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回京路上
loading...

這些年來晏萩溫養身體還是有成效的,賞梅回來精神不濟,不是受寒生病,而是過於勞累。睡了大半個下午,晏萩就精神抖擻起來,教荸薺用采摘回來的梅花做吃食。


“晨起開門雪滿山,雪晴雲淡日光寒。簷流未滴梅花凍,一種清孤不等閑。”晏萩吟詩一首後,“荸薺,我教你做的就是梅花凍。我說的這個梅花凍跟其他的梅花凍不同,是要用到梅花的。”


荸薺笑道:“小姐,不用梅花,也能叫梅花凍嗎?”


“做成梅花形狀,就叫梅花凍。”晏萩笑了笑,“其實這種梅花凍跟桂花水晶糕的做法差不多,隻是把桂花換成了梅花。不放紅糖,隻用糖霜,不用葛粉,用糯米粉、澄粉和粘米粉,做出來的成品,就像梅花凍在了雪裏。”


桂花水晶糕,荸薺做過很多回了,先洗清梅花,再把粘米粉,澄粉,糯米粉放入盆中,加清水拌成糊。


“茡薺,做好了送去暖閣。”晏萩雖愛吃,但沒有晏葒和晏菁那麽執著,喜歡守在灶邊。


晏萩拉緊鬥篷,小跑著從廚房出來,到門口見田熙寧拿著棍子仰著頭,“喂,你在幹嘛?”


田熙寧看了她一眼,“我在找冰棱子,就是屋簷下吊的那種。”


“我知道冰棱子。”晏萩可不是那種沒有見識的小丫頭。


“冰棱子清涼清涼的,咬在嘴裏咯吱咯吱響,你有沒有吃過?”田熙寧挑挑眉,也不知道在得意什麽。


“我才不吃呢,大冬天吃冰的,會拉肚子的。”晏萩的身體是比前幾年好多了,但冬天吃冰這種事,她還是不打算嚐試的。


“沒見識的小丫頭。”田熙寧衝著晏萩的背影,埋汰她。


田熙寧找到了一排冰棱子,全敲下來吃了,然後被晏萩不幸言中,他拉肚子。再次從茅廁裏出來,田熙寧按著肚子道:“那紅球兒詛咒我。”


趙岩卿嗤笑道:“你自個吃冰棱子,吃的拉肚子,和人家有什麽關係?”


“怎麽沒關係?我以往吃冰棱子就沒拉過肚子,她說了之後,我就拉了,可見就是她詛咒的。”田熙寧振振有詞。


“你這是強詞奪……”趙岩卿話還沒說完,就見田熙寧捧著肚子又往茅廁跑,是好笑又是好氣。


趙岩卿讓武小北幫忙找了大夫來,田熙寧喝了藥,才終於不用來來回回跑茅廁了。晏萩用這事教育兩個堂妹,“這就叫不聽他人的忠告,最後吃苦頭的就是自己。”


“他為什麽要吃冰棱子?他是乞丐嗎?沒有東西吃,所以吃冰棱子。”晏菁仰著小胖臉問道。


晏葒搶著回答道:“他不是乞丐,他是傻子。”


“哦,傻子呀,難怪不能吃的東西,他也吃。”晏菁明了地點頭。


這天晚上,又下了一夜的雪,晏菁滾進了晏萩的房裏,“十二姐姐,我們去堆雪人吧。”上回堆到一半,打雪仗去了。


晏萩正無聊地在翻看已看過的話本子,聽到晏菁要堆雪人,欣然同意,叫上耳草、雀麥、荸薺幾個小丫鬟,領著晏葒、晏菁去了院子外的空地。


晏菁邊滾雪球邊歡快地道:“十二姐姐、十三姐姐,我們堆一個大大的雪人,好不好?”


“好。”晏萩和晏葒齊聲應道。


一個巨大的雪球是身體,一個小點的雪球當身體,再一個小點的當腦袋,晏萩踮著腳,也擺不上去了,田熙寧路過瞧見了,問道:“要不要幫忙?”


