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化為繞指柔化為繞指柔
loading...

盛承軒掛斷電話,他這次知道簡彎彎一個人承受了什麽。


回去的路上,簡彎彎的車子開得很慢,好像有些不對勁。


盛承軒直接把車開到她的麵前,和她並駕齊驅,這才發現,她竟然在掉眼淚。


她用手背非常倔強的把眼淚擦幹,然後繼續開車。


他忍無可忍,按了按喇叭。


簡彎彎沒有認出盛承軒,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她就把車停了下來。


還沒等她下車去檢查是怎麽回事,車子裏的盛承軒就已經下車,走向她。


簡彎彎漂亮如黑珍珠一樣的眸子眨了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不是自己哭的眼睛花了,認錯人了。


車門打開,熟悉的氣息一下子撲麵而來。


簡彎彎訕訕的看著盛承軒,“你怎麽在這裏?”


“別問那麽多,你哭什麽?”盛承軒有些煩躁,他從來不會安慰人,更別說女人,隻會讓他手忙腳亂。


簡彎彎幽幽的望著他,“風大,沙子進眼裏了。”


“簡彎彎!”盛承軒低吼,“你te:'mu:'d-i這是在侮辱誰的智商!”


簡彎彎幽幽的望著他,指了指他:“你的。”


說完,她立刻縮回手,自己真是不要命了,竟然和他逗悶子。


“嗬嗬,我真的沒事,謝謝你的關心,你怎麽還在這裏,來郊遊嗎?”簡彎彎笑眯眯的問道,把自己的心酸藏了起來。


盛承軒沒好氣的看著她,“不是。”


簡彎彎看他心情不好,也不敢招惹,小聲的說道:“那你能不能下去,我要開車回去了。”


盛承軒冷冷的盯著她,本想著安慰她,卻不想一句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甚至還有些惱她。


這個女人,在這種時候還逞強,真是活該單身。


轉念一想,她在自己的麵前要強,不過是怕自己看扁她。


說到底,她心裏沒有自己。


有了這個認識,盛承軒的心情更加的不爽了。


簡彎彎有些茫然,怎麽這男人的情緒變化的這麽快,一下子臉又黑了。


“盛承軒,你別總黑臉,挺好的一個人弄得像是包公似得。”簡彎彎笑嗬嗬的說道。


“簡彎彎你真是不要命了。”盛承軒說完,就下了車,然後狠狠的甩上車門,上了自己的車。


“唉。”簡彎彎深深的一歎,有些時候她覺得自己活不活著,真的是無足輕重。


她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支撐著孤身一人的自己,這樣活下去。


好像連生存的意義,都沒有了。


她沒動,盛承軒也沒走。


等她發動車子,盛承軒就跟在了車後。


他這是要幹什麽?


簡彎彎一點都不懂他。


等到了花店門口,盛承軒直接開車離去,連個招呼都沒有打。


其實他保駕護航了一路,簡彎彎還是想請他喝杯茶的。


不過看樣子是不用了。


她也自得其樂,不用麵對盛承軒,她會輕鬆一些。


“彎彎姐,你又哭了?”魏曉雨非常了解簡彎彎的事情,她每次去那個戶人家,都是這樣。


不過後來她都挺過來的,也不知道今天這是怎麽了。


簡彎彎淡淡一笑,走到櫃台後麵去刷新網頁看看有沒有新的訂單。


她其實也想不到自己會在車裏哭。


大概是自己其實並不堅強。


而且盛承軒回來了,他是來和她離婚的。


雖然她知道盛承軒不愛自己,可是這一年多不到兩年的時光裏,盛承軒這個名字填補了她生命大片的空白。


她愛上了這個素未謀麵的老公,隻能從他家拜訪的相片裏去思念愛慕一個人。


這種感覺很傻很天真。


可是對於那個時候的她來說,是最好的治療心靈的湯藥。


魏曉雨默了默,心中暗想簡彎彎一定是遇到挫折了。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好討厭那個和簡彎彎結婚的男人。


娶她又不愛她,還讓她忍受寂寞的折磨。


還不痛痛快快的和簡彎彎離婚,讓別的男人來保護她。


“曉雨,準備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簡彎彎刷到了新的訂單,而且對方已經付款。


魏曉雨應了一聲,立刻去準備。


簡彎彎在一張卡片上,寫下自己娟秀的自己。


等寫到收件人的時候,她愣了一下,怎麽是送給肖槿織的?


這世界也太小了。


地球上的花店那麽多,怎麽偏偏就是自己這家?


再看送花那人的信息,隻寫著“s先生”。


s先生,是盛承軒吧。


還真是浪漫。


很快魏曉雨就紮了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出來,用深紫色的花紙包裹著,每一朵紅玫瑰都在綻放。


“雖然每天都能紮玫瑰花,可是看見這麽多的玫瑰花拚湊在一起,還是覺得好心動,要是哪個男人肯送我,我就嫁給他!”魏曉雨抱著玫瑰花一臉的項期待和羨慕。


簡彎彎輕笑,“你真是沒出息,九百九十九朵就把你征服了?”


“彎彎姐,如果是你,你想要多少朵?”魏曉雨好奇的問答。


這個問題簡彎彎還真是沒想過。


因為本身就很喜歡花,所以才開了花店。


她想了想說道:“九朵吧。”


“我去,你剛才還教訓我!”魏曉雨不服氣的說。


“他若是真的愛我,不送一枝花又如何。”簡彎彎盯著這麽大一束玫瑰花,忽然覺得胸口很疼。


或許連盛承軒都沒有想到,這家店是她開的。


拿上鮮花,簡彎彎去送貨。


如果不是魏曉雨不認路,她或許就真的讓她去了。


來到花店,她一進門,所有醫生護士病人的目光就被吸引了。


這一束玫瑰花,大到讓簡彎彎捧著都吃力,而且連前麵的路都看不清楚。


好在前麵的人也都非常好心,紛紛把路給她讓開。


“哇!”小護士們最激動,“好浪漫!”


確實浪漫。


簡彎彎還以為向盛承軒那麽剛毅的男人不懂這些,現在看來是她想錯了。


何以比煉鋼,化為繞指柔。


這大概是就是每個女人所期望的。


她輕車熟路的找到肖槿織的辦公室,然後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哇!”和肖槿織同一個辦公室的醫生都震驚了。


“麻煩請肖醫生簽收。”簡彎彎用花擋住自己的臉,把單子遞了出去。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