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請你放開我的妻子
loading...

隻是這剛掛了電話,盛承軒不由得犯了難,如今別說是回去給他生個小曾孫,就想想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盛承軒都覺得,他們之間溝通都已經成為問題。


後麵是肖槿織溫柔的聲音:“老爺子是不是生氣了?”


“不是你的問題。”盛承軒心疼的看著她,隻是眉宇間一直掛著淡淡的愁容,看的盛承軒心裏怪怪的,隨後將女人抱在懷裏。


隻是剛抱住女人的腰,感覺著她身上的溫度,抬眸,瞳孔倏然收緊,隨後他的手指不由得抓緊,肖槿織不由得吃痛。


微微的開口:“承軒……”


“對不起,是我弄痛你了。”盛承軒抱歉的開口,等再次抬頭,就看見安聖森牽著簡彎彎的手,出現在樓底下,身上穿著黑色的風衣,被風吹起,說不上的怪異。


“盛承軒,你給我下來。”安聖森皺眉開口,抬頭正好看到盛承軒與肖槿織抱在一起的樣子,此時,盛承軒與肖槿織抱在一起,而安聖森與簡彎彎牽著手,這場麵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隨後就是盛承軒冷酷無情的聲音:“請你放開我的妻子。”


不知道為什麽,看到他的手一直緊緊的握著簡彎彎的手,女人慘白的臉,在陽光的打擾下看起來格外可憐,隨後抬頭,看著盛承軒的眼,眼神太過複雜。


原來沒有她的日子,才是盛承軒安逸的過著的原本的模樣。


兩個人可以同床共枕,可以有說不完的話題,也可以有屬於他們的孩子,不過這裏麵,她一直是最多餘的那一個。


“為什麽要放開?”安聖森冷笑著開口,隻是抓著簡彎彎的手愈發的用力,從見到這個女人臉上的傷開始,他就不願意讓簡彎彎留在這兒,不為別的,職位心疼她。


如果盛承軒真的這麽討厭她,大可以放手,自然是有大把的人想要保護彎彎。


“我告訴你,你要真是個男人,今天就不會對彎彎下手了。”說話間,安聖森已經捏住簡彎彎的臉,不由分說,正好將她臉上的傷口展現在他的麵前,看的清清楚楚。


“我對誰下手是我的問題。”不可否認,看到簡彎彎臉上的傷口,盛承軒眼裏是難掩的痛意,不管怎麽樣,打人終究是不對。


再加上簡彎彎的皮膚本來白皙,如今被盛承軒一打,可以看上上麵的痕跡是那麽的明顯。


隨後冷聲開口:“我告訴你,簡彎彎她現在是我的妻子。”


“可你有把她當成過你的妻子嗎?”安聖森疾言厲色的質問,不管當初怎麽樣,他都沒有資格傷害一個愛他的人。


再說了,簡彎彎雖然比不上他盛承軒有能耐,也是自己手心裏捧著的公主,如今被盛承軒打成這樣,安聖森說不上的氣氛。


“我告訴你,彎彎那天孤身一人去醫院的時候,你在幹什麽?她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你又在幹什麽?她一個人在外麵受傷哭泣的時候,你又在幹什麽。”


“你憑什麽幹涉簡彎彎的生活。”這一句話用盡了安聖森全身的力氣,後麵的女人一直死死的拽著她,臉上好像有什麽液體落下來,透過女人的臉頰落到安聖森的手上,安聖森說不上的心痛。


“為了這樣的男人生氣,不值得。”安聖森幾乎是哀求的開口,從前高高在上的安總,如今也會這樣哀求的開口,委實讓人詫異。


肖槿織聽著安聖森的話,心沒來由的煩躁,他們在一起那麽長的時間,肖槿織從未見過他為什麽什麽人,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先回去好不好?”簡彎彎哀求的開口,一雙眼紅的跟個兔子的眼睛一樣,黑白分明的瞳孔,澄澈的讓人移不開眼。


下一秒女人已經被安聖森抱在懷裏,不管不顧的抱在懷裏,就算盛承軒在,又有什麽關係,是他先對不起彎彎的。


“安聖森你給我放手。”與此同時,盛承軒直接從二樓上跳下來,幾乎是沒有人反應過來,懷裏的女人已經被他拉到一邊,黑色的瞳孔閃現著怒氣,不由分說,對著安聖森的臉就是一拳。


他本就是當兵的,如今加上怒氣,那力道大的嚇人,不過片刻功夫,安聖森的嘴角就已經有血流出來,他黑色的瞳孔死死的望著盛承軒,隨後抬手,將嘴角的血跡擦去,嘴角露出一抹不以為意的笑:“怎麽,你是愛上彎彎了?”


“愛上她?”盛承軒冷笑著開口,“如果不是看在爺爺的份上,我不會看她一眼。”


盛承軒心裏總是固執的認為,這樣在乎,這樣動怒,僅僅是因為簡彎彎是他的妻子的原因,卻不知道,他們之間早就發生了質的變化。


隻是彼此都不知。


“你不會看她一眼,彎彎也絕不會看你一眼。”安聖森冷笑著開口,隨後抬頭,看到肖槿織的時候,眼裏微微閃過一絲厭惡。


“彎彎,我們走。”


“對不起,安。”簡彎彎最終是低頭,她離開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兩家的臉麵,如今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盛家的兒媳,她不能,也沒有辦法離開。


“我不能跟你離開。”


“嗬……”安聖森低低的嗤笑,他倒是沒有猜到,簡彎彎的抗壓能力會這麽強,就算被男人傷的體無完膚,還是不肯離開。


“不管怎麽樣,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安聖森說完這句話,便抬腳離開。


隻是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簡彎彎莫名感覺很心酸,安聖森身上穿著風衣,如今被風吹得飛揚,看背影,竟然有種佝僂的感覺。


盛承軒看著她久久都收不回視線,不由得怒了,走過去,直接攥住女人的手腕,簡彎彎吃痛的轉過頭,正好看到盛承軒眼裏的怒氣。


隨後直接將她一把抱起,嘴角掛著一抹冷笑:“你就這樣不堪寂寞嗎?”


“盛承軒,你究竟在發什麽瘋?”簡彎彎氣的不輕,他們還沒做什麽,就被他說成這個樣子,那昨天晚上他們住在一起,他是不是應該給她個解釋。


“我告訴你,我跟安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不管是不是,等我驗驗不就知道了。”盛承軒冷笑著開口,隨後直接一腳踢開一樓的門,肖槿織聞言,不由得急了。


開口就是:“承軒。”


而此時盛承軒那裏還能聽得進去他說的話,直接將女人抱進去,半晌聽見女人歇斯底裏的吼叫聲。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