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生辰
loading...

“祝大哥福壽延年,歲歲平安。”傅晨臨和傅晨彬長揖行禮。


傅曉兒姐妹則行萬福禮,“祝大哥萬事順意,身體康健。”


“多謝,不必多禮,請上坐。”傅知行神情淡然地道。


傅晨臨等人是父族這邊的,過了一會,韓氏的兄弟亦打發子女過來,帶著巾扇香帛四色壽禮,傅知行的大舅母還為傅知行做了一雙鞋,二舅母則是送來了手擀壽麵一筒。韓氏的四個姐妹,或遠嫁,或隨夫在外地為官,都不在京中。


唐禮兄弟、閔家四兄弟相繼到來,傅氏亦為侄兒準備了鞋襪,就在傅知行應付這些人,應付得有些不耐煩時,險些要拂袖而去時,晏家兄妹終於來了。


“傅表哥。”晏萩嬌聲喚道。


傅知行淡漠的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你來晚了。”


“要打扮漂亮了才能來見你,所以就晚了。”晏萩解釋道。


“你怎麽樣都很漂亮。”傅知行真誠地道。


“其實其實……”晏萩垂首對手指頭。


傅知行抱起她,讓她的眼睛與他齊平,“其實什麽?”


“其實一個家裏,有一個人長得漂亮就夠了。”晏萩小小聲道。


傅知行聽到了,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幾分。


“禮物。”晏萩從懷裏掏出荷包塞給他。


“費心了,多謝。”傅知行將荷包放入懷中。


旁若無人的交談了一會,晏萩發現大家都安靜地看著他們,以傅知行那高冷的性子,想要他好好待客,那是不可能的,如是晏萩頗有主人風範的安排道:“上果子和點心。”


見晏萩如此自在,傅知行非常滿意。有晏萩緩解氣氛,大家終於可以輕鬆一點說笑了,不用壓力巨大的麵對傅知行的那張冷臉。


到了正午時分,婢女進來道:“酒宴已備好,請公子和小姐們移步入席。”


就在這裏,宮裏的賞賜也到了,“陛下賜公子禦宴一席,皇後娘娘賜公子禦酒兩壇。”


傅知行起身,朝皇宮的方向,行禮道:“謝皇上、皇後娘娘賞賜。”


聖上賞賜的禦宴是用來擺的,不是用來吃的;大家吃的還是安國公府廚子煮的菜,傅知行特意吩咐廚子為晏萩做了她愛吃的鬆子鴨羹、芫爆裏脊絲和鮮貝冬瓜球。


傅知行的生辰過了幾天就是晏萩的六歲生辰,清晨,下起了小雨,氣溫有些下降,南平郡主送走要上早朝的晏四爺,就去西跨院看女兒。晏萩已經起來了,正在淨麵,看她進來,揚聲喚道:“娘。”


南平郡主上前,將女兒抱到梳妝台前,打到妝奩,拿出玉梳,幫晏萩一邊梳了四條小辮,將三條小辮挽上去,結成一個小髻,梳好後,從首飾盒裏挑出一枝造型簡潔的雙銜雞心墜鳳釵,插在髻正中,又挑出數枚鑲粉玉的圓珠釘,點綴在小辮之間。


“今天瀟瀟是小壽星,可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南平郡主親了親她的小臉。


晏萩扯著垂在肩上的小辮,看著鏡子裏的小美人兒,嘻嘻笑。南平郡主又拿起赤金八寶瓔珞圈戴到她的脖子上,“待會你的表姐表哥們都會來,你是小主人,要好好待客喲。”


“我會的。”晏萩乖巧地應道。


穿戴整齊後,南平郡主就帶著晏萩往春暉堂去;依著晏家的規矩,今天晏萩的早餐是臥雙蛋的長壽麵。今天是晏萩的生辰,然晏薌卻精心打扮了一番,穿著胭脂紅繡金牡丹的齊胸襦裙,挽著垂掛髻,髻上橫臥一枝珍珠卷須簪,左邊是赤金五彩蝴蝶壓發,右邊是牡丹流蘇簪。整個人顯得明豔動人,美雖美,卻有點喧賓奪主。


