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我是她的前夫
loading...

魏曉雨也點了點頭,她自然知道彎彎姐是貸款開的這個花店,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把貸款還完,每個月靠著花店的營業額還貸款,還要給她發工資,再加上自己的生活用度,魏曉雨很清楚彎彎姐的日子過的有多不好。可是彎彎姐從來不願意說這些話題,她也就隻是在心裏暗暗想了想而已,並沒有說出來。


這段時間花店的生意並不怎麽樣,魏曉雨去打理了一下花店裏的花,又清理出來一批焉了的花扔掉,見還是沒有客人上門,就也跟著坐到了簡彎彎的旁邊,跟她聊起了八卦。


“對了,彎彎姐,你昨天為什麽要我跟那個肖槿織說這個s先生姓盛啊?”


簡彎彎一聽她提到了肖槿織,腦子裏第一時間閃過的是昨晚盛承軒說的他再也不會聯係肖槿織的那句話,不由得又從心裏冒出一絲絲的高興。就隨口回答道:“我上次去送花的時候聽她提過,好像她喜歡的人就姓盛。”


簡彎彎自然沒有告訴魏曉雨肖槿織喜歡的盛先生就是她的老公盛承軒,否則,以魏曉雨的性格,一定是不罵肖槿織兩句是不會舒服的。魏曉雨也不疑有他,癟了癟嘴巴,又湊近了一些,神秘的問簡彎彎:“彎彎姐,你知道這個s先生是誰嗎?”


“肖槿織的前夫?!”


這句話簡彎彎並不是在回答魏曉雨,而是她無聊的就翻到了昨天跟s先生的聊天記錄,一眼就看到了最新消息裏s先生說的那句“我是她的前夫,我姓宋。”


魏曉雨驚訝的反問:“彎彎姐,你怎麽知道的?”


偏過頭一看,發現簡彎彎正看著電腦屏幕上昨天她跟s先生的聊天記錄,臉上的表情也是驚訝無比,有些疑惑,又問她:“彎彎姐,怎麽了?你認識他嗎?”


簡彎彎搖了搖頭,她怎麽會認識肖槿織的前夫。她隻是太驚訝了,她沒有想到的是,肖槿織竟然也結婚了,不,是結過婚!這個宋先生自稱是她的前夫,究竟是不是真的?那盛承軒知不知道這件事?或者說,他是知道的,所以昨晚上才跟她說要跟她好好過的話?


這樣想著,簡彎彎就有些傷心,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盛承軒把她當什麽了?備胎嗎?因為肖槿織結婚了,因為跟她不能輕易離婚,所以才退而求其次的說要跟她好好過下去嗎?


簡彎彎的腦子裏有些亂,可是,這個肖槿織跟這個宋先生已經離婚了,盛承軒剛開始回來也是計劃離婚的,他們是不是那個時候就計劃要各自離婚然後在一起?那為什麽現在盛承軒又改變主意,說要跟她好好過下去的話呢?


“彎彎姐,你在想什麽?”


魏曉雨看著簡彎彎的表情一會兒陰一會兒晴的,有些奇怪,難道彎彎姐真的認識這兩個人?


簡彎彎回過神來,看著魏曉雨,不知道跟她從何說起,索性也就不說了,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著,這件事,還是她親自問問盛承軒吧。既然盛承軒說要他們好好的,那她問他這些,他應該會告訴她的吧?


到了中午,盛承軒的車子停到了花店門口,盛承軒下車走了進來,帥氣的身影出現在花叢中,簡彎彎一下子就看呆了。


“餓了嗎?”


簡彎彎本來不覺得餓,聽盛承軒這麽一說,倒還真的覺得有些餓了,就點了點頭。轉頭對一旁的魏曉雨說:“曉雨,把店門關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反正現在也沒什麽生意。”


“好嘞!”


魏曉雨高興的答應著,三人這才一起把門口的花都搬了進來,把花店的門關上,準備一起去吃飯。


“走吧。”


盛承軒這樣說著,朝簡彎彎伸出了手。簡彎彎轉過身來,就看到盛承軒這樣對他伸著手,她看向那隻關節分明的盛承軒的手,有些害羞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既然說好了要好好的過,那這些事就要慢慢適應了。


魏曉雨在一旁看著,假裝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語氣酸酸的說:“哎喲,我的彎彎姐、彎彎姐夫,能不能不要虐狗?”


到了吃飯的地方,盛承軒去停車,簡彎彎就和魏曉雨在飯店門口等著他過來。


紀臨從飯店裏出來,就看到了簡彎彎和魏曉雨,連忙大聲喊道:“嫂子,曉雨,走,我帶你們上去。”


簡彎彎往身後看了一眼,沒有看到盛承軒。她在想,要不要等他?


紀臨看到這一幕有些奇怪,嫂子在看什麽?


倒是一旁的魏曉雨鬆開了挽著簡彎彎的手,朝紀臨擠眉弄眼的說:“走吧走吧,我們還是先進去吧,免得他們又要開啟虐狗模式了。”


紀臨被魏曉雨拉著走了一段路才反應過來魏曉雨的意思。原來是盛哥跟嫂子的感情有進展了呀,看魏曉雨這丫頭的樣子,一定是大庭廣眾之下秀了恩愛吧,不然魏曉雨的語氣也不會這麽酸。


在飯桌上坐下,沒一會兒,一桌人就看到了盛承軒和簡彎彎手拉著手一起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他們都齊齊的“哇哦!”


簡彎彎一下子就臉紅了,他們是不是表現的太明顯了?


飯桌上有紀臨、魏曉雨,還有幾個之前在董文明家裏見過的盛承軒的朋友,他們的目光都看著他們相執的手,滿含不一樣的意味。


簡彎彎發現,這一次沒有董文明他們夫妻在場,心裏有些懷疑,難道他們還在醫院?


可是這話也隻是在心裏想了一想,並沒有問出來。簡彎彎也不想給自己找不痛快。


一行人坐下之後,就開始吃飯。盛承軒貼心的給簡彎彎夾著菜、倒開水、拿紙巾,像極了十足的妻奴。


有人起哄:“盛哥,我也想吃你剛剛給嫂子夾的那個菜。”


盛承軒看也不看他一眼,繼續給簡彎彎夾菜:“沒長手?”


那人:“……”


又有人起哄:“盛哥,我也渴了。”


盛承軒:“叫你老婆給你倒。”


那個被叫到的女生一下子臉紅了,簡彎彎這邊就可以由盛承軒給她倒開水、夾菜,到她這裏她還要給她老公夾菜、倒開水?這樣想著,她幽怨的盯了一眼身邊的男人一眼,被盯著的男人連忙拿起水壺給自己倒水,說:“我自己倒,自己倒。”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