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曼巴精神,百煉成鋼
loading...

比賽結束之後,現場的皇馬球迷陷入到一片沸騰的海洋中。


球迷的歡呼聲和尖叫聲透過峽穀傳過來,讓人血脈噴張。


孫昊和加巴約薩跳起來撞胸,又和普裏吉奧尼奮力擁抱,最後還朝天大吼了一陣。


他們昨晚說過不再給吉諾比利絕殺的機會,他們做到了!


這一刻,他甚至不再恐懼加巴約薩的體香!


而且讓孫昊如此興奮的原因也不單單是贏下了這場半決賽,更因為就在比賽結束前,遠距離神射手,升級了!


遠距離神射手(黃金):大幅提升遠距離投籃命中率!


孫昊,得到了他的第一個黃金級徽章!


之前白銀級的徽章對他加成都那麽大,黃金級的,真的讓人期待啊!


而且在這麽關鍵的時間節點,下一場決賽不管是打巴薩還是帕納辛納科斯,他都更有自信了。


比賽結束之後,兩隊球員進行賽後的握手禮。


博洛尼亞維圖斯隊隊員的情緒很是沮喪,吉諾比利尤為明顯。


他已經被馬刺隊選上,如果能夠在歐冠封神,那他是有機會今年就登陸nba的。


甚至於他都知道今天馬刺隊的副總經理來現場觀戰了。


但是現在球隊止步四強不說,他的發揮也也非常糟糕。


換句話說,他已經和這次機會失之交臂了。


下一次機會,至少也是一年後。


那時候他就24歲,潛力又少了一年了。


球員的職業生涯是很短暫的,少一年就少一年,甚至他可能是因為年齡偏大而被nba放棄。


畢竟他隻是個二輪末尾的新秀而已。


他有誌向,一直在歐洲打球絕不是他的目標。


孫昊挨個和博洛尼亞維圖斯隊的隊員握手,等到吉諾比利那裏的時候,他感覺到了後者的沮喪情緒。


那種低到極點的情緒,就像是已經變成實質了一樣。


他大概也能猜到吉諾比利輸球後的心情。


他伸手,沒去和吉諾比利握手,而是往上摸了摸吉諾比利的腦袋。


吉諾比利一下抬頭看著他,臉上一副奧尼爾式的問號臉。


???


你還來!


孫昊看到吉諾比利的表情,表情略顯尷尬。


上次他確實有些迷迷糊糊,但這次是真的想鼓勵吉諾比利啊!


“加油,你已經做的足夠好了,如果你們內線強一點,比賽會完全不一樣。”


好在孫昊反應很快,馬上轉移話題。


聽到孫昊說的,吉諾比利一陣苦笑。


來自對手的稱讚,算是他失意後能夠得到的最大慰藉。


而且,因為之前西西裏的事情,孫昊他……惹不起。


“謝謝,希望明年還能在這個賽場上遇到你。”


吉諾比利也回了一些客套的話,除了客套,還順便下了戰書。


在哪裏跌倒,就要在哪裏爬起來。


被孫昊擊敗,他肯定想贏回來!


孫昊笑了笑沒說話,和吉諾比利擁抱了一下。


五年之約就要到了,吉諾比利想複仇,到時候可能就要去nba嘍。


等和吉諾比利分開,孫昊不自覺地搓了搓手。


你別說,這頭發長了點摸起來更順手一點。


他現在竟然期待吉諾比利長發時的場景。


賽後的更衣室,皇馬的隊員們找來香檳,直接讓孫昊濕身了一遍又一遍。


孫昊也追打著隊友們,更衣室頓時亂作一團。


就在更衣室滿身大漢,步履艱男,男上加男的時候,更衣室的門被推開了。


是主教練拉索。


“夥計們幹的漂亮,我為你們驕傲。”


拉索的神色興奮,他終於有機會跟上前人的步伐,一染西甲最高的榮耀獎杯。


原本暫停的更衣室,瞬間又再次歡呼起來。


“還有,我們決賽的對手確定了。”


等到歡呼聲落下,拉索跟著說道。


歐冠賽程安排裏,兩場半決賽是同時間打的。


這個時代通信不發達,這些信息也隻有靠球隊管理層和工作人員之間電話聯係。


更衣室很快安靜下來,孫昊也用浴巾裹住自己,豎起耳朵聽。


去年他和加索爾相約決賽,最後他們倒在四強賽。


雖說那是西甲,這是歐冠,但一樣是決賽。


他還是很期待和巴薩在決賽想相遇的。


是完成他和加索爾的約定,也是對西班牙球迷的回饋。


歐冠決賽變成國家德比,這場麵想想都讓人刺激。


“帕納辛納科斯隊。”


