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還對你這麽好
loading...

簡彎彎:“……”


紀臨看不下去的,朝著簡彎彎抱怨道:“嫂子,你們這樣就不對了,能不能照顧一下桌上我們這些單身‘狗’的感受?”


盛承軒一個眼神甩過去:“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一條。”


簡彎彎正喝著水,一下子被盛承軒這句話給逗笑了,一下子就被剛剛喝進嘴裏的水給嗆到了,連連咳著嗽。


盛承軒連忙放下筷子,給簡彎彎遞著紙巾,嘴裏還“教訓”道:“喝個水都能被嗆到,你讓我說你什麽好?”


簡彎彎心裏想的是:‘你還是不要說話了。’


當然,這也不過就隻是她心裏想想而已,她可不敢說出來。隻是,她沒想到,盛承軒不僅話少,還這麽毒舌,這麽,額,幽默。


簡彎彎好不容易順過氣來,接過紙巾擦了擦嘴,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一頓飯吃下來,一桌人的心情都不一樣。簡彎彎是各種受寵若驚,她沒想到,盛承軒說了要跟她好好過下去,就可以對她這麽好;而其他人則是各種羨慕嫉妒恨,不過也都很欣慰,他們一直敬佩的軍長大人,也終於還是拜倒在了嫂子的石榴裙下,甘心做一個妻奴。


吃完飯後,盛承軒又開車送簡彎彎和魏曉雨回了花店,說了一句:“晚上等我。”就離開了。


簡彎彎和魏曉雨打理著店裏的花,跟魏曉雨閑聊著。


“彎彎姐,我以前覺得盛哥一定不是個好男人,那麽狠心把你丟在家裏兩年都不回來看你。沒想到我居然看錯了,現在他回來了,還對你這麽好。”


魏曉雨忍不住仰天長歎:“這麽好的男人,給我來一打好不好?”


簡彎彎忍俊不禁的伸手拍了一下魏曉雨的頭,打趣她:“你別癡心妄想了,還來一打呢?要不要我把你打一打?”


魏曉雨連忙躲開,笑著說:“哈哈,彎彎姐,我是開玩笑的。”


“盛哥那麽好的男人,我怎麽敢肖想?”


“你當然不敢!”


簡彎彎和魏曉雨麵麵相覷,這句話可不是她說的。


兩人一同看向花店的門口,就看到了肖槿織穿著一襲長裙,腳踏高跟鞋,“嗒嗒”的走了進來,一臉嫌棄的看向魏曉雨:“承軒那麽優秀的男人,你還配不上!”


簡彎彎皺著眉頭看著肖槿織,有些疑惑她是怎麽找到她的花店裏來的?魏曉雨不認識她,聽她說話這樣挖苦人,站了出來,問她:“你誰啊?”


肖槿織走了進來,看了一圈花店,嘴裏“嘖嘖”的搖著頭:“就你們這樣,還敢肖想承軒?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麽身份!”


什麽身份?簡彎彎看著她,自己可是記得已經清楚的告訴了她,她簡彎彎就是盛承軒的妻子吧?


肖槿織這來者不善的樣子,是想幹什麽?


“肖槿織,你有什麽事?”


魏曉雨聽到簡彎彎這麽問那個女人,心裏有些驚訝,肖槿織?她沒記錯的話,昨天那個被她們騙去d城蔚然山莊的女人,好像也是叫做肖槿織吧?


肖槿織站定,看著簡彎彎和魏曉雨,咬牙切齒的問:“昨天晚上,就是你們兩個聯合起來設計我嗎?”


設計?簡彎彎也許昨晚還會對她有些愧疚,畢竟利用了盛承軒的名義把她騙到了d城。可是今天早上知道了那個宋先生就是她的前夫的時候,她就不覺得有什麽了,既然曾經是夫妻,見見麵有什麽關係?她們是騙了她,可怎麽算得上是設計?


魏曉雨有些心虛,嘴硬的說:“昨晚的事,是那個s先生要求我們這樣做的,我們也隻是照做而已,你怎麽能說是我們設計你呢?”


“你們知道什麽?”


肖槿織打斷魏曉雨的話,激動的吼著。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了一樣,她的眼神直直的看著簡彎彎:“你說,你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承軒?”


簡彎彎看著麵前趾高氣昂的肖槿織,沒有想到她在她們麵前都這麽可以明目張膽的直呼盛承軒的名字,一點兒也不顧忌盛承軒的老婆簡彎彎就站在她的麵前。隻是簡彎彎現在還摸不清盛承軒對肖槿織是什麽態度,她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麽麵對肖槿織?


倒是一邊的魏曉雨也聽出來了,這個肖槿織嘴裏的承軒,該不會就是彎彎姐的老公盛承軒盛哥吧?


簡彎彎還在想她該怎麽搭話,肖槿織就笑了一聲:“嗬嗬,不過就算你告訴承軒也沒用,他如果知道我離婚了,一定也會跟你離婚的。到時候,難受的還是你自己。”


簡彎彎聽肖槿織說完,算是聽明白了一件事。看樣子,盛承軒還不知道肖槿織離婚了的消息,有可能還隻是知道她也結婚了,所以現在才會決定跟她好好過下去的嗎?那如果真的像肖槿織這樣說的話,是不是把肖槿織已經離婚了的消息告訴了盛承軒,盛承軒就會像肖槿織說的那樣也跟她離婚,再跟肖槿織在一起?


這下,魏曉雨也確定了這個肖槿織口中的承軒就是彎彎姐的老公盛承軒,紀臨口中的盛哥。她也突然就明白了為什麽昨天彎彎姐要騙肖槿織說那個s先生姓盛,原來是因為這個肖槿織喜歡著盛哥,才會以為那個盛先生就是盛哥吧?這下魏曉雨也想通了,怪不得肖槿織當時的語氣那麽激動。她想明白了這些就有些氣憤,想到昨晚那個宋先生還給肖槿織準備驚喜想跟她和好,可是這個肖槿織又是怎麽回事?不去跟她的前夫和好,居然跑來破壞盛哥和彎彎姐的感情。她是想做盛哥和彎彎姐的小三嗎?居然就這麽明目張膽的來跟彎彎姐叫板?


“你什麽意思?”


魏曉雨想著就問了出來,她最看不慣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了,還是像肖槿織這樣囂張的第三者。


肖槿織瞟了一眼擋在簡彎彎前麵的魏曉雨,一點兒也沒有把她看在眼裏的樣子,隻是表情卻突然正經起來,對著簡彎彎問道:“簡彎彎是吧?拋開承軒的事不談,我們來談談昨晚的事吧。”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