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鼠哥(盟主加更)
loading...

吃完早飯,趙昊幫著趙守正沏好了茶,研好了墨,擺好用功架勢。


這才語重心長的囑咐道:“父親最近請在家中收心讀書,咱們窮人家家的,沒事兒就不要亂出門了。”


趙守正坐在搖搖晃晃的破椅子上,拿著本《論語集注》撓撓頭道。


“還真有個事兒,明天我得去趟國子監,辦理複學手續……這二年一直沒坐監,隻怕學籍已經被停了。”


“有事當然要辦了,今天先安心讀書吧。”


趙昊如操碎心的老父母一般,交代了趙守正幾句,又給他留下午飯錢,這才說自己要上街逛逛,便出了門。


“讓我在家讀書,你卻出去瞎逛逛!”趙守正抗議一句,可惜抗議無效。


~~


趙昊出門,當然不是為了閑逛。


隻要一想到,現在全家隻剩二兩銀子,稍有個風吹草動,便要麵臨揭不開鍋的窘境,他就一刻也不敢耽擱。


他要找找看,能不能尋到什麽來錢的門路,好解決父子倆的燃眉之急。


他本打算去最繁華的秦淮河夫子廟一帶,但一問載客的馬車,居然要二十文才過去。


“這麽貴?”趙昊不禁肉疼。


“這位小哥,二十裏地呢,返程要是沒客人,這趟我得虧死。”戴著鬥笠的車夫沒好氣道。


“哪能讓你虧本?”趙昊笑笑,將荷包收回袖中道:“我不去了就是。”


“臭小子,消遣人呢!”等他走遠了,那車夫還在後頭罵罵咧咧。


趙昊撇撇嘴,全當沒聽見。


但要靠兩條腿來回四十裏,他可沒那本事。想起那日在鍾鼓樓一帶,也有好些繁華街市,他便辨明方向,改變了目的地。


越往南走就越是繁華,等過了獅子橋,上了鼓樓外大街,昨日所見的繁華景象,便重新出現在趙昊的眼前。


他此刻心裏也沒什麽章程,就一家接一家的店鋪仔細逛起來。


那天隻是走馬觀花,粗粗領略了一下大明南都的繁華。今日裏細細看來,他才真真切切震撼於南京城的商業之發達,物資之充盈……


趙昊粗略點數,僅僅自己眼前不到一裏長的寬闊街麵上,便或是樹立、或是懸掛著不下百餘麵樣式各異、惹人注目的店鋪招牌。


除了最常見的酒樓食肆茶館,還有諸如‘劉小平川廣雜貨’、‘周記發兌官燕’、“崇明海味俱全”、“西北兩口皮貨發客”、‘瑞祥號綢緞莊’、‘南瓦子布店’,‘唐記南貨店’之類,林林總總不下幾十種生意。


而且這些店鋪中貨源之廣,品類之全,亦是他之前難以想象的。趙昊進了那家南瓦子布店,見櫃台裏居然擺了上百種各式各樣的布匹。


趙昊深感好奇,便假說要買布,誆得那店夥計來了段清脆流利的貫口。


“咱家有嘉興西塘布、蘇州青、鬆江青、南京青、瓜州青,紅布、綠布;鬆江大梭布、中小梭布;湖廣孝感布、臨江布、信陽布;定陶布;福建生布、安海生布、吉陽布、粗麻布、書坊生布、漆布……”


趙昊聽得十分過癮,忍不住鼓掌喝彩。那店夥計愈發得意,又賣力的報了大幾十樣布品,這才喘著粗氣問道:“請問客官想要哪一種?”


