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七章 斯嘉麗·約翰遜
loading...

在斯塔恩貝爾格呆了三天之後,孫昊和諾維茨基回了維爾茨堡。


諾維茨基帶著孫昊參觀了一下自己的家鄉。


維爾茲堡,是這座城鎮的名字,也是當地標誌性建築維爾茨堡的稱呼。


德國有一條浪漫之路,沿著美因河一路往上,全長三百多公裏,路兩旁基本上都是中世紀的城堡和小鎮。


維爾茲堡就是這條浪漫之路的起點。


這座古堡以凡爾賽宮為藍本,建築主體和兩翼圍成一個院子,麵對開闊的廣場。


後麵是一個漂亮的大花園,噴泉、瀑布、台階、植物、林蔭小道。


堡內,皇帝廳、樓梯廳、庭園廳、白廳依次而列。


樓梯廳的設計充分利用樓梯多變的形體,組成既有變化而又完整統一的空間,杆上裝飾著雕像,天花壁畫同雕塑相結合,運用巴洛克手法,色彩鮮豔,富有動態。


諾維茨基帶著孫昊在這裏逛的時候,孫昊覺得這一趟沒白來。


維爾茲堡和故宮一樣,都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對他這種喜歡旅遊的人來說再合適不過。


而且在鎮子裏逛的時候,孫昊也知道為什麽諾維茨基那麽喜歡喝德國啤酒了。


因為維爾茨堡就是啤酒小鎮,城郊的種植園隨處可見。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在這種地方長大,你不愛喝酒就是異類。


等逛完沃爾茲堡,孫昊和諾維茨基先道別,接著飛了一趟西班牙。


到了歐洲,總要去拜訪一下自己昔日恩師的。


到拉索家的時候,孫昊又見到了貝妮塔。


或許是長大一些學會了化妝的緣故,貝妮塔看起來比上一次見麵的時候好看了不少。


而且也和當初一樣,貝妮塔會給他端上削好的水果,提醒他咖啡有點燙,準備晚飯前問他有什麽忌口的。


有那麽一瞬間,孫昊覺得自己要找的另一半或許就是這樣的。


飯桌上的時候,孫昊也和拉索聊起了皇馬。


皇馬隊和他當初在時並沒有太大變化,普裏吉奧尼和加巴約薩依舊是這支球隊的核心。


雖然勞爾·洛佩斯今年進入nba,但球隊也補充進了很有天賦的新人。


這個新人,孫昊再熟悉不過。


魯迪·費爾南德斯。


16歲的費爾南德斯已經展現出了足夠出色的籃球天賦,也吸引到了拉索的注意。


本來費爾南德斯輾轉去了尤文圖特隊,但拉索知道他有在皇馬青年隊效力的經曆,並且去招募他的時候,後者馬上就轉投皇馬了。


皇馬隊在西甲的影響力是一方麵,更重要的。


“因為你。”


拉索一句話說了重點。


相比於帕克,費爾南德斯才是孫昊正兒八經的小迷弟。


孫昊突然覺得,未來有一天,費爾南德斯進入nba,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也會去他的球隊打球的。


自己的教子東契奇,侄子庫裏都先拋開不說,他倒是最有可能先和費爾南德斯先在nba遇上。


就如同當初他剛到皇馬隊時那樣。


等從拉索家出來之後,孫昊就去見費爾南德斯了。


和當初分別時相比,費爾南德斯長高了不少,也圓潤了不少。


不過最不能讓孫昊接受的是,這家夥,竟然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已經成年了。”


費爾南德斯說了一句相當有殺傷力的話。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隻狼跳進了羊群裏。


孫昊覺得,會有無數西班牙少女,不,準確地說應該是歐洲少女要遭殃了。


情感專家從理論轉向實踐,這想想都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你是nba大明星,你想要,我覺得多的是女人排隊。”


費爾南德斯知道孫昊還是單身的時候,顯得很是意外。


孫昊苦笑了一聲。


有比賽的時候,他的精力基本都在比賽上,沒時間去想。


但是到休賽期的時候,他確實也有像費爾南德斯說的那樣去做。


之前老媽給他安排相親他沒拒絕就是個例子。


隻不過孫靜的出現讓他意識到一個細節。


那就是他成名之後,很多女的接近他的動機就會變得不太一樣。


電視劇裏麵經常有一些豪門公子隱藏身份尋找真愛,那些橋段看起來很偶像劇,但卻也是很真實的事情。


對比之下,當初他和約瑟琳就顯得很單純。


“我知道了,孫,你需要忘記約瑟琳,她已經是過去式,不管它曾經多麽的美好過,它已經過去了。”