“要,快來。”晏家三姐妹同時道。


田熙寧過去接過雪球,將它安在了大雪球,然後拍拍晏萩的腦袋,“紅球兒,你可真矮,要多吃點飯,才能長高。”


“你長得高不過是虛長幾歲而已。”晏萩撇嘴道。


“就是,你比我們大,長得高很了不起嗎?”晏葒詰問道。


“壞人,走開。”晏菁抬腿去踢田熙寧。


田熙寧躲開晏菁踢來的腳,“我就說了一句,你們一人一句,過份了。怎麽說,我也幫你們把雪人的腦袋安好了。”


“行,看在你幫忙的份,我們不與你計較。”晏萩又一次大度的原諒了這個小屁孩。


“你們堆的雪人,不像雪人。”田熙寧挑刺道。


三個雪球堆在一起,就是一個大雪堆;晏萩想了一下,道:“耳草,你去找兩個圓炭、一個胡蘿卜來。”


耳草進屋找了這些東西,圓炭當眼睛,胡蘿卜當鼻子,又折了樹枝當眉毛和嘴巴。隻是左看右看,晏萩還是不滿意,又找來了大紅紙折了頂巫師帽,又拿來一把掃雪的掃帚,插在左邊,找了根圓棍子插在右邊。


“十二姐姐,這是什麽?好古怪。”晏菁偏著小腦袋問道。田熙寧讚同地點頭,戴著一頂尖帽子、拿掃帚的雪人,他還是頭一回見。


“這是魔法師。”晏萩對自己的傑作很滿意。


“什麽是魔法師啊?”晏菁好奇地問道。


“魔法師就是會變魔法的人,比如他們能夠在天空中飛,突然消失不見,又或者突然憑空變出一束花來。”晏萩解釋道。


“你說的是變戲法的人。”田熙寧插嘴道。


晏萩瞪他一眼,道:“魔法師是魔法師,不是變戲法的,魔法師會騎著掃帚在天上飛。”


“會飛的是神仙。”田熙寧笑道。


被田熙寧這麽一打岔,晏萩發現她沒法解釋什麽是魔法師,自暴自棄地道:“你們就當是神仙好了。”


大家在外麵又玩了一會,又下起了雪,還越下越大,大家隻得先回房避雪。


過了兩日,到了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田以寧帶著七八個護衛來了。進去見過晏老夫人後,本來要接走趙岩卿的他,和那七八個護衛一起住下了。


“老夫人說,她們也快要回京城了,而且家裏還會來護衛接她們,你跟著一起走,會更安全。”田以寧告訴趙岩卿,他會留下來的原因。


“可這樣會不會把危險帶給她們?”趙岩卿憂心地問道。


田以寧笑笑道:“老夫人說,有她們在,才不會有危險。我們幾個人回京,反而有可能會遭到劫殺。”成國公夫人再大膽妄為,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派人襲擊太傅夫人和南平郡主。


趙岩卿眼眶微紅,萍水相逢的外人,都這麽關心他的安危,可親生父親……十年了,他有十年都沒跟那個男人說話了,或許在那個男人心裏,根本就當他這個兒子不存在。


次日傍晚,晏五爺帶著二十名護衛來了,晏老夫人吩咐大家,“收拾行李,後天我們回京。”


在莊子裏住了近一個月,是該回家了,總不能在莊子裏過臘八節;晏葒很舍不得,“十二姐姐,明年我們還能不能再來?”


晏萩雙手托著下巴,“應該不能。”


晏葒沮喪地歎氣,“好想留在這裏不回去。”


“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不要想。”晏萩潑堂妹冷水。


晏葒被打擊的趴在炕桌上裝死。


二十九日,天蒙蒙亮,數輛馬車在近六十名的護衛保護下,浩浩蕩蕩地離開莊子,沿著官道行進。正午在路邊的酒家吃過簡單的午餐,一行從店裏出來,正要上馬車,突見幾個流氓追著一個女子朝這邊跑來。


護衛們把手放在刀柄上,警惕地看著他們。


那女子連滾帶爬地撲到了趙岩卿麵前,“公子,求公子救救小女子。這些惡人要抓了小女子去給一地主做小妾,求公子救救小女子。”


“這裏這麽多人,她怎麽就求表哥救她?難不成表哥看起來比較英明神武?”田熙寧扯扯鬥篷,“本少爺看起來也不差。”


田以寧拍了下他的後腦勺,“閉嘴。”


“求公子憐惜,救救小女子,小女子願意為奴為婢伺候公子。”那女子滿臉淚痕地看著趙岩卿,是那麽的楚楚可憐。


趙岩卿目光冷然地看著那女子,這想來又是他那好繼母想出來的好計謀。


晏萩實在是忍不住了,撇嘴道:“拜托,你們演戲也要演真一點呀,演得這麽假,就算我們想配合一下,都沒法配合呀。”身上的衣裳到是普通的土布衣裳,可是那雙鞋是緞麵的繡花鞋,還有那水蔥似的手指,哪個尋常人家的女孩,不做家務活的,手怎麽可能養得那般的嬌嫩?


“哎呀,原來他們是在演戲呀,我還以為真有壞人呢,嚇了我一大跳。”晏葒拍著胸口,一副信以為真,現在才恍然大悟的樣子,“十二姐姐,十二姐姐,這冰天雪地的,路上都沒有什麽人,他們演戲給誰看呀?”


