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loading...

四萬一千斤生絲,一共賣了白銀十二萬三千兩。


其中雪浪參與分配的,是後來吃進的三萬斤絲。三萬斤絲賣了九萬兩,拋去成本淨賺六萬。按照約定,雪浪可以得到一半的收益,也就是三萬兩。


加上退回的兩萬兩本金,雪浪居然正好湊夠了五萬兩。


三人來到戶部巷的萬源號總部,將整整五萬兩的會票,轉到了他的名下。


手捧著那一摞大額的會票,雪浪湧起強烈的不真實感,這才不到半個月時間,自己的兩萬兩銀子,居然翻了一番還不止!


他竟然真的在月底前,湊齊了整整五萬兩!


“這一定是佛祖的安排。”出家人就是容易找到理由,這樣一想,他心裏馬上踏實了。


“明明是公子幫你賺的錢,你這和尚卻感謝佛祖。”唐友德咧嘴笑道。


“不是佛祖的指引,我怎麽會去見趙施主呢?”雪浪眨眨眼,雙手合十道:“趙施主慧根深厚,與我佛門有大緣分。”


“少來,我還沒娶媳婦呢。”趙昊白他一眼,今天心情實在太好,他也顧不上打嘴仗,便和唐友德回到櫃台前,去接收自己那份。


他和唐友德兩次都約定收益平分,因此兩人均獲利兩萬九千兩。加上退回的本金五千兩,趙昊收到了唐友德轉來的三萬四千兩;


他隻取了兩千兩,以贖回田莊和日常花用。其餘三萬兩千兩巨款,便命朝奉全都存到了賬上。


想到再過幾天,就又到味極鮮月底分錢的日子,手頭又會多出八百多兩的現銀。趙昊滿足的收起了會票,幸福的眯起了雙眼。


‘缺錢的日子終於一去不複,本公子再也不用精打細算了……’


~~


分贓完畢,雪浪向趙昊再次道謝,便乘著抬輿,優哉遊哉回大報恩寺去了。


唐友德卻依依不舍的看著趙昊,滿臉堆笑道:“公子,往後老唐就跟你混了,有好事可不要忘了我老唐啊。”


唐友德這次共出一萬兩本錢,又賺回兩萬九千兩,不過他大氣的承擔了所有的交易費用,最後賬上餘下三萬六千兩左右……讓他的身家直接翻了兩番!


如今,他也終於可以勉強自稱是金陵富商了。


比賺錢更讓他在乎的是,自己居然能成為趙昊最初的合作夥伴,見證並幫他完成了一場堪稱神話的商業操作。


這是可以吹一輩子的牛!趙公子更是他必須要巴結好的貴人!


“嗬嗬,唐老板也太敬業了,先好好歇兩天,數數錢再說。”趙昊伸個懶腰,上了馬車道:“好累好累,回去了。”


也不知他到底累在哪裏?


唐友德卻不顧旁人的目光,朝馬車使勁揮著手,大聲道:“公子好好休息,一定要保重身體哦……”


~~


過午時,雪浪回了大報恩寺。


他準備回精舍換身低調些的僧袍,去佛祖金像麵前稟報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可誰知剛進所居小院,就看到幾個勁裝的武士立在自己精舍外。


雪浪微微皺眉,看家的小沙彌趕忙跑過來,小聲道:“華公子來了。”


“哦?”雪浪露出釋然的神情,一邊走進精舍,一邊灑然笑道:“我道誰這麽大的排場呢,原來是華太師的公子大駕光臨!”


精舍中,一位身穿印有木槿花暗紋的藍色長袍,頭上束著羊脂玉發簪的翩翩貴公子,正輕搖著象牙折扇,仰頭欣賞那副吹簫玉女圖。


聽到雪浪的聲音,他回過頭來,一張俊俏的麵龐上,盡是風流少年的佻達。


“好你個雪浪,放著正經的和尚不當,卻幹起拐子勾當。”那華公子似笑非笑的用折扇指著雪浪,興師問罪的語氣不太嚴肅。


“這佛祖腳下,不可妄言。”雪浪雙手合十,微笑問道:“你是喝龍井還是紫筍?”


“喝紫筍吧。你惹了大事了知道嗎?”華公子在長案一側坐下。


雪浪坐在長案後,一邊動作嫻熟的煮水泡茶,一邊笑問道:“是武陽的事?”


“還能有什麽事?”華公子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道:“我嶽父從京師返回太倉,原本大功告成,十分高興。可聽說自己寄予厚望的侄兒,居然跑到南京,拜個十四五歲的毛孩子為師,嶽父差點沒背過氣去。你讓他這位文壇盟主,把臉麵往哪擱?”


“這可怨不得貧僧。”雪浪聽甑中水聲響到七八分,便揮揮手,讓小沙彌將甑下小小的炭盆端走。“他自己跑來找我,卻沒說是要去拜師的。”


“你不寫信過去,他能被勾來南京?”華公子憤慨道。


“那封信你看了嗎?怎麽樣?趙施主的詩詞可謂當世第一吧?”雪浪一邊沏茶,一邊巴望著華公子,希望得到他的認可。


“什麽信?六哥根本就沒留下,我上哪看去。”華公子沒好氣的接過茶盞,用杯蓋輕輕撇去浮沫,深深一嗅,讚道:“好茶!”


“怪不得。”雪浪恍然笑道:“那你要不要看看呢?”


“我現在不想看!”華公子呷一口茶湯道:“嶽父命我將六哥綁回去,我來就是幹這個的,別的什麽都不想知道。”


“你這華施主,自從成婚後,就越來越俗氣了。”雪浪鬱悶道:“又不是華太師吩咐的,你嶽父的話聽著就是了,幹嘛那麽當真?”


“你,你明知道我……”華公子俊臉漲得通紅,似有難言之隱,卻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最後訕訕道:“要是我爹吩咐的,我才不理會呢。”


“好吧,地方告訴你。”雪浪被他纏的沒辦法,隻好提筆寫了個地址,遞給華公子道:“這就是趙施主的家,你去了千萬要客氣,他可不好相與。”


“我去找我六哥,理都不理他!”華公子哂笑一聲,接過地址一看,神情愈發好笑道:“住在蔡家巷的能有厲害人物?我六哥倒是不嫌棄。”


“嘿嘿,你去了就知道了。”雪浪嘴角閃過一抹壞笑。


~~


那廂間,趙昊也回了蔡家巷,按慣例賞銀之後,遣散了一眾壯漢,他才在高武的陪伴下,進了自家的巷子。


隻見兩頂大轎停在巷中,穿著紅色號衣的轎夫傘夫正蹲在牆根下避暑。


‘什麽人?老哥哥的貴同年嗎?’趙昊按下心中的驚奇,越過那些轎夫,回到自家院中。


卻見兩個沒想到的客人,再度聯袂而至。


“是你們兩個?”趙昊吃了一驚。


竟然是那國子監周祭酒,和蘇州商幫大佬劉員外。


那日退婚不成之後,趙昊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過他們了,此番登門怕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ps.和尚推掉了年前年後的所有聚會,老老實實在家裏碼字,大家感動不?好吧,其實是我膽小。大家也老老實實在家看書吧,願所有讀者都全家平安,健健康康!求推薦票求收藏求評論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