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縣霸的霸霸
loading...

夏風影為什麽從拚命逃離她的世界變成主動接近她?他的心性是否一如往昔?心愛之人和家族麵前,他會如何選擇?


即便是曾小澈,也想不明白,她便將這些事放一邊,不再去想,反正從現在的情況看,夏風影還是需要他們的,不會對他們做什麽,反而還要保護他們。


水竹縣的周圍遍布竹林,以水相隔,果然地如其名,遠遠地就聞到一股花中四君子竹的清香,篩風弄月,瀟灑不羈。


“這個地方倒是挺適合打架。”


曾小澈評價道,從前不粥山的玉淩葉就經常在竹林裏偷偷習武,拿個拖布杆子懟來懟去,那時候就會有人捧著菱角過來“淩葉師妹”……


都是幾年以前的事了。


“就知道打架。”


夏風影歎了口氣。


曾小澈回頭欲回懟,突然察覺夏風影的語氣裏一絲憂慮的氣息,閉口再不言。


“前麵就是水竹縣了。”


曾小澈加快了腳步,一股世俗煙火氣息撲麵而來,水竹縣看上去與尋常縣沒什麽兩樣,良田數畝,風水卓然,百姓安居樂業。


打聽了幾番,曾小澈輕輕敲了敲其中一家的房門。


“姑娘,你們……找誰啊?”


開門的是一滄桑老漢,臉上布滿歲月的痕跡,黝黑的皮膚,還有那並不明顯但曾小澈觀察到了的兩道淚痕……


“你,可是張海?”


曾小澈問。


“正是。”


老漢答。


“你哭什麽?”


曾小澈斬釘截鐵地問。


蘇文菲捂臉,哪有就這麽直接問人家的?人家還要不要麵子了?


曾小澈皺眉,她覺得麵子不麵子的問題遠遠沒有先了解張海的遭遇重要,畢竟男兒有淚不輕彈,除非到了非常非常傷心的地步。


張海繞過他們在門前看了看,確定無人之後啪地一下關上了門上了鎖,拉著曾小澈就往房間裏拽:


“進來說進來說。”


曾小澈瞥見夏風影看著她被拉住的手眉頭皺了皺,開心得緊,就這麽一下他也醋了。


他這麽愛吃醋,真是可愛死了。


一進房曾小澈就驚呆了。


倒不是因為他家裏的陳設有何不同,是因為坐著的那位……可能是他女兒吧,實在是容顏驚世,美貌傾城啊,膚白如雪,雙眼亮如琉璃,素布衣衫都沒有影響她的氣質,反而襯得她更加清麗,隻是不知為何在偷偷擦淚,看見他們進來,嬌羞地用帕子遮了半張臉。


“姑娘,這是我妻子芳月。”


妻……妻子?


曾小澈瞪大了眼,這是他妻子?兩人的外貌實在是不搭啊,看這樣子至少差了十來歲吧!


張海似乎看出了曾小澈的想法:


“實不相瞞,我老漢命好,自幼和妻子定親,兩人不過差了四歲,老漢皺紋已現,妻子卻容顏未老。可近來我們縣的縣霸路痕遠在街上遇到了我妻子,非要擄了她去,老漢誓死不從,他就說限我三日內把妻子送過去,否則他就要收我們家的地,壞我們家的名聲,讓我們家再也不能好過……”


啊,真是個淒慘的故事。曾小澈掐著下巴:


“報官可有用?”


張海歎了口氣:


“那路痕遠不知給了縣官多少好處,縣官從來不管他,要不然怎麽叫縣霸呢……”


哎,也是,報官有用怎麽可能還會有這種人存在。


“三日到了沒?”


曾小澈問。


“今日便是最後一日。”


張海答。


曾小澈翹起了嘴角。


她好像又可以名正言順地打人了呢。


夜半,露珠染草,藤蘿攀壁,靜水無聲。


某家樓閣,燈火通明。


“來,喝一個!”


路痕遠左擁右抱和兩個打扮妖豔的女子頻頻舉起玉杯,遠遠看見張海過來,輕蔑一笑:


“喲,終於開竅了?”


張海帶著身形優雅的芳月進來,芳月頭上還罩了層白紗,多了層神秘感,路痕遠看了一眼便呆在了原地,蹭了蹭口水。


“是是是,還請公子不要再為難我老漢家了。”


張海表麵客氣,眼神裏卻盡是嫌惡與痛恨。


“好說好說!”


路痕遠擺了擺手示意他出去,丟了剛才抱著的女子就朝芳月撲過來。


“公子!”


倆女子一臉幽怨地叫道。


“出去出去,你們兩個也給本公子出去!”


她們隻好退下。


安靜了。


碎玉的光映在地麵上,路痕遠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帶著那油膩的聲音:


“小美人兒,別怕,我來了……”


“公子,你過來呀!”


白紗下麵發出的聲音略有幾分俏皮,白紗遮住的雙眼裏盡是蔑視。


“來了來了,別急……”


路痕遠的手伸了過來,少女輕輕牽住他的手,重重地往反方向一掰……


“啊!”


路痕遠尖叫出聲,少女扯了麵紗一團布順勢塞進路痕遠嘴裏,又在手上加了把力,路痕遠疼得臉漲得通紅,少女外衣脫落露出了玄衣,夜琉璃綁在腰間。


“啊哈,你想對我怎樣來的?”


曾小澈饒有興趣地看著路痕遠,手一使勁:


“是這樣嗎?”


“唔!……”


這一下差不多能讓他的腕骨骨折?


“還是這樣?”


又換了一隻手掰,追求一下對稱美嘛。


抽出夜琉璃重重打在他背上:


“縣霸?”


“唔!……”


還沒打夠,腿上再來一下:


“知不知道老娘才是你霸霸?”


換一條腿再來一下,對稱對稱:


“囂張?”


腰上補一棍:


“不良少年?”


一腳踩在他身上:


“我看你就是欠揍!”


“咳咳,咳咳……”


路痕遠掙紮著拿出嘴裏的布:


“你個小娘們你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老子……”


曾小澈一笑,一夜琉璃打得他噴出血來:


“知道你妹?”


還沒打夠,繼續:


“你妹貴姓?”


臉上太幹淨了,這樣不好,來點淤青吧:


“免貴姓路?”


路痕遠:“……”


路痕遠咳了幾聲:


“你知不知道老子的靠山是……”


“靠山?”


曾小澈才不想聽他廢話,揪起他的衣領幹脆利落地一巴掌把他扇一邊去了:


“管你靠的是哪座山,老娘天不怕地不怕,有種你來報複老娘啊!”


靠山大到羽家或者瓏日閣她不是一樣捶?論靠山,誰有天憐公主靠山大?可笑……


話音剛落,突然竄出來數十個人把曾小澈包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