十二姐姐。


趙岩卿回頭看了晏萩一眼,原來這個小姑娘就是他的救命恩人。還真是一個很聰慧的小姑娘,一眼就看出事有蹊蹺。趙岩卿笑笑道:“演戲給我看,當我是傻子。”


那幾個裝流氓的男子聽此言,知道事情辦砸了,轉身就想跑,可護衛們早就盯著他們,衝過去將他們給綁了,而那個女子呆了一下,磕頭道:“公子饒命,公子饒命,奴家也是被逼的,公子饒命,公子饒命。”


“一起抓起來,等回京後,一起審問。”田以寧下令道。


眾人上了馬車,繼續前行,傍晚時分,進了城,田家兄弟和趙岩卿過來跟晏老夫人道別,並再次道謝,“老夫人的大恩大德,岩卿沒齒不忘。”趙岩卿沒有空泛地說報恩的話,報恩是要做,而不是說。晏家人不僅救了他的命,還周全地護送他回京,這樣的恩情,他當然是要回報的。


“萬事小心,行事莫急。”晏老夫人同情趙岩卿的遭遇,舍不得他年紀輕輕就命喪惡毒繼母之手。


“謝老夫人金玉良言。”趙岩卿拱手道。田熙寧衝著從晏老夫人身後探出腦袋來的晏萩,扮了個鬼臉。


晏萩無聲地說了兩個字,“幼稚。”


“走了。”田以寧抓住弟弟的衣襟,拖著他,和趙岩卿辭別晏家人,回了保清侯府;成國公夫人得知趙岩卿沒有上當,不屑地道:“這個豎子到是學聰明了。”


回到家中,已是酉時末,冬季天黑得早,大家吃過飯,閑聊了幾句,就各自回院子歇息。晏萩倒在臨窗的大炕,感歎道:“莊子雖然好,但還是家裏更舒服。”


在炕上打了兩個滾,晏萩想起來一事,問道:“裝雪水的春瓶在哪裏呢?”


“進門時,奴婢看雀麥抱著呢。”艾葉出去喊雀麥。


雀麥抱著春瓶進來了,“小姐,雪水在這裏。”


“擱在那櫃子上吧,明天我要親自送去安國公府。”晏萩笑眯眯地道。


第二天,晏萩跟晏老夫人說要去安國公府,晏老夫人笑道:“先下個帖子,明天祖母陪你一起去。”


“祖母是要去看望大長公主嗎?”晏萩笑問道。


晏老夫人笑,“祖母有事要和大長公主說。”


“哦,那我來寫帖子吧。”晏萩沒有多想。


晏萩寫好帖子,晏老夫人打發人送去安國公府,收到晏家送來的帖子,韓氏問澄陽大長公主,“明天瀟瀟要來,要不要告訴無咎?”


“不告訴他,要是讓他知道瀟瀟來了,就會霸占瀟瀟,瀟瀟就不能陪我們了。”澄陽大長公主對捉弄孫子那是樂此不疲。


韓氏笑,“母親說的對,我們不告訴他。”


這對婆媳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可是次日,見傅知行遲遲不出門,韓氏就感到奇怪了,“你怎麽還不去東宮?”


“我告假了。”傅知行淡然道。


“告假?為什麽要告假?”韓氏問道。


“瀟瀟從順景縣回來了,今天要過府拜訪,您昨兒不是收到帖子了嗎?”傅知行看著韓氏,目光清澈,仿佛能看進人心裏去。


韓氏被他看得心虛,幹笑兩聲,道:“是啊,我收到帖子了。可是,你是怎麽知道的?”是誰?是誰走漏了風聲?


這個問題傅知行不打算回答,端起茶杯,優哉遊哉地抿了一口。


晏府的祖孫倆吃過早餐後,就出門往安國公府來了。她們前腳剛走,後腳品雅書鋪小夥計的姨母竇家娘子進了居雲館。


“什麽?黃建忠的母親和鬱芳菲的奶娘是姨表姐妹!”晏薌失聲驚叫。


“是的,我外甥聽得很清楚,黃秀才的母親是表姐,鬱表小姐的奶娘是表妹。”竇娘子肯定地道。


“姨表姐妹,她們是姨表姐妹,姨表姐妹。”晏薌抓緊手爐的提手,那麽前世黃建忠是誰找來的,不言而喻。現在鬱芳菲的奶娘又和黃母接觸,那她們是不是又想要對付她?


可惡的東西!


吃著晏家的飯,穿著晏家的衣,還要害晏家的人。晏薌喘著粗氣,胸口起伏不定,把手爐重重地砸在桌上。


鬱芳菲!


鬱芳菲!


鬱芳菲!


晏薌咬牙切齒,眼中充滿了恨意,她不會放過這個女人的,絕不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