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大敵將至
loading...

認了魏淑,可以多個強勁戰鬥力,還能學習陣道。


認蕭羽幹啥?蕭易可不想見了蕭羽,還得喊聲哥。


從這一天開始,蕭易便在陣觀園中學習陣道。


陣道之浩瀚,蕭易心裏其實一直明白。


隻不過,這一道,他前世沒有涉獵,所以隻知其廣博深奧,卻沒有門路可以深入了解。


買來的那些陣道典籍,著作者也是小氣的很,隻會介紹書籍之中的陣法,其他關於陣道上的事項,一個字也不多提。


如此,就限製著蕭易在陣道上的深層領悟能力。


如今,由魏淑親自指點,陣道一途,在蕭易麵前豁然開朗起來。


陣道之精髓,在於三點。


一,陣法,其實就是一種序列之變!序列之變,是為陣法之變!但如何將序列排變,卻並不隨便,一切都要暗合天道之理,方能成陣!


修煉乃為逆天之舉,布陣,卻是順應天地規則之法!


二,陣法之形,在於一個幻字!


先塑其形,方可後凝其威!


不同的陣法,陣型皆有不同之處。如三元烈虎陣,便要以陣為基,塑造三隻火虎形態,化為攻守之道。


火虎的攻擊形態,定然比普通的陣元攻擊,威力更為強悍一些。


第三個精髓之處,便在於一個借字!


借之道,便是據時擇地,借用天地之力,壯大陣法之威。


陣法,遵循天地規則而生,又暗合天道之理,隻要順應了二者,再合天相、融地勢,陣法之威,有時候能夠成倍的增強!


有些天然的大陣,便是天地之力的作用,偶成為陣!譬如,元石礦脈之中的周天聚元陣!


十天。


蕭易僅僅隨著魏淑修行了十日,便悟感良多。


而他在陣道上的進步,著實讓魏淑震驚不已。


陣道,本是極為晦澀難懂,但蕭易學習起來,卻有一通百通的效果!有時候,魏淑隻是稍微提點,蕭易的思緒之中,便可瞬衍萬千!


這種恐怖的領悟能力,哪怕是在柳家之中,也絕無一人,可以與蕭易的陣道天賦相比……


“這小子,真是個妖孽……”魏淑心中不得不承認。


不過,他心中又有些憂心。


若是那人知道了小姐之後,竟然在陣道上有這麽恐怖的天賦,隻怕更加要斬草除根了吧……


可魏淑更知道,想要讓蕭易這樣的人,遮掩鋒芒,低調做人,那也是不太可能的……


她隻能繼續對蕭易的身份保密,如此,隻要對方不知道蕭易是柳仙妃的孩子,那便不會對蕭易再做追殺。


魏淑忽然明白了自家小姐沒有幫蕭易覺醒元魂的原因。多半,就是擔心蕭易覺醒的元魂是陣元魂……


姓蕭,又是陣元魂!這樣的一個青年,一旦落入那人耳中,便是死罪……


這一日,蕭羽、唐語嫣二人神色凝重的進入魏淑所在的陣法空間中。


“中州那邊的人,已經來了?”魏淑問道。


蕭羽沉聲道:“萬解堂的青梔姑娘送來消息,說是一天後,鄭劍通等人就會抵達雲州城。所以她想請蕭公子回去,與眾商議如何禦敵之事。”


蕭易笑道:“青梔現在人在何處?”


“在觀園外麵等著。”蕭羽笑道。


蕭易咧嘴道:“好,那我這就出去。魏陣師,記得你我約定的。”


魏淑淡淡道:“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我不會反悔的。”


蕭羽、唐語嫣二人訝然,蕭易和魏陣師之間,達成什麽約定了?


等蕭易離開後,蕭羽方才激動的問道:“陣師,他……他究竟是不是我本家宗親?”


魏淑搖頭道:“不是。我之所以和他做了約定,便是希望他能幫我找到我要找的人。有他幫忙,我們找到蕭家之後,機會也會更大點。”


蕭羽一臉黯然。


唐語嫣則是撇嘴道:“我就說嘛,他怎麽可能會是蕭家之後。雖然我沒有見過蕭家的人,但聽我爺爺說過,蕭家之人,都是剛正不阿的豪傑之士,這蕭易,嗬嗬,就是一個卑鄙小人,和蕭家之人,完全兩個樣子。”


魏淑笑了笑,道:“語嫣,你爺爺一直沒有聯係過你嗎?”


唐語嫣扁扁嘴,道:“他就跟消失了一樣,自從我跟隨了您,他就再也沒有找過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麽忍心的。”


魏淑眯了眯眼,心裏卻是開始懷疑當初唐語嫣爺爺將唐語嫣留在她身邊的真實用意來……


唐語嫣的爺爺,名為唐九機,一手先天卦術,極為厲害。


在整個元魂大陸上,也隻有元魂殿大聖師鄭道音的聆天之術,方可與之比擬,不相上下。


這樣的一個老人精,怎麽會將他的孫女丟到她身邊後,就再也不管不問了?


……


蕭易出了陣觀園,眉宇之間,一片神清氣爽。


十天的陣道修行,不僅沒有讓他顫聲疲累的感覺,反而覺得眼前的天地萬象,更加的真切自然起來。


彷如,眼見,既能烙印於心。


“公子!”


一見到蕭易出來,青梔頓時驚喜一聲,迎了上來。


蕭易咧嘴一笑:“青梔,你等急了吧?走,咱們這就回去。”


青梔羞聲道:“等公子再久,青梔也不著急。不過,大敵將至,大家的心裏都很焦慮。尤其是公子不知所蹤,他們心裏更是有點慌亂了。”


蕭易撇嘴道:“慌亂什麽,還怕我先開溜了不成?”


蕭易在陣觀園的消息,蕭易隻讓蕭羽通知了林青薇和青梔二人。


在眼下的特殊時期,萬解堂的人員,暫時負責打探消息這一塊。


沒有告訴其他人,是因為蕭易不想讓自己在修行陣道的時候,被人打擾。


“公子,這次的情況,恐怕確實有些不容樂觀。我們的人,傳遞回來的消息說鄭劍通等人麵泛紅光,一路談笑風生,似乎極有信心的樣子。七族三宗的人已經退出,他們還能笑得那麽自信,這情況著實有些反常的。”青梔憂心道。


蕭易古怪一笑:“鄭劍通的宗主殿都被我毀了,他還能笑得出來?這家夥,得是多沒心沒肺啊!”


青梔憤憤說道:“公子當時就該連玄劍宗的其他幾座劍閣,也一並毀掉。讓他這隻老狗,徹底無家可歸。”


蕭易眉頭一挑:“青梔,你說的太對了。唉,我啊,還是心太軟了些。”


“不過,這一次,我可不會再心軟了。”


蕭易的嘴角,蔓延出一道邪冷的笑容。


笑容裏,飽含著冷厲殺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