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吾兒東契奇
loading...

送走了幾個球探,孫昊習慣性拿出手機。


也就在這時他摸到紙條,這才想起他還差東契奇夫婦一個約會。


他電話打過去,那邊很快就接了,看樣子是一直在等他。


他定了個離自己酒店近的咖啡廳,到的時候東契奇夫婦已經在那裏了。


至於小東契奇,正在那裏大口大口地吸奶。


奶在奶瓶裏,想啥呢!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請客。”


孫昊帶著歉意坐下。


“你們住在這附近嗎?”


他接著問道,之前在法國的時候,沙薩說過他們是南斯拉夫聯盟塞爾維亞人。


貝爾格萊德是南斯拉夫聯盟現在的首都,也是日後塞爾維亞的首都。


“不,我們搬到斯洛文尼亞去了,盧卡是斯洛文尼亞人。”


沙薩的回答大大出乎孫昊的意料。


不過這倒是也提醒他了,盧卡·東契奇的話,確實是斯洛文尼亞人。


接著的聊天中,孫昊也知道了更多緣由。


體育和政治不掛鉤,但影響其實很大。


南斯拉夫沒解體的時間,斯洛文尼亞也好,塞爾維亞也罷,都是一個國家的人。


但是解體之後,為了能夠繼續代表南斯拉夫聯盟這個世界強隊打球,出身在斯洛文尼亞的沙薩,選擇搬到貝爾格萊德,成為南斯拉夫聯盟塞爾維亞人。


但是現在因為年齡上來了,國家隊已經沒他的位置。


他天賦和薩博尼斯、博迪洛加那些人相比有差距,他還能打的就是國家級的聯賽。


所以他選擇回到家鄉打球,也在那裏備孕成功,生下了小東契奇。


故事有點曲折,不過孫昊聽完越發慶幸自己身在中國,政治穩定,人民安康。


“有件事我想問問你的意見。”


正聊著,沙薩表情突然一下變得嚴肅起來。


孫昊好奇地看向他。


這一臉的表情,難道還有比起孩子名字更嚴肅的事情嗎?


“我們,想讓你成為盧卡的教父,你覺得怎麽樣?”


沙薩說這話的時候,他一旁的妻子也跟著點點頭。


教父。


很多人對這個詞眼很熟悉,但其實了解的並不多。


最多的印象,可能是來自於電影《教父》。


在電影裏,維托·唐·柯裏昂就是所有黑幫成員的教父。


在那裏,教父等同於老大的意思。


但那隻是其中的一層意思,甚至隨著和平法治時代的來臨,已經很罕見了。


現實中,教父用的更多的還是另外一個方麵。


在嬰兒或幼兒受洗禮時,賜以教名,並保證承擔其宗教教育的人。


天主教、基督教都會有類似的行為,用來保護和監督嬰兒成長為人。


或者更形象一些做個類比,教父等同於國內的幹爹。


這是,要當他東契奇的爹!


吾兒東契奇……


“我不信教。”


孫昊倒是不介意當這個,但是在西方國家中,能成為教父的多是教會內有名望的教徒。


他不是,所以他不配。


“你誤會了,不是所有教父都必須是教徒,在我們的國家是這樣,是吧,米爾亞姆?”


沙薩轉頭向一旁的妻子問道。


妻子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真的?”


孫昊不太確定,畢竟他不信教。


“真的。”


沙薩給了很肯定的答案。


“那……行吧。”


孫昊總覺得哪裏不對。


不過沙薩都這麽說了,應該不會有假吧?


畢竟……認幹爹這種事情不是小事。


“那我們是不是還要找個教堂什麽的?”


孫昊知道這種事情在西方是很正式的。


“不用,我們國家不興這個,一切從簡,隻要你願意就行了。”


“……”


孫昊狐疑地看著沙薩,越聽越覺得不對。


這怎麽跟國內認幹爹一毛一樣的啊?


“以後有機會的話,你指導一下盧卡的訓練,把他當自己孩子一樣看到就行了。”


聽完沙薩接著的話,孫昊覺得自己是真的掉坑裏了。


沙薩,這是在給小東契奇找免費訓練師啊!