時隔一年多,費爾南德斯這個感情專家再次上線。


隻不過這一次他是幫孫昊疏通心結。


“我知道。”


孫昊點點頭。


在西班牙呆了兩天,孫昊後麵又陸續和勞爾、貝克漢姆他們見麵。


雖然他已經在美國打球,但當初在歐洲留下的這些關係都還在。


嗯,還有他的教子東契奇。


他又去了一趟斯洛文尼亞。


東契奇已經兩歲了,走路已經飛快。


隻不過他的語言學習能力不是特別快,還隻會叫一些簡單的爸爸媽媽。


也是這,讓他在見到東契奇的時候發生了很有趣的一幕。


“盧卡,這是你的教父。”


“爸爸。”


“教父。”


“爸爸。”


……


到最後沙薩也放棄了,反正教父相當於第二個父親,就隨東契奇去了。


而且雖然孫昊隻在出生時見過東契奇,但東契奇非常喜歡他。


這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就像很多小孩小時候最喜歡的大人,都不是自己的父母一樣,你解釋不了。


“我們準備去美國旅遊,你準備什麽時候回去?”


沙薩問了孫昊的行程。


在知道孫昊過兩天就要回去的時候,他果斷和孫昊一起了。


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小肉娃,孫昊點點頭。


雖然自己還沒女朋友,但是自己已經有“兒子”了啊!


8月的達拉斯白天平均氣溫高達36°,和7月一樣,是一年中最炎熱的時候。


沙薩夫婦興致很高,這麽熱的天還要出去玩,孫昊隨他們去了。


不過他也兼職當起了保姆,在家裏照顧東契奇。


看著精力旺盛,在別墅裏麵追著三花和獅子貓到處亂竄的小東契奇,他突然覺得自己被坑了。


沙薩夫婦,這是直接甩鍋給他啊!


說起來,很多夫妻都把孩子甩給他們的父母帶。


他這個教父當的血虧!


“茄子,茄子”


倒是喜鵲叫的格外開心。


兩隻貓被追著滿屋子跑,孫昊也受累了……


等折騰了好久,小東契奇終於把自己折騰累了,爬到孫昊身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嗯,是真的爬。


小孩子小的時候都很需要安全感,睡著的時候都會找自己覺得安全的地方睡。


東契奇對孫昊有莫名的親近感,自然就把孫昊的懷裏當做安全的地方了。


不過嘟囔著嘴巴,顯然要一些奶才能讓他真正入睡。


孫昊這一天,算是提前體驗了一把當父親的感覺了。


他這時候對那個老愛送自己盒子的老爸有了新的感觸。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你隻有到了那個年齡段,扮演了那個角色,你才能明白那些東西不再是停留在字麵上的東西。


比如父親這個角色。


泡了奶粉喂正奶,門鈴突然響起來了。


沙薩他們終於回來了!


孫昊長呼一口氣。


他抱著小東契奇到門口,他已經準備好把孩子還給他們,而且發誓再也不帶第二天了。


雖然帶東契奇讓他有了新的人生感悟。


但孩子這東西,安靜的時候是天使,醒著的時候真的是魔鬼。


他走到門口,話還沒說出口,人卻是一下怔住了。


因為抱著小東契奇,他沒去看門外是誰,真到了才發現門外站的不是沙薩夫婦。


準確地說,門外站著的隻有一個人。


一個女人。


斯嘉麗·約翰遜。


當初在國內和孫靜一起看《美國天堂》的時候,孫昊終於想起了約瑟琳當初長的像的女明星是斯嘉麗。


他那時候也打定主意,要去找斯嘉麗確認一下那個事情。


隻不過他怎麽也想不到斯嘉麗竟然找到自己家來了。


這是什麽情況?


斯嘉麗同樣也愣住,她低頭看了看孫昊,又看了看孫昊懷裏的小東契奇。


那種感覺,就像是……嗯,不可思議。


兩人就這麽錯愕的看了好一會兒。


“我能進去嗎?”


