,廊下一個人也沒有,進門也沒見著馮華,等進了西次間,卻見一人正靠在榻上的小幾上睡覺。


那姿勢有些別扭,睡久了一準兒脖子疼,蔣琮不過瞥了一眼,還以為是馮華,待走近了才發現乃是馮蓁。


蔣琮驚了一跳,四處看了看,沒見馮華和有實的蹤跡,也不知怎麽鬼使神差地就坐在了馮蓁對麵的榻上。


他想伸手替馮蓁調整一下姿勢,免得醒來後脖子疼,隻是手才伸出去,又覺得這樣於理不合,萬一被人撞見,卻是有口也說不清了。但其實蔣琮最怕的還是馮蓁中途醒來,以為是他這做姐夫的有什麽非分之想。


然而既然沒有非分之想,蔣琮卻也沒有及時離開,像是被蠱惑了一般,就那麽看著馮蓁的睡顏。


蔣琮還從沒認真地看過馮蓁,因為是妻妹,所以更要避嫌,哪怕心裏想極了多看兩眼這樣的傾城美人,卻是不能。此刻忽然有了機會,四下又無人,蔣琮便忍不住地放縱了自己。人看到美麗的事物時,總是會忍不住想多看兩眼的,想用眼睛去描摹造物的鬼斧神工。


晚秋的光被窗戶篩過之後,灑在馮蓁的臉上,讓她的臉頰上添了一片粉光。粉白細膩,像最上等的瓷器,泛著一層釉光。


她臥在疊紗裙裏,就好似一朵次第綻開的重瓣牡丹,粉嫩處好似趙粉,端麗處又如魏紫,雪白更勝白雪塔,可卻沒有一朵牡丹能有她如此多姿的情態,美人如花,而花卻難喻其態。


秋陽送進一縷高爽的風,刹那間一絲幽秘的桃香毫無征兆地竄入了蔣琮的鼻尖、腦海、心口。


那香氣叫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莫名的饞蟲便被勾了起來,不是口渴,也不是肚餓,但卻帶來了極端未被滿足的躁動。


蔣琮不由自主地往馮蓁傾了傾身,再傾了傾身。


桃香似有若無,在他穩住心神往後退卻時,卻偏又作怪地竄入了他的腦海,欲迎還拒,叫人一點點地陷了進去。


卻說馮華原是高高興興往肖夫人處去的,回來時一張俏臉卻是慘白一片,繼而白裏又透出一絲異樣的怒紅,她走得很快,似乎已經顧不得肚子了。可到了院門口時,卻又深呼吸了三次,放緩了腳步,轉頭吩咐有實道:“你在門口守著,不許任何人進來。”


“是。”有實點點頭。


馮華這才提起裙擺進了院子,直奔上房而去,心裏隻想著先才她君姑說的話,說是長公主要將馮蓁嫁給嚴征西,隻待此次征西將軍得勝還朝,兩家就要開始過禮。


肖夫人之所以提及嚴儒鈞,那是因為蔣家的確想把蔣琮塞進征西大軍裏,他們也跟長公主一般,希望嚴儒鈞能格外照看蔣琮,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馮蓁,那可是未來的嚴家大夫人。而馮華乃是馮蓁的阿姐,由她出麵叫馮蓁幫忙,那肯定是一說就成的事兒。是以肖夫人這才將城陽長公主有意把馮蓁嫁給嚴征西的事兒說了出來。


馮華沒見過嚴征西,可她卻知道嚴十七郎,那是和馮蓁議過一陣親的人,而嚴征西正是他的父親。這樣的老頭,不僅是鰥夫,膝下子女還超過了十五人,她外大母卻要將馮蓁嫁給那樣的人,而馮蓁卻一句都沒在她麵前提過。


這還當她是阿姐麽?馮華心裏難受極了,雖然知道是因為自己懷了身孕,馮蓁擔心她的身子才沒告訴她。可她是她的阿姐啊,如今知曉了這樣的事情,業已鐵板釘釘,叫所有人都知道了,卻還讓她如何再幫馮蓁?