不過,倒也不虧。


斯洛文尼亞或許不止一個人叫沙薩·東契奇,也或許不止一個人叫盧卡·東契奇。


但如果這兩個人是父子的話,那這個小東契奇,就是孫昊知道的那個。


孫昊是穿越的,他自然知道東契奇未來會達成的成就。


而且有他指導的話,後者的成就隻會更大。


吾兒東契奇,可斬勒布朗?


吾兒東契奇,聯盟第一人?


這聽著,就很安逸。


尤其是當他退役之後,看著自己的兒子……不,教子在聯盟拳打碰瓷登,腳踢不射字母,大殺四方,那種感覺就很爽。


畢竟,他現在還沒孩子。


不對,醒醒!他連女朋友都沒有!


沙薩不知道孫昊心裏在想些什麽,他以為這事讓孫昊為難了,他……就當沒看見。


送走了東契奇夫婦,孫昊覺得還是有點暈乎乎的。


那種感覺,用一句很貼切的話來形容,喜當爹!


他回到酒店,正準備回去休息會兒。


這一晚上又是比賽又是球探又是當爹的,有點累人。


“爸?”


不過剛進酒店大堂,他抬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爸媽。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他們百無聊賴的樣子,應該等了有好一陣了。


關鍵是,他們怎麽來了?而且直接到的酒店?


看到孫昊,爸媽一下站起身走過來。


老爸滿臉笑容,老媽則是邊走邊抱怨。


“都說讓比賽結束了就去找,你非得來酒店等,看吧現在才見著兒子。”


“兒子他今晚肯定忙。”


老爸依舊笑著,對老媽的抱怨也隻是隨口應付。


孫昊聽到卻是內心一陣觸動。


當初剛來西班牙的時候,飛機上送的那一盒東西,還有這知道自己忙選擇等。


父愛,很多時候都無聲,但卻很深。


老媽抱怨的話也隻在瞬間,等走到孫昊身前,眼圈已經有些泛紅。


幾年沒見,甚是想念。


孫昊笑著和他們聊起來。


雖然沒有穿越之前這具身體的記憶,但穿越後的這幾年他和父母交流的也不少。


他們一邊往酒店房間走,一邊聊。


從西班牙的生活,到皇馬隊的隊友,包括國內的一些大事件,話題還是不少的。


順帶著也包括前麵自己喜當爹的遭遇。


“你啊,人家這是在和你套近乎,不然人家之前怎麽不找你?”


“真想找一個人,就算失聯了十年的老同學也一樣能聯係上,不想找,轉頭就能忘了。”


老媽很快給孫昊的遭遇做了一個總結,滿是人生哲理。


“我們提前抱上孫子了。”


老爸在一旁湊熱鬧,不過馬上就被老媽一個白眼給甩的閉嘴了。


孫昊看著不由得大笑。


還是老媽看得透徹,不過沙薩這麽做也是人之常情。


畢竟他18歲都不到就拿到了歐冠mvp,未來怎麽看都很光明。


說話間他們已經進了電梯。


“兒子,你有女朋友了嗎?”


進了電梯,老媽順著剛才的話問道。


“肯定有了,我兒子的魅力,像我。”


老爸今天心情很好,臨了還不忘吹一把自己。


不過他這話馬上又引來老媽的一陣白眼。


“這裏可和我們那不一樣,16歲就成年了。”


老爸接著說道。


這句話倒是提醒老媽了,老媽疑惑地看著孫昊。


“沒,沒有。”


孫昊馬上搖頭,不過眼神中閃過一絲無奈。


父母的這個話讓他又想起約瑟夫。


說起來約瑟夫離開已經兩年多了,他既沒有等到約瑟夫的email,也沒有等到她人。


一個大活人,憑空的出現,然後又憑空消失了一樣。


“兒子,別氣餒,你還年輕,以後你肯定能像你老爸一樣,遇見你老媽這樣的完美女人。”


老爸吹歸吹,說起情話來還是有一手。


果然這話說完,老媽臉不自覺地泛起紅暈,還伸手輕輕推了老爸一把。


這狗糧撒的……


孫昊撓撓頭,他突然覺得不是費爾南德斯會撩妹,合著隻是因為他不會而已?


ps:求推薦票啊大佬們!水茄可是名正言順用土味情話換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