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安然
loading...

幻夢殘滅,過往斑駁。


“小澈。”


夏風影輕輕地喚著她,想把她從夢魘裏喚醒。


曾小澈隻覺得這一夢好長,恍若隔世。


醒來了,在自己熟悉的房間,棲影燦爛,她的手被夏風影握在手心,感受著他的溫熱。


曾小澈撐床想坐起來,夏風影急忙去扶她,剛把她扶起來,曾小澈突然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夏風影一臉茫然。


她沒出聲,半晌,眼淚順著手臂流下,流進了袖口裏。


“別哭。”


夏風影慌了,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輕聲安慰她。


曾小澈從指縫裏看見了夏風影的臉,白衣淡紋襯著他的星眉璨目,不愧是她看了一眼就愛上的人。


可她已經無法直視這張臉了。


她腦子裏滿滿的都是剛才的場景,破爛的和著血泥的衣服,遍布血痕的灰臉,充斥著死寂的黯淡的眼睛。


卑微地跪著,不管身上的傷,不要自己的尊嚴,不理身後事,甚至不在乎自己的命。


這對比過於鮮明,一下子就刺痛了曾小澈的雙眼,為了愛她,他受了太多苦。


她捂緊自己的眼睛,卻擋不住那奔湧而出的淚水,她抽泣著,再也不敢看夏風影一眼。


夏風影想了想,站起身灰溜溜地出去了,關上了房門。


“怎麽樣?”


夏風影一出來,劉飛殊他們急忙圍上去問。


夏風影尷尬地說:


“身體狀態還可以,不過她什麽都沒說,看見我就哭,我覺得我還是離她遠一點比較好吧。”


“我去看看。”


劉飛殊自告奮勇,打開房門進了曾小澈的房間。


一秒,兩秒。


“哇……”


曾小澈放聲大哭起來。


眾人:“……”


“可從來沒見過她哭得這麽傷心,”蘇文菲有點幸災樂禍,“真的是要載入史冊的一天啊。”


半晌,劉飛殊出來了。


“怎麽樣?”


夏風影上去問。


“她想喝粥,點名要喝夏公子做的粥。”


劉飛殊攤手。


夏風影笑了,總算放下懸著的一顆心來。


“她還說要夏公子喂她喝。”


劉飛殊補充道。


夏風影撫額,乖乖地找鍋做粥去了。


付深噘著個嘴,坐在院子裏繼續嗑瓜子。


“我回去睡覺了。”


劉飛殊打了個哈欠回房間了,剛才為了應付那幫皇宮裏的侍衛可累死他了。


蘇文菲看了一下四散而開的其他人,決定回付深身邊繼續嗑瓜子。


夏風影端著碗粥進了曾小澈的房間,像極了給夫君做飯的小媳婦。


曾小澈整個人都窩在被子裏,隻露出一個小腦袋,連脖子都捂得嚴嚴實實的。


夏風影驚訝地看了她一眼:


“小澈,你冷麽?”


曾小澈往角落裏蜷縮了一點,看向夏風影的眼神十分委屈。


“過來,喝粥。”


夏風影把粥輕放在桌子上。


曾小澈沒動。


夏風影轉頭看向她,向她靠近了一點,伸手撫了一下她的臉頰:


“眼睛腫了。”


觸到她臉頰的那一刻,曾小澈又湧出了兩行淚,她其實不想哭了,可她的淚腺好像壞掉了。


哭得太久,導致眼淚很難止住。


夏風影有些心疼,不過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激她,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讓她靜一下心。


他什麽都沒說,端起碗來,舀了一勺粥,輕輕地吹著。


白粥上撒了蔥花,顏色看起來讓人很有食欲。


角落裏的曾小澈突然露出一絲不易被察覺的笑。


夏風影覺得差不多了,便將勺子送到她嘴邊,說喂她就喂她。


曾小澈嘬了一口,委屈地看著他:


“涼了。”


夏風影:“……”


他給吹涼的?


“我去給你熱一下。”


夏風影思考了一下,端起粥起身就要離開。


“不要!”


曾小澈拉住了他的衣角。


夏風影回頭,看見曾小澈剛換完的中衣又全是血,神色一凜。


剛重新給她處理過,這麽一會兒又出血了。隻有一個解釋,她自己把傷口掙開了。


夏風影就知道,她每次吃匯憶丹就算不損傷身體,也會讓她想起難受的事情,她就會以身體的疼痛來緩解心的痛,說來都怪自己,每次都沒能阻止她。


夏風影放下粥碗,拿出裝備就要給她再塗一遍藥。


“你幹什麽!”


曾小澈縮回角落裏抱著自己,像一隻呆萌又驚恐的小野獸。


夏風影掀開她的被子:


“乖,上藥。”


曾小澈倔強地搖頭。


夏風影不知道她怎麽就變了個人似的,一改平日裏的強勢,又萌又嬌氣。他尷尬地看了看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辦。


“你,過來。”


曾小澈命令道。


夏風影坐得離她近了一些,抬手把她披在前麵淩亂的青絲撥到後麵去,動作溫柔生怕碰疼了她。


“有何吩咐?”


夏風影問她。


曾小澈像夏風影一樣伸出手,去摸他的頭,夏風影以為她隻是想摸一下而已,沒想到曾小澈突然發力直接把他的頭按在了床上。


“噗……”


曾小澈看著夏風影差點歪掉的鼻子沒忍住笑出了聲。


夏風影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十分不悅地看著曾小澈。


確實很好笑,曾小澈同時也意識到,她完了。


院子裏,某兩位依然在嗑瓜子。


“小菲姐,你們這裏瓜子好多啊。”


付深感歎道。


“偌大個公主府,怎麽會連個瓜子都吃不起。”


蘇文菲霸氣地回複他。


花香入風,棲影搖動,一如那夢境中的琉璃景傾城。


“他們喝粥喝了快兩個時辰了。”


付深看著漸漸傾斜的日光說。


蘇文菲看了一眼曾小澈的房間,抓起付深的胳膊便走:


“一直坐在這裏也沒什麽意思,我帶你去別處逛逛。”


房內。


夏風影端端正正地坐著,十年如一日的儒雅風。曾小澈慵懶地靠在他胳膊上,抬頭望著天花板。


“夏風影,唱首歌聽吧。”


她緩緩吐出幾個字。


“我不會唱歌。”


夏風影說。


“我信你個鬼,你又騙我。”


曾小澈用頭頂了他一下。


“祝你生日快樂。”


夏風影哼了一句。


“你還是給我閉嘴吧。”


曾小澈實在無力吐槽他。


“那我唱給你聽好不好?”


她試圖挽尊。


“好。”


夏風影輕輕應了一聲。


“若能護你無恙,身處無間地獄何妨。厄命難擋誰殊死執妄,風煙滿夕陽。”


曾小澈唱了兩句,突然停下了。


“怎麽停了?”


夏風影問她。


“夏風影,這兩句怎麽樣。”


曾小澈覺得有些冷,伸手拽了拽被子。


“很好。”


夏風影言簡意賅地評價道。


曾小澈打了個哈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