馮華匆匆地上了台階,想要抓著馮蓁的肩膀質問她到底是怎麽想的。怎麽能一點兒都不反抗就默認了那樣的親事。


可才走到第二級階梯上,馮華便看到了蔣琮,而蔣琮卻完全沒留意到她,也沒留意到她的腳步聲。


馮蓁就像沙漠裏的一汪清泉,蔣琮則是那渴了三日的旅人,他甚至都不覺得自己是欲望難耐,隻是本能地想靠近她,想要將那一汪泉水一飲而盡。


所以馮華看到的便是蔣琮低頭向馮蓁的唇貼近,而馮蓁因是背對著窗戶,又是歪在榻上的,所以她並看不見馮蓁的臉。然從馮華這個角度看去,卻像是這對男女正深情對視準備親昵。


這一切都不過是發生在刹那間,馮華的腳在慣性地踏上第三級時因為失神而踩空了,她身子又笨重,完全穩不住地倒了下去,肚子斜磕在台階的棱沿上,當時馮華就尖銳地痛呼了一聲。


有實見狀立即奔了過去,大叫道:“少夫人!”


那一聲尖叫也刺破了屋子裏的旖旎,蔣琮一下就醒了過來,從窗戶看出來,恰好看到馮華滾落下去的樣子,他大驚失色地也趕緊跑出了屋子,“華兒!”


馮華隻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片漆黑,可腦子卻異常的清醒,想起馮蓁每一次來,蔣琮好似都會盡量趕回來,又想起馮蓁小時候說過,將來長大了若是能嫁給姐夫,她們姐妹就能長長久久在一起了。


那時隻當是女童的戲言,可如今想來卻是說者有心是不是?


再然後那日馮蓁說,“或許我不在上京,對阿姐反而更好。”當時馮華還覺得不能理解呢,現如今才恍然大悟,可不是麽,她沒廉恥地和姐夫勾搭上了,自然是離開上京才對自己好。


此時馮華已經完全鑽進了牛角尖,直到她的腰重重地摔在地上,她還在想,為什麽馮蓁要這樣做?


自然是因為長公主要將她嫁給嚴儒鈞呐,馮華替馮蓁答道。


虧她還為她擔憂,為她焦心,原來馮蓁早就選好了退路呢,是不是索性要弄死她,好成為蔣玉書的媳婦啊?!那日自己睡著了,馮蓁匆匆地出去跟蔣琮在院子裏說什麽了?是在說嚴家的親事麽?是讓他這個做姐夫的幫她麽?


這些念頭湧上馮華的心頭不過是瞬間的事兒,下一刻她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撕心裂肺地喊著,“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蔣琮此刻已經奔到了馮華的身邊,“華兒,華兒……”他伸手就要去扶馮華,卻被她一把推開。


“滾。”馮華的眼淚已經模糊了她的臉。


有實還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馮華為何突然會摔倒,也不知怎麽又要推開郎君。


而恰此時,馮蓁也慌張地跑了出來。


她是被馮華的尖叫聲給驚醒的。驚醒的瞬間,她坐起身,還有些迷糊,以為那聲尖叫是自己夢裏的聲音,可片刻後她又聽到了馮華的哭喊,轉身從窗戶往外一看,立時嚇得一臉慘白地跑了出來,奔過門檻時,還摔了一跤,極其狼狽地才爬了起來。


“阿姐!”馮蓁看著馮華肚子下的那一大攤血,已經嚇得麵無人色。


有實看看蔣琮,又看看馮蓁,前一刻蔣琮是從屋子裏出來的,而下一刻馮蓁又衣衫不整地從屋子裏慌亂地跑出來。


這樣的情形還用想麽?為何自家少夫人會突然從階梯上滾下來?她是看到了什麽?有實立即就覺得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兒。


而馮蓁卻還不知道自己的樣子有多淩亂。她剛睡起,本就是鬢斜衣亂,加之剛才又摔了一跤,踩著了裙擺,就更將衣裳拉亂了,這模樣要說是剛偷0情出來,那還真是像。


有實見馮華目瞪瞪地看著馮蓁,嘴裏卻已經說不出話來,出氣多進氣少,眼見就要活不成了,卻還死不瞑目的模樣,心裏就湧出了巨大的怒火來,她從小伺候馮華,與她的情意絲毫不比馮蓁對馮華差多少,是以有實立即大吼了一聲,替馮華罵出了她說不出的話來,“女君,怎可如此無恥!”


馮蓁本也正要去扶馮華,卻被有實一把扯開,又聽她說出如此話來,立即就呆住了。她腦子轉得飛快,一下就懷疑起自己阿姐突然摔跤是因為自己麽?所以她才會恨恨地瞪著自己。


可說她無恥卻又是為何?


