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活著有什麽意思
loading...

秋涼川一如既往的烈,曾小澈喝著卻覺得平淡如水。


燈火明滅塵寰裏,闌珊深處,竟是這樣的殘局。


“等雲行,等風起,幾度物換又星移……”


曾小澈又開始唱歌了,她覺得自己一喝酒就瞎唱這個毛病是改不了了。


看著天光一點點大亮,門外集結了一片腳步聲,那斑駁重疊的身影,想是大家都在她的房門外。


“小澈這是……怎麽了?”


劉飛殊撓撓頭,按理說手刃了仇人應該開心才是,曾小澈卻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喝酒,連飯也不出來吃,誰都不見。


“從前……周藝言對她,是真的很好。”


鬆不凡歎了口氣。


似乎是觸碰到了什麽無法言說的東西,此時的公主府,一片寂靜。


夏風影沉思著,左手和右手互相搓了又搓。


“要不還是讓她一個人靜靜吧。解鈴還須係鈴人,可是周藝言已經死了,隻能她自己走出來了。”


蘇文菲說。


“昨天姐姐罵周藝言罵得那樣狠,捅周藝言的那一刀那麽幹脆,真想不到她竟然會傷心。”


付深表示不解。


“也許不是因為周藝言呢。要不……我試探一下?”


劉飛殊小心翼翼地問他們。


沒有一個人說話。


“那我就當你們默認了。”


劉飛殊有點尷尬。


他慢慢走到曾小澈房門前,蹲下身小聲地問:


“小澈,周藝言的屍體你打算怎麽處理?”


曾小澈耷拉著眼皮,淡淡的一句:


“隨便。”


劉飛殊頓了頓,又問:


“那原竹……就先關著?”


“關著吧。”


她的聲音不大外麵卻聽得清晰,因為她本來就是靠著門癱著。


大家也聽見了她的回應,又是一陣沉寂。


這也試探不出來什麽啊。


“還是讓她自己靜靜吧。”


蘇文菲搖了搖頭,轉身走了。


付深和劉飛殊見蘇文菲走了,也跟著走了。


鬆不凡看了曾小澈的房門一眼,垂下了眼眸。


這件事,說來他也有責任,當年沒看出周藝言的偽裝,沒有保護好她。


半個時辰了,人早就走了,空蕩蕩的院子裏,隻剩夏風影一個人。


夏風影麵向曾小澈的房間,就那麽站著,炎炎烈日照在身上動也不動,仍然是那副翩翩的風姿。


他的心在流血。


想去陪她,卻邁不出那一步,隻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門上她的影子。


正巧墨小幽提著幾壺酒過來了,看見夏風影把酒往他的手裏一塞:


“夏公子在啊,那就麻煩夏公子把這些酒送進去了。”


然後轉身就跑開了。


夏風影:“……”


好了,這回不去也得去了。


墨小幽知道現在能接近曾小澈的就隻有夏風影了。


夏風影看著手裏的酒,頓了一下,終於向她的房門走去。


慢慢地,輕輕地,生怕驚擾了她。


曾小澈剛好喝完了手裏的酒,沉默著轉著手裏的酒瓶子,聽見了門外熟悉的腳步聲,也不作什麽反應。


那身影沉下來了,貼著曾小澈的門坐著,夏風影憂傷地探著頭,小聲說了一句:


“小澈,你看看我吧。”


“……”


就一句話,七個字,硬是把曾小澈早已停住的眼淚逼出來了,她捂著嘴,一陣盛大的哀傷。


房門開了。


夏風影爬到她對麵,也像她一樣靠著,關上了門,把酒遞給她。


“喝兩杯?”


曾小澈把酒杯遞給夏風影。


夏風影:“……”


“我忘了,你不喝酒。”


夏風影還沒接,曾小澈又把手縮了回來,把杯子放在地上。


“偶爾喝一點還是可以的。”


夏風影說。


“算了吧,傷身體。”


曾小澈搖搖頭。


“知道傷身體你還喝。”


夏風影幽怨地說。


“嗬嗬,嗬嗬嗬……”


曾小澈苦笑了幾聲,閉上了眼睛,眼中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你還是放不下他?”


夏風影小心地問。


“有什麽放下放不下的,”曾小澈嘬了一口酒,“他是皇帝,我又能怎麽樣。”


夏風影驚了一下:


“不是因為周藝言啊?”


曾小澈也驚:


“一個死人我管他幹嘛?”


夏風影:“……”


這真是大寫的尷尬啊……


“怪不得你這副表情,原來一直在吃虛醋啊?”


曾小澈似乎看出了什麽。


夏風影:“……”


我沒有,我不是,別胡說……


難得曾小澈掛著淚痕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


有趣,真是有趣。


“前輩說,從前周藝言對你,是真的很好。”


夏風影解釋道。


“是啊,”曾小澈笑道,“那些綿綿的情意,那些溫柔與繾綣,都是別人裝給你看的,為的是要你的命。悲哀不?夏風影。”


夏風影不自覺地打了個寒戰,往後縮了縮,垂著頭不敢直視曾小澈的眼睛。


這些細微的動作全都被曾小澈捕捉到,她仰頭又喝了一口酒:


“你看,同門師兄弟都是假情假意,戀人之間互相猜忌,同父同母還寵愛你的哥哥因為聽了別人的幾句話就能把你關在牢裏那麽多天,世人涼薄,世事難料,活著,到底有什麽意思啊。”


一副看透世事的無奈與心酸,曾小澈靠近了夏風影一點,眼裏含著笑問他:


“所以,你什麽時候對我動手啊?”


“……”


夏風影驚恐地又往後縮了縮:


“我……”


“哈哈哈哈哈……”


曾小澈突然瘋了一樣大笑起來:


“沒事,別緊張,我都沒關係的,我喝醉了,胡說八道而已。”


夏風影垂著眸,向前蹭了蹭身體,抓過曾小澈緊緊抱在懷裏,滴下了兩滴淚:


“小澈,對不起。”


這聲對不起,如重錘敲在曾小澈心上。


“不必說。”


曾小澈窩在他懷裏,黯然地說: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別擔心,我沒事的,明天就會好的。明天不好,後天也會好的。後天不好,大後天也會……”


“好的。”


夏風影應道。


曾小澈笑著看著他站起身,走出去,關上門。


夏風影心事重重地關上了門,回頭看見一個人影驚得差點撞在了門上,差點倒回曾小澈的房間裏去。


不過曾小澈不知道。


她像剛才一樣端起酒壺,自斟一杯,一飲而盡,又斟一杯,就這樣一直倒下去。


秋涼川啊,最烈的酒,倒是爭點氣啊。她想喝醉,她好想喝醉啊。


門又開了,又一個人站在門前,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我不是讓你走嗎……”


曾小澈眯著眼睛,看不太清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