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烏澗大總攻之幻音魔音
loading...

其實仔細想一想,也是能想明白的。


做臥底嘛,平時做得天衣無縫,說明人家專業素養好。那天在天命山,曾小澈攻擊孔迢的時候,孔迢曾被一個人救走,後來曾小澈也看出來了那個救孔迢的人就是劉晏。


那段時間她一直以為夏風影也是與瓏日閣有合作的。


原來,孔迢是夏風影安插在瓏日閣的臥底……


怪不得夏風影來了就知道從哪條路走才能到總消息室,怪不得之前劉飛殊與夏風影很快就商議出了計劃,劉飛殊怕是早就看過孔迢給夏風影提供的地圖了吧……


好險好險,剛才差點一刀捅死自家人。


曾小澈一把拽起了地上跪著的劉晏,向孔迢伸出了手:


“抱歉。”


孔迢:“……?!”


驚訝於劉晏為他擋刀,驚訝於曾小澈一下子就信了劉晏的話,驚訝於天憐公主認認真真給他道歉,孔迢懵了,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道該作什麽反應。


曾小澈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她欲哭無淚地補了一句:


“怎麽,不接受我的道歉?”


孔迢在地上掙紮了一下,終於反應過來:


“屬下不敢。”


說罷真的搭上了曾小澈的手,被她拉了起來。


背後的夏風影微笑著搖了搖頭。


“請公主隨我來。”


孔迢站起身簡單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輕聲對曾小澈說。曾小澈心領神會,索性蓋上了夜琉璃的蓋子跟著他走。


孔迢走近屋子,開了上麵掛著的那個破鎖,徑直走到屋子裏麵,蹲下身鑽到全是灰的一個破桌子下麵,扳動牆上鑲著的一個木轉盤,和旁邊的幾個小轉盤,轉到了特定的位置。


啪地一聲,地麵應聲而開,屋角顯現了一個黑暗的地道,下麵不知道通到哪裏去。


“從這裏一直走,再出來就能看見瓏日閣的總部了。”


孔迢對曾小澈說。


“你跟在隊尾吧,辛苦了。”


曾小澈對他笑了一下。


孔迢應了一聲,乖乖走到後麵去了。


“我先下去吧。”


一身亮銀鎧甲神采奕奕的劉飛殊自告奮勇。


“去吧。”


曾小澈準許。


“你都不謙讓一下的麽?”


劉飛殊幽怨地說。


“那我去?”


曾小澈問他。


“不不不,還是我去吧。”


劉飛殊擺擺手。


曾小澈:“你看,謙讓有用嗎?”


劉飛殊:“……”


他看了曾小澈一眼,毅然地跳進了地道。


燈光幽暗,還是能看清地道壁有小口,想是藏匿著暗器,不過自從曾小澈捶壞了機關室,這些機關便再也沒有用了。


劉飛殊帶領身後一大幫人穿過了地道,從地道口爬了出來。


爬出來以後,齊齊愣在了原地。


數千瓏日閣殺手在等著他們來,個個拿著尖利的兵器,擺好了陣勢,蓄勢待發。


曾小澈拿夜琉璃捶著脖子:


“就這幾個雜碎也配在本公主麵前耀武揚威?”


話音未落劉飛殊便手持長劍衝了上去,頓時鮮血奔湧射向天空。


身後大部隊蜂擁而上,在部隊裏沉靜了許久的楊榭也來了精神,刀劍如銀蛇襲向瓏日閣僅剩的這些殺手。


曾小澈本來是在看熱鬧,又覺得人家打架打得那麽過癮,自己看著有些手癢,便拔開夜琉璃的蓋子衝進了混戰中。


夏風影也想上前,可才邁了半步便被蘇文菲拽了回來,差點絆了個趔趄,蘇文菲悠悠出聲:


“夏公子,受傷了就好好在後麵看戲吧。”


同時,劉晏回頭看了一眼蘇文菲。


“看什麽看,你也給我在後麵老老實實待著。”


蘇文菲不客氣地懟道。


劉晏:“……”


這個軍醫好生霸道啊……


於是夏風影、蘇文菲和劉晏三個人在後麵悠閑地看前麵的熱鬧。


天憐長公主府,付深坐在院子裏邊曬太陽邊擼貓,生活簡直不要太美好。


曾小澈隻開一邊的刀刃便足以應付這些嘍囉,也許他們都是專業的殺手,但是抱歉他們的功夫在她麵前不值一提。曾小澈的玄衣外袍裹著中間鳳凰般的孤傲紅,淩駕於眾生之上飄飄如仙,泠然之姿亦戰亦舞,刀尖的亮銀作最絢爛的點綴。


後麵看熱鬧的人驚得都要跪了。


劉飛殊亦不遜色,皇室護衛中的翹楚必須氣貫長虹,彰顯出霸氣的皇室風範。


不到一個時辰,麵前的敵人就大多變成地上的橫屍,死的死裝死的裝死,十分不成氣候。


“真是不錯啊。”


後麵不遠處傳來了一聲空靈的讚歎,曾小澈右手一揮砍飛了離她最近的一個殺手,然後便聽見了一陣縹緲的幻音。


“小澈,救我……”


一聲淒慘的哀鳴,曾小澈回頭,卻看見夏風影已被瓏日閣的人俘虜,卑微地趴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


蘇文菲和劉晏安靜地躺在地上被鮮血包裹著,麵色如死人一樣蒼白。


劉飛殊站到了瓏日閣那邊,手持長劍向曾小澈襲來。


琴音如自天上而來,瀑布般傾瀉而下,琴弦如箭不斷撞擊著人脆弱的心靈,曾小澈心想不好,這是有人在用樂器製造幻象!


“小澈,是不是幻象,要靠你自己去辨認。”


那天,夏風影如是說……


他們不可能這麽輕易被擊倒,劉飛殊不可能站在瓏日閣那邊,這些一定是幻象!


可這些幻象要怎麽破呢?


曾小澈用力亂舞著夜琉璃,她知道眼前的景象早已不是真的了,這就使看清一切變得相當困難。


正焦急,突然一個尖刃破空聲襲來,曾小澈將身體傾斜了一點未曾完全躲開,腰腹瞬間被人劃了一刀,鮮血從傷口裏滲出!


她明白了,剛才這刀襲來的時候幻象有些晃動,用其他的聲音就可以破掉洗腦的魔音!


錚錚刀劍鳴,肅穆戰場上,曾小澈大聲唱了起來: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眾人:“……”


她瘋了?!


曾小澈才不理會旁的,故意嘶啞著聲音跑著調子唱:


“套馬的漢子你威武雄壯!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眼前的景象果然又開始抖動了,曾小澈越唱越來勁,音量還提高了幾分: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鹹魚在自由地飛翔!昨天很忙啊,今天也一樣!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蒼茫的路上……”


在場的人紛紛捂住了耳朵,再聽下去搞不好要被她的鬼音給整入魔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