馮蓁的腦子裏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蕭謖,難道是她與蕭謖的私情曝光了?一個待嫁閨秀,卻夜夜私會已經指婚的皇子,的確稱得上是無恥之尤。


馮蓁不是沒想過天下沒有不漏風的牆,那私情遲早要被人知道的,可為了羊毛總是存著僥幸心理,卻不想今日竟然為此鑄下大錯,害得馮華幾乎要撒手人寰。當即馮蓁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掉得絲毫不比馮華的慢。


馮蓁“咚”的一聲,跪在馮華的身邊,哭著道:“阿姐,阿姐,一切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別難過,隻要你好起來,叫我做什麽都行,讓我立即去死都可以。”


這一哭可就“證據確鑿”了。


也怪這事兒發生得太極,容不得人細想,馮蓁就認了錯兒,這就是做了虧心事,心虛的緣故。


而馮華和有實這邊呢,一聽就更認定了馮蓁和蔣琮有染,所以馮華本來還痛得有一絲清明的,此刻卻痰迷心竅,轉眼就暈厥了過去。


有實一把將馮蓁推到邊上,抱著馮華朝外麵哭喊道:“快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夫啊!少夫人要不行啦!!!”


早就有仆從聽到了這邊巨大的動靜,進來一看,院子裏一大灘血,馮華又倒在地上,便都嚇到了,有那機靈的轉身就跑去找穩婆、找大夫去了。


蔣琮終於回過一點兒神來,俯身就要去抱馮華,想將她挪到屋子裏。


馮蓁這會兒才留意到原來蔣琮竟然在院子裏。所以說任馮蓁腦子再靈,先才也絕對意識不到,馮華和有實是認定她與蔣琮有染才罵她的。


這可真真是天大的誤會。


“不可!不能動。阿姐隻能在這兒生產,否則會傷上加傷。”馮蓁趕緊阻止了蔣琮。


見整個院子都亂了,馮蓁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來,也顧不得怪有實,她從地上爬起來吩咐旁邊趕來的媼嫗道:“快去搬了屏風來,將阿姐圍住,她受不得風。再去燒水、燒剪刀、準備帕子,快去,快去。”


好在因為馮華本就快生了,所以府中穩婆都是備下的,一應物件以馮華的細心,那也是早早就備好的。


兩個穩婆來得極快,很快就接管了院子裏的一切。


這廂肖夫人也得了信兒,由大丫頭扶著也顫巍巍地趕到了,“啊,這是怎麽了,怎麽了?剛才不還好好兒的麽?怎麽會突然摔跤的?!”肖夫人這話問的是有實。


有實卻已經哭得不成聲了,隻能抬頭怒瞪著馮蓁,一副要剝了她的皮的模樣。


肖夫人自然地朝馮蓁看過去,不由心頭一驚。隻見馮蓁發髻斜墮,衣襟散開了一小半,裙子也被扯得一邊高一邊低的。她的餘光裏又掃到了蔣琮,見蔣琮也是麵無人色還滿臉愧疚,這心就“咯噔咯噔”直跳。


像馮蓁這樣的美色,蔣琮為之心動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了。這大戶人家裏姐夫和小姨子偷情的還少麽?遠的不說,就是她的大郎,也和大兒媳婦柳氏的小堂妹不清不楚呢。


於是肖夫人也很自然地就認定了蔣琮和馮蓁有染。而全院子的人心裏想的恐怕也差不多。


唯有馮蓁一個人還完全身在局中不知情,那是因為她的的確確和蔣琮清白得緊,壓根兒就沒往那些醃臢之處想過。


肖夫人眼見著不對,趕緊對蔣琮道:“你還杵在這兒幹什麽,你媳婦生產,男人如何看得,還不快出去。”


“阿母,我……”蔣琮不想離開,可一看肖夫人別有深意的眼神,心裏便為之一揪,也知道他留在這兒惹人誤會,隻好低頭道,“我就等在院子外麵。”


馮蓁不敢置信地看著肖夫人,又看看蔣琮。在她眼裏這就是那對母子完全不在乎馮華的命的意思。尤其是蔣琮,他的妻子倒在地上生死未卜,他卻還能拍拍屁股走人,就為了什麽狗屁的不潔。


馮蓁忍不住淒厲地喊了聲,“姐夫!”要是蔣琮肯留下,她還願意認蔣琮是她姐夫,否則一旦她將來有了力量,一定要弄死蔣琮。


誰知這一聲“姐夫”卻更是叫得蔣琮心驚膽寒,落荒而逃。


肖夫人看向馮蓁道:“幺幺,你如今在這兒也幫不上什麽忙,自己趕緊去整理整理吧。”


整理個屁啊,馮蓁心想馮華還不知是死是活呢,她難道還會關心自己剛才摔了一跤衣衫整齊不整齊麽?


