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急公好義雪浪僧
loading...

趙昊將腦袋埋進被窩裏,任憑雪浪在外頭如何拍門叫嚷,都堅決不應聲。


直到趙守正半夜回來,好勸歹勸,才將聲嘶力竭的雪浪勸出了屋。


雪浪一邊被高家父子架著往外走,還一邊對著西屋高喊道:


“趙施主,貧僧知道你不好虛名,真乃魏晉風度!但為大明詩壇計,貧僧絕不允許你如此低調!我發誓要替你揚名,讓你名滿金陵,不,名滿整個大明!”


趙昊在被窩裏淚流滿麵,唉聲歎氣道:“和尚啊和尚,你以為我不想出名嗎?實在是隻會抄詩,不會作詩。萬一哪天需要命題賦詩,或者給誰點評指正,我不立馬露餡?”


抄詩他不怕,他怕的是抄到最後成為笑話,所以打定主意,絕對不承認是自己所作……至少在學會作詩之前,絕對不能認這筆賬。


至於將來,真學會了作詩,誰不認誰是孫子!


等到送走了雪浪,趙守正走到西間門外,隔著門歉意道:“這次為父擅作主張,又給兒子添了大麻煩……”


趙昊實在不想繼續魔音灌耳,便裝作睡熟,打起了呼嚕。


“唉,看把這孩子累得,都開始打鼾了……”趙守正心疼的搖搖頭,躡手躡腳回屋去了。


~~


每當夜色降臨,那座矗立在雨花台旁的大報恩寺塔,便通體熠熠生輝,透射出七彩琉璃樣的寶光,在這夜色中神聖無比,甚至掩蓋了天上的明月清輝。


這座九層八麵的琉璃寶塔上,每一麵都開設兩扇窗戶,共計一百四十四扇,窗罩皆用磨製得極薄的蚌殼製成,名曰‘明瓦’,有著極佳的透光性。


塔內有一百名僧人輪流值班,負責在入暮時點燃每扇窗後的油燈,然後添油、剪芯,擦拭明瓦。為確保夜夜塔燈通明,每盞油燈每夜所需的燈油為六兩四錢,整個琉璃塔每月所耗用的燈油總量為一千五百三十斤。


雪浪靜靜站在自己的精舍外,看著那座照亮夜空的琉璃寶塔,良久方長長一歎道:“若無此塔,漫漫長夜黯淡。若無趙施主,我大明詩壇亦漫漫如長夜哉……”


又出了會兒神,他才在小沙彌的攙扶下,邁步進了精舍。


精舍中,陳設看上去十分簡潔。僅有一幾一爐香,一畫一蒲團,一琴一書架而已。


隻不過,那張五尺長幾乃沉香木精雕細琢而成。幾上錯金博山爐中,焚著深海龍涎香。琴案上的鬆石間意琴乃宋徽宗禦製。書架和地板,全都是紫檀木製成,架上書籍無不是唐宋古本、秦編漢簡。


唯一略顯跳脫的,是牆上那副唐寅所繪的《吹簫仕女圖》。


畫是好畫,吹簫的美人也賞心悅目,但這是佛門清淨之地啊……


雪浪卻甘之若飴。


他在小沙彌的服侍下,除去身上的袈裟,端坐在蒲團上,呷一口昨日才剛從龍井運來的明前茶。


“將這五首詩並那《蝶戀花》一同付梓,找最好的書局,用最好的紙張、最好的雕版,我要三天內傳遍金陵!”


雪浪擱下茶盞,從袖中掏出那五首詩交給小沙彌,又萬分遺憾道:“可惜,那疑似《木蘭辭令》隻得一句‘人生若隻如初見’,無緣拜讀全詞,趙施主真是狠心。”


說著他忽然眼前一亮道:“有了,就用這七個字作為詩集的名字。”


“是‘人生若隻如初見’嗎?”雪浪的小沙彌也有相當的文學造詣,聞言露出神往之色道:“比下去了,七個字就把師兄比下去了。”


“需要你提醒嗎?”雪浪沒好氣瞪一眼小沙彌,心悅誠服道:“貧僧雖然才華出眾,但螢火之光,豈可與皓月爭輝?”


“哇,師兄居然學會謙虛了。”小沙彌吃驚道。


“少貧嘴。”雪浪敲一下他的光頭,又問道:“趙施主父子的情況,弄清楚了?”


“弄清楚了。”小沙彌便奉上剛剛抄寫好的一摞紙。“請師兄過目。”


雪浪一邊神情舒展的飲茶,一邊看著那幾張紙,漸漸地,他那張俊俏如處子的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


良久,雪浪將那摞紙重重拍在幾案上,義憤填膺道:“高賊因一己之私,打壓不世天才,害我大明詩壇無主!真是千古罪人,吾當執而誅之!”


“師兄又犯嗔念了……”小沙彌一邊擦拭濺在桌上的茶水,一邊皺眉道。


“我知道,但是可忍孰不可忍?!”雪浪卻依然怒不可遏,站起來在檀木地板上來回踱步道:“我說趙施主為何如此低調,打死不願認下自己作的詩!原來是怕名聲太響,再招來高新鄭的打擊報複!”


尋思片刻,雪浪沉聲吩咐道:“這詩集先緩一緩,以免給趙施主惹麻煩。”


說著他幾案前端坐下來,挽起中單的袖子道:


“研墨,我要給王盟主寫信,請他為我詩壇主持公道!”


~~


早晨,趙昊起床時,趙守正已經不見了人影。估計是怕和兒子照麵……


趙昊心中暗暗反省,是不是最近對父親嚴厲了點,感覺親子關係都有點緊張了。


哎,主要還是因為秋闈心焦啊……


不過這似乎很不利於考生備考,看來自己也該檢討一下,盡量給趙守正一個寬鬆的備考環境。


洗漱完畢,他本打算喊上高老漢去趟早餐攤。


但忽然想起今天,是跟唐友德約好的日子,便沒有出門。


正想讓高武上街買早餐,卻聽敲門聲響起。


“門沒關,自己進來就成。”高老漢應一聲。


便見一身綠色粗布裙,頭簪木釵的巧巧姑娘,提著個沉重的竹籃進來。


高武忙迎上去,接過竹籃。


“呀,巧巧又來送飯了。”高老漢笑道:“你弟弟一早就跟著老爺去坐監了,可吃不著你送的飯了。”


“我爹讓我送過來的,給誰吃都一樣。”巧巧朝高老漢暗暗扮個鬼臉,威脅他不要亂講話。


“方老板太客氣了。”趙昊微笑著招呼巧巧道:“巧巧姑娘也一起用?”


“我比你大,要叫姐姐。”巧巧一邊將冒著熱氣的籠屜和湯碗擺出來,一邊認真的強調道。


“嗬……”趙昊置若罔聞,先拿起個小瓷瓶,往湯碗裏倒了些奇怪的粉末,攪拌均勻後才小口喝起來。


看他喝湯的樣子十分從容優雅,不知怎地,巧巧卻懷念起那個連包子都吃不起的窮小子來。


“我臉上有花嗎?”趙昊夾一個湯包,奇怪的看一眼巧巧。


“沒有,我回去了。”巧巧臉一紅,轉身就走。


“明早不用再送了。”趙昊在她身後說道。


巧巧的臉色一白。


“我會去你家吃的。”趙昊又補充道。


巧巧的臉更紅了。


ps.第一更送到,求推薦票求章評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