“呃,我想想看。”趙昊抱著胳膊,裝模作樣尋思片刻,暗道:‘織布機,印染技術似乎都有改進的可能。’


但還是那個問題,遠水解不了近渴。麵對著一屋子的布,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賺快錢的法子。


“不好意思,我再逛逛……”趙昊朝那夥計歉意的笑笑,不忍看他哀怨的目光,逃也似的溜出了這家布莊。


趙昊就這樣,一家家逛下去,幾乎每一家都會讓他驚歎不已。他甚至發現了一家專賣海鮮的水產店。店裏頭除了賣海魚,還用海水養著蟹、鰻、蝦、螺、蚌,還有蛤蜊、銀魚、蟶蚶、黃甲之類,品類並不比後世的海鮮市場少多少。也不知他們是怎麽將這些難於保鮮、不易販運的海貨,從幾百裏外活著弄來的。


看著這些海鮮,趙昊就感覺餓了,趕緊從這家‘崇明海味俱全’的水產店出來。


誰知大街上也充斥著各種誘人的美食香氣,趙昊才猛然察覺,這會兒已經到了午飯時間。非但那些酒樓食肆飯菜飄香,道邊的各種食攤上,也擺出了琳琅滿目的各色吃食,讓人垂涎三尺。


‘’是煮幹絲,桂花鴨,生煎包,鹵豬蹄……還有煎刀魚,炸肉丸,烤雞,還有臭豆腐……怎麽連臭豆腐也這麽香?’


趙昊不能自控的抽著鼻子,咕嘟咕嘟吞著口水,可摸一摸懷裏僅剩的二兩銀子,隻覺此刻殘酷無比。


“早晨剛吃了一籠包子,不會餓的。”趙昊對自己反複暗示道:“這都是幻覺,是饞的不是餓的!”


卻又難免暗暗發誓,等將來本少爺發了財,一定要狠狠報複回來。


嗯,煮幹絲吃一碗倒一碗……


~~


趙昊忍著腹中饑餓,又逛了幾家後,過午時分進了一家掛著‘唐記南貨店’黃底黑字招牌的店鋪。


所謂南貨,自然便是南方特產之物。店裏頭滿是金華火腿,紹興黃酒,海鮮幹貨,嶺南幹果之類出自蘇南、寧紹、閩粵的食物。


‘又是賣吃的……’趙昊嘟囔一聲,就想退走,卻無意中瞥見店門口的貨架上,整齊的碼放著幾十個粗瓷碗,碗裏頭裝滿了或是黑褐色或是紅褐色的膏狀物。


“這是什麽玩意兒?”趙昊有些好奇的問道。


“公子連黑糖和紅糖都不認識?”店夥計好笑的問道。


“沒見過裝在碗裏的。”趙昊搖搖頭,拿起一碗紅糖仔細端詳起來,隻見其表麵像沙土似的比較粗糙,還有雪花樣的花紋,非常好看。


“這個怎麽賣?”


“黑糖三十文一碗,紅糖一錢銀子一碗。”夥計笑問道:“公子來點兒?”


“那白糖什麽價?”趙昊隨口一問。


“白糖……”夥計居然一愣,似乎沒聽過這個稱呼。


趙昊卻分明記得,自己剛來時便喝過白糖水來著。而且在他記憶中,小趙昊也沒少吃白糖,所以絕對不會沒有這樣東西。


“客官說的是糖霜吧?”夥計試探著問道。


“應該是吧。”趙昊心說,看來是名字不同,便點點頭道:“你家有嗎?”


“有是有……”夥計從櫃台裏,拿出個精致的小木盒,打開給趙昊一看,裏頭是白糖沒錯。


趙昊下意識伸手,想要撚一點嚐嚐。


誰知夥計卻如臨大敵,馬上啪地一聲合上蓋子,差點夾到趙昊的手指。


“你這客官好不懂事,這麽貴重的物事,豈能輕嚐?”


“不就是白糖嗎?能貴哪去?”趙昊有些不快道。


“一兩銀子一兩糖,是開玩笑的嗎?”夥計瞪大眼道。


“什麽?一兩銀子一兩白糖?!”趙昊驚呆了。


ps.加更一章,以表謝意,求推薦票,求章評啊~~~~


ps2.呃,還有一位盟主,所以八點還有一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