六歲的晏萩還是一團孩子氣,十二歲的晏薌已有了少女的風韻。晏薌斜睨晏萩,眼神意味不明。


雖然隻是一個小輩的小生日,但晏家人還是比較重視的,連挺著大肚子的晏蓉都特意回來為小堂妹慶賀。當然晏蓉也不是完全為了晏萩的生辰,她還帶了她的堂小姑子鄒靈燕和方三郎的嫡妹方璐璐一起來;晏萩並不介意,多來兩個客人。晏三太太的臉色卻有些難看,因為晏芝的及笄禮,晏蓉借口懷孕未滿三個月,沒有來參加。


“十二妹妹,這是大姐姐送給你的生辰禮物。”晏蓉笑盈盈地將一個紅緞錦盒遞給晏萩。


“謝謝大姐姐。”晏萩盯著晏蓉的大肚子,“大姐姐,我能摸摸我的小外甥嗎?”


“當然。”晏蓉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幾分,雖然她也喜歡女兒,但這第一胎還是生兒子吧,畢竟靖邊侯府是有爵位要承繼的,身為嫡長子媳,還是有點壓力的。


晏萩伸手去摸她的肚子,奶聲奶氣地道:“寶寶,我是你的十二姨,你動一動呀,跟十二姨打個招呼。”


裏麵的小人兒似乎聽懂了,還真的動了動。晏蓉驚訝地道:“寶寶,你就這麽喜歡你的十二姨啊。”平時鄒世子讓這孩子動,這孩子可沒這麽聽話。


晏萩仰著小臉,笑的得意洋洋,她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就連還沒出生的小寶寶也喜歡她。


說話間,合宜郡主和餘青青聯袂而至,合宜郡主穿著粉紅繡花的襦裙,雙丫髻上係著漂亮的珠花,脖子上戴著精致的長命鎖,“瀟瀟!”


合宜郡主每次見到晏萩,都會以撲過去熊抱,來表達她對晏萩的喜歡和想念。晏萩又一次被她撲得向後倒退了三步,才站穩,摟著她的胖腰,深深地歎了口氣,閨蜜太熱情了,怎麽辦?


餘青青也帶著禮物來了,“瀟瀟,生辰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青青,你這賀詞也太陳舊了。”合宜郡主嫌棄地道。


“賀詞陳舊無所謂,心意到,就夠了,對不對?瀟瀟。”餘青青挑眉道。


“對。”晏萩笑著頷首。


接著東宮的三位公子和榮王府、東寧郡王府的公子小姐聯袂而至,晏薌伺機而動,朝唐禮迎了過去,穿著寶藍色五蝠捧壽團花錦袍的唐祉從她身邊跑過,幾天不見,他仿佛又胖了一大圈,跑起臉上的肉一顫一顫的,更加的憨態可掬了。


“瀟瀟,瀟瀟,這個送給你。”唐祉跟到晏萩麵前,獻寶似的遞給她一個木匣子,“瀟瀟快打開看看。”


晏萩依言打開了木匣,裏頭不是珍貴的珠寶首飾,而是一個小木偶。仔細一看,這胖嘟嘟的小木偶,與唐祉神似。唐祉笑得兩眼眯成了一條縫,“瀟瀟,我把我送給你。”


晏萩覺得這小木偶好燙手,把木偶塞回給唐祉,“這個我不能要。”


“為什麽不要?瀟瀟不喜歡嗎?”唐祉癟著嘴,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憐樣。


這個問題要怎麽回答?


她還是一個小孩子,應該不懂那麽多才是,可是有些人不會這麽想的。要是讓那些人延伸一下……


晏萩捂住自己的小臉,佯裝嬌弱地道:“頭、頭疼。”回答不了,還是躲避吧!


------題外話------


傅公子還有五秒鍾到達戰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