見馮蓁不搭理自己,肖夫人真是急得沒法兒,心裏忍不住怨怪馮蓁,這會兒又來裝什麽姐妹情深,勾搭她兒子時,怎麽就沒想過自己阿姐呢?她就說怎麽馮蓁隔三差五就來自己府上,兩次就有一次是遇著蔣琮回府上,原來竟是勾搭了自己兒子。


屏風搬過來,馮蓁也想擠進去,卻被肖夫人一把拉住,“你去添什麽亂,嫌你阿姐看到你還不夠氣麽?你這是要氣死她才甘心麽?”


馮蓁聞言果然止住了腳步,卻瞪著肖夫人開始流淚。先才馮華本來好好兒的,是去了她屋子裏回來才出事兒的。她明知道馮華分娩在即,為何要把那些事兒說出來氣她?馮蓁這是認定了,她與蕭謖的事兒肯定是肖夫人說給馮華聽的,要不然她還能從哪兒知道呢?


馮蓁想著,即便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可好歹肖夫人也該為馮華考慮考慮啊,哪怕等她生完孩子再說也不遲呀。


馮蓁和肖夫人就這麽對視著,彼此心裏都有怨氣。


穩婆和伺候的丫頭、媼嫗在屏風內外進進出出,馮蓁心裏急得沒法,卻隻能從屏風的縫隙裏往裏看。


好在馮華不過是暈厥了片刻,如今又清醒了過來,還能蓄積起一點兒力氣生孩子,否則那就真是一屍兩命了。


可沒過多少時候,就聽得穩婆大喊,“不好啦,少夫人血崩啦!”


血崩,這就是產婦的致命傷,但凡是產中血崩,那就是十死無生。


馮蓁的腳一軟,跑進屏風裏一看,卻也再顧不得許多,轉身又跑回了馮華的屋子裏。屋子裏此刻自然是一個人也沒有的,馮蓁藏在帳子後閃身進了桃花源,用盡所有的桃花溪溪水強行催熟了第四顆仙桃。


隻是那仙桃依舊還帶著一絲青色,並不是完美成熟的狀態,可馮蓁也顧不得許多了,她甚至也顧不得這第四顆仙桃有效沒效,她隻知道一定要救活馮華,哪怕就是浪費一顆仙桃,她也全不在乎。


馮蓁摘了仙桃,又匆匆地提著裙擺跑出屋子來,也顧不得別人會怎麽懷疑這時節怎的鑽出枚桃子來的。


“阿姐,你把這個吃了吧,吃了就好了。”馮蓁跪在馮華的跟前,急切地將桃子喂到馮華的唇邊。


此刻馮華的臉上已經全無血色,麵如金紙,可馮蓁喂過去東西,她卻用盡全力撇開了頭。


馮蓁哭得淚人似的,“阿姐,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可你別為了我折磨你自己呀。”馮蓁曉得此刻情形容不得絲毫遲緩,所以強行將桃子塞到了馮華的嘴巴裏。


那仙桃本就不太成熟,所以不大,也就嬰兒的拳頭大小,其他人並不容易看清馮蓁手裏的東西,隻是等馮華嚼碎了才聞到一股子桃香,卻被血腥氣給掩蓋了,但這檔口正急著呢,是以她們也留意不到這一絲奇異來。


馮蓁見馮華肯嚼仙桃,心下不由鬆了口氣,誰知鬆籲不到一半,就聽見“噗噗”兩聲,是馮華將桃子的汁肉直接吐在了馮蓁的臉上。


馮蓁直直地沒有任何閃躲,卻是悲從中來。她不明白,馮華就是責怪自己無恥,可卻為何要拒絕她的一腔好意,難道她會害她麽?那所謂的禮教,就讓她連血肉相連的妹妹也不要了麽?


“滾!”馮華吸足一口氣,朝馮蓁吼道。


能喊一聲兒卻是好事,至少證明馮華又重新有了力氣,她嚼碎那仙桃時,到底還是吞咽了一些桃汁的。


可馮蓁見她下紅不止,知道危險還沒過去,此刻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心,轉身奔出了門去。因為她突然想起,還有蕭謖,蕭謖的血可以救馮華。那日她臉頰流血,就是蕭謖用自己的血替她抹平的,連傷痕都不曾留下。


馮蓁奔出門,哪裏還顧得坐什麽馬車,直接讓馬夫牽了一匹馬過來,騎上就直奔蕭謖的五皇子府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