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風險投資人
loading...

“你在想什麽呢?”


諾維茨基過來用毛巾擦了一把汗,轉頭開口問道。


說是小牛隊隊員對孫昊都很好,但實際上最好的也就是諾維茨基。


即便是納什,總覺得對他有一些莫名的醋意,好感度也卡在60多不上不下了。


“我在想什麽時候才能像你一樣輕鬆扣籃。”


孫昊思緒被拉回來了,隨口說道。


“等你長高一些的時候。”


“??”


孫昊一副小朋友問號臉的表情。


喂!友誼的小船要翻了啊!


你噴垃圾話別對自己人啊!


“我發現你真的有長高。”


諾維茨基本來隻是開玩笑,不過再仔細看了一眼孫昊之後,認真地開口說道。


被你發現了……


孫昊也是打完客場回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長到1米87了。


本來按照係統的解釋,他未來五年會從1米85長到1米95,平均一下大概就是一年2厘米。


但是現在才過去一個多月就又長了2厘米。


在身高這件事情上,係統真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那感覺就像是,我隻負責你最後長到這個高度,至於怎麽長的你甭管。


“你知道有個偉人說過春天種下一個後衛,秋天收獲一個中鋒嗎?”


孫昊笑著說道。


諾維茨基搖搖頭。


“那個偉人就是我。”


“……”


諾維茨基被孫昊逗得哈哈大笑。


他看孫昊天天和埃斯利呆在一起,這性格大受影響啊。


“或許我能長到1米95也說不定呢!”


孫昊接著說道。


他當然知道這話是用來形容“字母哥”揚尼斯·安特托昆博的。


曆史中字母哥進聯盟的時候19歲,身高2米04,一個小前鋒的身高。


理論上來說這種身高過了發育期不會再長了,但是之後他長到了2米11,直接變成大前鋒了。


甚至他的臂展也從一開始的2米11變成了2米14。


你說係統給他長身高臂展不科學吧,係統卻告訴你我是根據現實人物為模型的,科學的很。


當然孫昊提前這麽說和字母哥完全沒關係,他隻是給諾維茨基提前一個心理準備。


“哈哈,我信。”


諾維茨基說這話的時候,眼裏全是你一定在逗我的神情。


孫昊也沒在意。


開玩笑歸開玩笑,但他腦子裏還在想怎麽繼續提升和諾維茨基好感度的事情。


從交流上來看,他們已經好的不能再好了。


“對了,你之前說要帶我們去唐人街,下午沒訓練,我們去嗎?”


諾維茨基突然轉頭問道,他的嘴角似乎有點口水。


孫昊聽到這突然猛地一拍大腿。


他怎麽把這事情給忘了!


難道是和因為和易建聯呆了一天?


吃吃吃啊,他一開始不就是準備美食攻略諾維茨基和納什的麽。


“去,下午就去。”


孫昊直接笑著說道。


諾維茨基點點頭,眼裏放光。


這個世界上,啪啪會厭倦,玩遊戲會厭倦,但隻有吃是不會厭的。


因為那玩樣兒一天三次,一輩子打底七八萬次,你就不會停下嚐鮮的步伐。


……


下午訓練課結束,孫昊就和諾維茨基還是納什一起開車去了李察遜市。


和納什之前說的一樣,唐人街就在75號高速路的旁邊,很好找。


隻不過到了之後,孫昊略略有些失望。


別說和紐約比,就和洛杉磯的唐人街比,這裏都小多了。


這真就是一條街。


這大概也和達拉斯華人不是很多有關係。


畢竟市場決定經濟建築。


不過好在麻雀雖小,但五髒俱全,吃的那家有整一個庭樓,很是氣派。


他們進去之後,孫昊也是把能點的都點了一遍。


他本來就是帶找兩人愛吃的心來的,不點多根本找不出來。


至於吃不完,打包呀!


你別說,這一招真的很管用。


兩個人很快找到自己愛吃的。


諾維茨基最喜歡吃紅燒獅子頭,納什最喜歡吃糖醋排骨。


別問為什麽,問就是人設,銀角大王和吃醋大王。


“孫,你會做這個菜嗎?”


諾維茨基吃的高興,指著獅子頭開口向孫昊問道。


“會,當然會。”


孫昊馬上點頭,不會他也得說會啊。


“上帝,我完了,我得控製體重。”


諾維茨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這真的是人生中最艱難的事情。


“恭喜宿主觸發【球場羈絆】,對象‘德克·諾維茨基’,當兩人同時在場時,兩人的攻防狀態都會得到小幅提升。”


就在這時,孫昊的腦海中傳來係統的提示音。


這進行的很順利啊!


孫昊進到係統裏麵一看,諾維茨基和他的好感度剛好到了80。


他的美食攻略相當成功啊!


隻不過納什的好感度並沒有提升,也不知道是不是糖醋排骨太酸了的緣故。


當然,這個好感度剛好壓線,孫昊後麵還真得去學怎麽燒好這個獅子頭才行。


不然好感度調回去,他這一頓就白折騰了。


想到這,他忍不住發出感慨,穿越了的人生也不容易啊,這是要硬生生把他逼成大廚的節奏。


就在這時,孫昊看到有一個長相帥氣,西裝革履的華人朝他這邊走過來。


看到這種裝扮,孫昊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是賣保險的。


“你好,你是孫嗎?”


