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也想你
loading...

“我為什麽要出去?”


“你看你都破壞成什麽樣了?”簡彎彎氣憤的盯著前麵的女人,似是要噴出火來,這好端端的,怎麽一遇到這個女人就倒黴。


看這樣子,她一進去就對著那仙人掌下手,很明顯就是刻意破壞。


“槿織別鬧了。”後麵傳來盛承軒的聲音,他剛從市裏回來,聽說這兩天有個跨國集團活動頻繁,盛承軒便跑過去看看,不過看現在的樣子,倒想是沒有什麽事。


“承軒,你回來了。”肖槿織看到盛承軒的時候,臉上露出一抹欣喜,隨後快步跑過去,抱在男人的懷裏。


“我都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盛承軒無奈的看著跟個孩子一樣撒嬌的女人,這肖槿織怎麽也看不出是個已經結過婚的女人,她的心智,有的時候還比不上簡彎彎。


“對了,事情辦的怎麽樣了?”肖槿織眨巴著一雙眼盯著他,好像有多久沒有見過肖槿織一樣。


反觀原配妻子簡彎彎,一張臉除了木然,還是木然,可愛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隻是眉頭輕微的蹙起,然後一瘸一拐的離開,想來,她也該離開了。


鳳龍看著簡彎彎的背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隨後轉過頭盯著盛承軒,一張臉陰冷至極。


隻是看著盛承軒的時候很特別,卻沒說話,隻是走過去道:“少爺,沒事的話我就回去了。”


“怎麽,老爺子那裏出事了?”盛承軒放開肖槿織,神色平靜的盯著他,這鳳龍一向都是老爺子的心腹,如今回去,想必是有什麽大事發生。


“應該沒什麽事情。”肖槿織看了眼離開的鳳龍,這家夥在這兒天天礙眼,還不如回去,免得彼此見麵心煩。


等到了下午的時候,鳳龍提前回去城裏,簡彎彎倒沒有多餘的反應,倒是肖槿織說了不少的風涼話,隻是簡彎彎想不明白,這好歹也是個堂堂的軍醫,萬千軍人心目中的女神。


怎麽會是這個樣子。


不過這盛承軒也是特別的奇怪,看到簡彎彎莫名的會感覺好笑。


轉過頭,園子裏原來光禿禿的樣子已經變得充滿生氣,雖然說那盆栽剛種進去,還是怏怏的模樣,可是看過去,還是比原來好了很多。


簡彎彎自然是沒什麽心思,隨意的看著外麵,待要離開,正好碰上出門的盛承軒,四目相對,有種說不清的尷尬。


空氣中有種說不清的氣氛在蔓延。


倒是簡彎彎先別過頭,黑色的瞳孔定定的看著前方,有些尷尬:“爺爺說,讓我去附近的一個小操場看看。”


“恩。”盛承軒微微皺眉,眼眸卻是看向不遠處的那座山,從這兒看過去,可以看到上麵茂盛的樹木,他有些搞不明白,這平白無故的,讓他去那麽遠的地方做什麽。


“那個?”簡彎彎尷尬的開口:“爺爺說讓你陪我過去。”


簡彎彎也知道,如今肖槿織可是他心目中的寶貝,自然是不會去的,隻是將爺爺的話傳達過去,至於去不去,是他的事情。


“好。”出奇的,差不多過了五分鍾的時間,盛承軒竟然莫名答應下來。


隨後盯著簡彎彎,薄薄的嘴唇給人絕情的感覺,眼神犀利的盯著她,頗讓人感覺陰冷。


“你在這兒等我,我去上麵看看槿織,馬上下來。”


“好。”簡彎彎乖巧的點點頭,說不失望是假的,可是沒辦法,誰讓肖槿織得到了他的心。


等盛承軒上去樓房,才看到肖槿織費力的從上麵取什麽東西,等走近,才看見她手裏的不過就是一個皮箱。


盛承軒有些疑惑的走過去,隻是剛靠近就看見肖槿織背對著他,不知道在找什麽東西。


盛承軒皺眉,隨後淡淡開口:“你在找什麽?”


“承軒你……”女人手裏的東西不可避免的因為驚嚇掉到地上,黑色的瞳孔是難掩的恐懼,隨後盯著他,“我……”


“看把你嚇得。”盛承軒溫柔的盯著肖槿織,然後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隻是撿起來還沒來得及看就被旁邊的女人一把奪過。


肖槿織眼裏難掩恐懼:“我還能有什麽事情,就隻是找個女人要的東西而已。”


“什麽?”盛承軒一時沒反應過來,隻是看到肖槿織手裏拿的東西,不由得反應過來,不就是個姨媽巾嘛,用的著這麽緊張。


“抱歉。”盛承軒尷尬的衝她笑笑,他到底是在軍隊長大的,對那種小女兒家的心思不是特別清楚,隻是剛才想想肖槿織的動作,盛承軒沒來由的歎歎氣,這女人還是挺……可愛的。


“不用抱歉。”肖槿織尷尬的笑笑,隻是將手裏的東西抓得更緊,說實話,長這麽大還是頭一次給人下藥,隻是不曾想會被當事人抓住。


黑色的瞳孔掩不住的慌亂,肖槿織不知道這盛承軒究竟是什麽時候站到自己的身邊,可是……她不由的將手裏的東西捏的更緊。


心裏不住的慌亂,連盛承軒究竟說了什麽,也不注意,隻是等盛承軒離開,她才反應過來,等攤開手,上麵放的就是chun yà。


聽到盛承軒要帶她會鄉下的消息的時候,肖槿織便有了這個想法,盛承軒剛回國不久,與那簡彎彎的感情自然是不深,如今如果真的跟她發生了什麽關係。


那就不用盛承軒說什麽,這簡彎彎自然會離開。


隻是沒想到會被盛承軒碰到,肖槿織想想都覺得後怕。


如果讓盛承軒知道她是個這樣的人,還不知道會在心裏怎麽逼視她。


等盛承軒出去的時候,簡彎彎還坐在原來的位置上等她,雖說腳恢複的差不多,可是走起路來還是一瘸一拐的樣子。


盛承軒看著她的動作,沒來由的好笑,隨後走過去,將手裏的帽子戴到她的頭上,眼裏的表情始終很平淡。


“這帽子從你拿過來開始,就沒見你戴過。”盛承軒僵硬的開口,隻是簡彎彎聽著,心裏更加的不舒服。


這前腳的時候還在研究要不要去看肖槿織的問題,這後腳又研究怎麽嫌棄她的問題,既然如此嫌棄,那又何必跟她一起過去。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