最後還是斯嘉麗先開口了。


孫昊點點頭,按了門鎖開關。


斯嘉麗從門口走了進來。


她穿了一身碎花裙子,胸口有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斯嘉麗的身高並不高,隻有一米六出頭,而且穿的碎花裙並沒有露胸什麽的,但依然包裹不住她的性感身材。


她雖然隻有17歲,但身體發育的已經像是二十歲含苞的女人。


性感的黑寡婦,她在未來能夠成為眾多男人yy的女神,不是沒有原因的。


還有長相。


那個漂亮,異域,和他印象中有八分相似的長相。


如果不是第一次見麵,他已經忍不住要問出口。


兩人相互自我介紹了一下。


“你找我是有什麽事?”


孫昊把小東契奇輕輕地放到客廳的沙發上,開口問道。


他的眼睛一直看著斯嘉麗的眼睛。


雖說他有過去找斯嘉麗的想法,但他們之前並沒有任何的交集。


“我路過,我也看籃球,我聽說去年nba的最佳新人是一個中國人,我在這裏旅遊,聽到有人說你住在這裏,我來看看,路過。”


斯嘉麗的聲音,聽起來和約瑟琳差的有點多。


不過她的解釋,總讓孫昊覺得怪怪的。


他以前沒聽說過斯嘉麗喜歡看籃球?


唯一的交集,還是某個雷霆名宿創造的。


但那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後的事情,現在籃球?


“我最近這幾天都在達拉斯,你有比賽嗎?我可以去看看。”


斯嘉麗接著的話更是顯得無來由。


而且,現在休賽期哪有什麽比賽,你是真的看籃球嗎?


“沒有,我們要到10月底才開始比賽。”


孫昊很認真地回道。


斯嘉麗愣了一下,接著尷尬地笑了起來。


她笑起來,有點好看。


“那是你的兒子嗎?很可愛。”


斯嘉麗為了掩飾尷尬轉移話題。


“爸爸~爸爸~”


孫昊還沒開口,那邊小東契奇已經嘟囔著喊起來。


這是奶喂的少了,沒睡熟。


孫昊向斯嘉麗投過去一個抱歉的目光,接著拿著奶瓶一下就把東契奇的嘴給堵上了。


這好不容易他累了要睡了,這要是再醒過來的話,他人都要瘋掉。


“不好意思。”


等把小東契奇哄睡著,孫昊有些抱歉地說道。


“沒事,我隻是路過來看看,現在看過你了,我可以走了。”


斯嘉麗說著已經站起身。


孫昊看了一眼,三花不知道什麽時候出來,跳到了小東契奇的身邊,充當起了貓型護欄。


孫昊看到這放心的起身,送斯嘉麗到了門口。


斯嘉麗快出門的時候就已經轉身要走,她似乎真的隻是路過。


“等一下。”


孫昊最後還是沒忍住。


“嗯?”


斯嘉麗疑惑地看向孫昊。


“你……認識約瑟琳嗎?”


孫昊問這話的時候,眼神直直地看向斯嘉麗。


“約瑟琳?”


斯嘉麗重複了一遍孫昊說的名字,搖了搖頭。


孫昊問這話的時候滿心期待,等聽到斯嘉麗的回答和看到她的反應,苦笑了一聲。


斯嘉麗說話的時候的眼神並沒有很大的變化。


看來,約瑟琳和她,真的隻是長得像。


等送走了斯嘉麗,孫昊甩甩頭。


既然約瑟琳不是斯嘉麗,那他這個心結也算了了。


沙薩夫婦在達拉斯呆了沒兩天就回國了。


這讓孫昊深刻地意識到,這兩夫妻就是來甩鍋的。


不過你別說,雖然呆的時間不算長,但真要分開,孫昊還是有些舍不得小東契奇。


這或許就是奶爸的正常心理反應吧!


等送走了沙薩夫婦沒多久,孫昊就接到了戴爾·庫裏打來的電話,問他什麽時候開始訓練。


“來了,達拉斯。”


孫昊給了戴爾·庫裏回複,接著又陸續給其他人發了消息。


正在洛杉磯進行個人特訓的易建聯;


結束了國家隊比賽的姚明和王治郅;


還有他的“小弟”朱芳雨;


再算上之前阿迪行主動要求和他一起訓練的阿裏納斯。


孫昊的達拉斯個人訓練營,開啟了!


ps:今天回家,明天恢複更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