對方直奔孫昊而來。


“不買保險,對股票沒興趣,家裏老人不需要保健品,對房地產投資暫時沒興趣。”


孫昊習慣性地回道。


對方愣了一下,本來手都準備往口袋裏掏名片了,懸在半空中有些尷尬。


“我是華爾街的風險投資人。”


對方的反應還挺快,伸進去的手收回來,笑著開口說道。


風險投資人?


孫昊倒是聽過這個的時候感覺很熟悉,尤其是當這個職位和華爾街一起出現的時候。


嗯嘛,雖然他上輩子當的是ncaa的助教,和金融一點都掛不上邊,但這東西不一定得正兒八經去接觸啊。


藝術來源於生活,生活也可以從藝術中去看。


小李子的《華爾街之狼》,講的不就是一個落魄小子靠著當股票和風險投資人,騙錢然後一路成為富人的麽。


雖然聽著很高大上,但孫昊知道這和他上輩子接到的詐騙電話也沒太大區別。


“我沒什麽要投資的,要不你問問他們倆?”


孫昊開玩笑地說道。


他確實要投資,但他不可能拎個路人就搞,那樣的話還不如扔給富保羅了。


“不不,我不感興趣。”


諾維茨基連連擺手,他連經紀人都沒有,這種投資的事情他更加不感冒。


“什麽風險投資?”


不過讓孫昊一個踉蹌差點摔倒,納什倒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老衲,貧僧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不過納什開口,對方也笑著坐下來,然後開始說他的投資。


他說的,不太專業。


孫昊感覺這家夥可能都不是個正兒八經的風險投資人。


納什聽得興趣也漸漸沒了。


就在孫昊要把對方請走的時候,對方轉頭對他說的一席話,卻是讓他有了一絲興趣。


“孫,我覺得你會需要一個商業帝國。”


就在這時,對方突然轉頭看向孫昊說道。


“我知道中國市場的蛋糕有多大,你現在的球迷數量正在飛速攀升,你隻要代言幾個有品質的產品,你的品牌號召力,你的流量都將會是現象級的。”


“我可以幫你篩選合適的產品,我還可以幫你想很多銷售創意,甚至如果你覺得麻煩,我可以直接幫你去注冊公司,你隻需要躺著拿錢,根本不用出力。”


對方在很努力地推銷自己,而且比起之前和納什說什麽風險投資比起來,他這一下看起來專業多了。


其實從對方一上來就找孫昊來看,明顯就是衝著他來的。


而且看起來也做了不少功課。


甚至再往深處想想,對方可能都是在這裏候著他的。


問題是對方怎麽知道他今天會來諾維茨基納什來這裏吃飯的?


細思極恐啊。


斯諾登警告!


“我沒興趣,你走吧。”


孫昊直接用了請的手勢了。


對方瞬間有種被澆了一盆冷水的感覺,眼神中透著一絲絕望。


不過那種神情隻是一閃而過。


“你等等。”


他說著跑到前台,要了紙和筆,寫了一串東西之後又跑回來。


“這是我的名字和聯係方式,你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聯係我,我24h都能接。”


孫昊隻想早點讓對方離開,應付性的說好之後,也沒看直接就塞口袋裏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隻是他們唐人街之行的一幕小插曲。


等吃完飯,又逛了一下,他們就又開車回達拉斯了。


回去的車上,諾維茨基還在惋惜沒喝上孫昊說的中國啤酒。


看來等後麵去灣區或者洛杉磯的時候,還得帶他們去那裏的唐人街逛一圈才行。


……


等回到別墅,孫昊脫衣服準備睡覺的時候,他才發現裏麵有張紙。


拿出來之後才想起來是唐人街那個什麽風險投資人給的。


他本來想直接扔進垃圾桶,但是他的腦海中又不自覺地回蕩起對方說過的話。


雖然聽著完全就是忽悠人的,但不得不說對方說的其實也沒什麽大毛病。


他最後還是拿出紙來看了看。


上麵寫了電話號碼,而且還寫了名字。


顧益。


這名字乍一看有點怪,但是練起來一讀。


額,故意?


倒是很好記。


孫昊看了一會兒就把紙條扔到一邊了。


這就一個名字和電話號碼,除非他打過去,不然什麽名堂也看不出來。


他沒打電話,不過這突然出現的投資人,卻是讓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下一場比賽小牛隊要去灣區和勇士隊打比賽,穀歌就在灣區啊!


他要是想搞投資的話,去投資穀歌啊!


這種是可以長期持有的,完全不怕下跌的那種固定資產!


雖說穀歌要到2004年才上市,但他可以提前投資!


提前拿分紅,不比買股票更香麽?


嗯嘛,今天這波飯吃的不虧啊。


想到這,他又把目光望向那張被他丟到一邊的紙條。


他突然對這個叫顧益的人有了一絲絲好感。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