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雖然她過的不好
loading...

“簡彎彎,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盛承軒打斷他的話臉上帶著不悅,隨後取下墨鏡,漆黑的瞳孔定定的看著她,“上車。”


“我說了,我不去。”


“你不想去,大可以去找爺爺說,沒必要在我麵前甩臉色。”盛承軒不耐煩的開口,本來對這個女人沒什麽好感,如今聽著更是不耐煩。


“我告訴你,盛承軒……”


“別威脅,我還真是半分氣都不能受。”盛承軒冷哼著開口,在這個城市,像她這樣普通的女人太多,多到他不屑。


就這樣,僵持了大概十幾分鍾的樣子,簡彎彎終於是敗下陣來,頭頂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在她的臉上,說不清的安逸。


頭頂上帶著帽子,她修長的身體就這樣站在門口,嘴角幹裂的起了皮,盛承軒心裏沒來由的煩躁,隨後打開車門:“上車。”


這簡彎彎沒什麽優點,唯一的優點就是自己答應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就像她的家裏人,不管怎麽樣,終究還是將她送到了自己的身邊。


雖然她過的不好。


簡彎彎聽完,眉頭挑了挑。嘴角幹裂的起了皮,她微微舔舐一下,倔強的瞪著盛承軒:“我……我說了。”


“看樣子是你太高估自己了。”盛承軒說罷,直接將車門狠狠的關上,然後揚長而去。


他還就不信止不住這女人了。


簡彎彎的眼眸一直看著那輛車,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她才咽咽唾沫,感覺說不上的失落。


不多時,鳳龍便出現在她的麵前,健碩的身材穿著短袖,英眉筆挺,棱角分明的下巴給人十足的威懾力。


見到簡彎彎笑了笑:“少奶奶,我來接你過去。”


“是誰讓你來接我的?”簡彎彎希翼的盯著他,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是心裏惦記著盛承軒,但凡這個男人有丁點兒的在乎自己,她也不至於會失落到這種地步。


“是……老爺。”鳳龍無奈的衝她笑笑。


其實他們小兩口的事情,盛老爺子一直惦記著,所以差不多每天都有人跟蹤他們之間的事情,就算他們之間發生那麽多的不愉快。


盛老爺子還是當做不知,心裏總是想著這是他們年輕人之間的樂子,可是心裏還是不免心疼簡彎彎,到底是簡家唯一的血脈。


被自己的寶貝孫子欺負成這個樣子,盛老爺子於心不忍。


隻是簡彎彎聽完,好看的眉眼閃過絲絲失落,隨後恢複如常,看著他笑了笑:“爺爺他……”


“少奶奶放心,老爺子沒什麽事情,就是說委屈了你。”


“沒什麽委屈的。”簡彎彎低頭淺笑,眼裏卻帶著些許的愧疚,盛老爺子是真的拿自己當親生孫女來疼愛。


如果早上不是自己非要倔強的不低頭,恐怕也不會到這種地步。


再者,昨天聽盛老爺子的語氣,是對鄉下那舊房子十分的戀戀不舍,如今就算他們在哪兒,可到底是她答應了爺爺,理性做好這件事。


“對了,離這兒的車程遠嗎?”


“不遠,半天的時間足夠了。”鳳龍疑惑的盯著她,“少奶奶是要……”


“沒什麽大事,就是想著買點兒東西。”簡彎彎神秘的衝他笑著,看的鳳龍一愣一愣的。


高速公路上,鳳龍無奈的盯著後麵拿著一堆東西的簡彎彎,有些沒招。


她手裏拿著的就是剛從商店裏買來的盆栽,還有亂七八糟的蔬菜,種子之類的,這鳳龍本來還以為是多重要的事情。


如今看著倒有些茫然,這少奶奶還真是跟那些大家閨秀不太一樣,看著就挺怪的。


等兩個人到了鄉下,差不多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鍾,簡彎彎還沒進去,就看見盛承軒的車,旁邊的牽牛花環繞在整個圍牆上,從這兒可以看到院子的輪廓,不大,卻裝飾的很溫馨。


簡彎彎歎歎氣,轉過頭,鳳龍已經將車裏的東西盡數搬到自己手裏,簡彎彎想過去幫幫忙,鳳龍卻笑著躲過去。


“這點兒東西我還是拿的動的。”


“好吧?”簡彎彎也不勉強,隨後向前走去,說實話,她這還是第一次來鄉下,從前爸爸不讓她去別的地方,說是危險。


這簡彎彎那裏閑的住,小小的年紀,成天卻是個惹禍精,氣的老爸天天打她,小時候,簡彎彎的屁股就沒有一天不是紅的。


等進去園子裏,前麵是一套小洋樓,二層,不高,用白色的油漆刷過,前麵是一個花園,靠近花園的地方,隔角特地做了個用餐的地方,看著就十分溫馨。


聽老爺子的意思,當初跟奶奶住在這裏的時候,日子過的不知道有多愜意,隻是後來為了更好的發展,才會選擇搬到大城市去發展。


如今想要回去,已是物是人非,盛老爺子便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


如今人老了,才想著回去過這種生活。


“少奶奶,如果沒事的話,你就先去休息吧。”鳳龍衝她笑笑,這不管怎麽說也算是長途跋涉,自然是消耗了體力。


不過他倒是沒想到,簡彎彎的體力會這麽好,走了這麽長時間的山路,竟然還能活蹦亂跳。


“我想著出去外麵看看。”簡彎彎衝他笑笑,這大白天的窩在家裏有什麽意思,再說了,看這房子半點兒問題也沒有。


更何況她不想見到他們兩個人,想想便走了出去,隻是不曾想,正碰上從外麵回來的盛承軒,還有肖槿織,身上披著盛承軒的衣服,見到她微微一愣:“你怎麽會在這兒?”


“怎麽,我可是盛家明媒正娶的盛太太,怎麽就不能來這兒了。”簡彎彎不耐煩的開口,隻是眼眸看向讓旁邊的盛承軒。


他就像是個木頭,站在原地。


“明媒正娶的又怎麽樣,還不是沒人要?”肖槿織不屑的開口,這按理說,剛才看簡彎彎,是有那麽點兒性子的,可是如今看過來……


肖槿織不由得冷笑,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就算沒人要,總好過倒貼,你說是不是。”簡彎彎溫柔一笑,說完這話,肖槿織的臉終於掛不住,身體不住的顫抖。


盛承軒不免有些心疼身邊的女人,不由分說,輕輕的摟住肖槿織的肩膀:“你沒事吧?”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