不過拉索說出來的結合,和孫昊想的不一樣。


不止是孫昊,其他隊員也都發出一陣惋惜的聲音。


作為死敵,他們可是很想在決賽和巴薩打的。


“巴薩隊輸了15分,夥計們,決賽加油。”


拉索似乎也知道隊員們的小心思。


他這句話說完,更衣室也很快安靜下來。


15分,歐冠賽場上就是慘敗。


就像他們打博洛尼亞維圖斯隊一樣,對方全場基本上都沒什麽機會。


他們賽季也不是沒和巴薩隊交手過,1勝1負。


也就是說,帕納辛納科斯很強。


而且因為之前沒有交手過,皇馬隊甚至連帕納辛納科斯的打法和核心球員都不是很熟悉。


這場決賽,可以預見到的艱難。


“夥計們,我們是不是要拿一個含金量最高的歐冠冠軍了?”


拉索走了,孫昊看到隊友的情緒不是很高,直接開口喊道。


他在ncaa忽悠球員的能力有用武之地了。


他這話一說完,先是加巴約薩,接著是其他人,都陸續發出一陣陣叫喊聲。


而且叫喊聲越來越大。


孫昊都有點驚到了。


他發現歐洲小夥,比美國小夥更容易被鼓動啊!


不過一想到每年世界杯球迷街頭幹架的場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了。


誰讓天生戰鬥民族。


又嗨了一陣,隊員們總算是累了,去衝完澡換好衣服準備回家。


孫昊沒有馬上走,而是和普裏吉奧尼聊起德揚·博迪洛加來。


上輩子因為是在ncaa,他對長期在歐洲打球的球星了解並不多。


關於博迪洛加,他僅有的認識也隻是知道他是歐洲拿榮譽最多的,以及兩年前率領南斯拉夫擊敗了美國隊,獲得了世錦賽mvp。


打法,習慣這些他都不了解,甚至因為博迪洛加沒繼續在西班牙打球,他都沒去關注過。


“他是歐洲現在最全能的球員,沒有之一,你可以叫他白魔術師。”


魔術師是誰,這個年代的所有人都知道,阿爾文·約翰遜,曆史最佳控球後衛。


約翰遜是黑人,白魔術師,足見評價之高。


而且這話是從以傳球見長的普裏吉奧尼嘴裏說出來的。


這個評價也說明了他的打法,全能型高個後衛。


“他能傳出不可思議的傳球,他能控球,能快攻,能投籃,甚至可以低位單打,他能從一號位打到四號位。”


普裏吉奧尼說的也證實了一點。


“你知道shammgod吧?”


普裏吉奧尼突然問道。


孫昊點點頭。


shammgod,由紐約街球後衛山姆高德創造,90年代初就聲名遠播,一種很華麗的控球突破技巧。


“他也會這個是吧?”


孫昊反問道。


他是後衛不假,但2米05,如果是的話,普裏吉奧尼吹的一點不過。


要知道完成shammgod,是需要非常低的重心的,這對高個子球員的難度是加倍的。


“是的,在這裏,它被叫做el.latigo,意思是鞭打,把對手無情的鞭打。”


一個因為球員而存在的專屬動作。


聽完普裏吉奧尼說的,雖然還沒交手,孫昊對博迪洛加的實力已經有了新的認識。


雖然沒去打nba,但能被一眾球員稱為nba之外最強球員,不單單是吹捧。


不誇張地說,在薩博尼斯去了nba之後,他就是現役的歐洲第一人。


再加上剛剛獲得了歐冠常規賽mvp的希臘怪獸澤爾傑科·裏布拉卡。


內外雙核,帕納辛納科斯隊這配置比博洛尼亞維圖斯隊、巴薩隊,包括皇馬隊都強出很多。


這場決戰,越了解,就越知道不好打。


不過越不好打,反而讓孫昊對比賽越期待了。


還沒有得到係統的時候,他都敢對天豎中指。


現在有金手指,而且那麽多年,如果一個強大的對手就讓他害怕的話,那他就是不是他了。


曼巴精神,百煉成鋼。


隻有戰勝越強大的對手,才能得到更大的提升。


孫昊和普裏吉奧尼聊的差不多,正準備要走的時候。


更衣室的門被敲了兩下。


孫昊抬頭,接著看到兩張熟悉的麵孔,一高一矮。


ps:求推薦票,還差個千八百票,就能看見水短悄的粉菊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