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一定會生氣吧
loading...

“說你笨都是抬舉你了,真是的……”


旁邊的車道疏散開了,那輛小轎車漸行漸遠。簡彎彎一邊開著車,一邊想著剛剛那對男女的對話,他們倒是又給她提了一個醒。到時候,如果肖槿織不相信,就打電話去問盛承軒怎麽辦?盛承軒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一定是不會承認的。那到時候肖槿織知道這個s先生不是盛承軒了,也一定不會去的。


看樣子,她還要想辦法讓盛承軒那裏幫個忙。


這樣想著,簡彎彎將車停到了高速路上的一個加油站,趁著貨車在加油的時間,走到路邊給盛承軒打了一個電話。


盛承軒正在家裏準備著晚餐要用的食材,聽到電話響起來,拿起來一看,居然是簡彎彎。想到這幾天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他就覺得煩躁,簡彎彎一點兒不搭理他,也不吃他準備的飯了,這個時間給他打電話過來,應該是叫他不要去接她,不用準備她的晚飯了吧?


盛承軒心情複雜的接起了電話:“喂?”


一聽到盛承軒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簡彎彎準備好的說辭卻突然說不出口了,這樣讓他幫忙撒謊是不是不太好?


見簡彎彎打通了電話卻不說話,盛承軒心裏的想法更確定了一些,他以為簡彎彎是不想跟他說話。可是不想說話為什麽還給他打電話,他有些懷疑的問了一句:“簡彎彎,你怎麽了?”


簡彎彎又聽到盛承軒的聲音,還是不知道怎麽開口,可是不說的話等會肖槿織給盛承軒打電話確認的話,盛承軒也會知道她撒的這個謊,依他的脾氣,一定會生氣吧?


“沒什麽。你吃飯了嗎?”


盛承軒聽到簡彎彎開口說話,才確定打電話給他的就是簡彎彎本人,心裏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回答她:“正在準備,一會兒就來接你。”


“不用了。”簡彎彎連忙出口叫盛承軒不用去花店接她,畢竟她現在還在高速路上,盛承軒就是去了花店,也看不到她。


盛承軒聽到她這麽著急的拒絕他,心裏有些不爽,不能一起吃飯就算了,還不讓他去接她?她難道是又準備去跟那個安聖森一起共度晚餐嗎?


“為什麽?”


聽到盛承軒像是咬著牙問出的問句,簡彎彎愣了一下,他也太易怒了吧?


心裏還是覺得最好不讓盛承軒也撒謊,這樣就算以後肖槿織找到了盛承軒的麵前,兩人一對質,發現隻是她們花店撒了謊,那樣對盛承軒也沒有什麽損害。想到這裏,簡彎彎認真的喊了一聲:“盛承軒,”才對盛承軒輕聲的問道:“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盛承軒很少聽到簡彎彎這樣認真的喊他的名字,上次這樣喊他的時候,她就說要跟她離婚。好不容易安分了幾天,她這是又想到了什麽辦法逼他離婚了嗎?


這樣想著,盛承軒回答的聲音也輕的像是泡沫一般一觸就要破掉:“什麽事?”


簡彎彎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不願意盛承軒在肖槿織那裏留下壞印象,還是不想讓他們之間有什麽誤會。她想好怎麽辦了,就對盛承軒說道:“今天,不,就今天晚上,答應我,不要接肖槿織的電話。”


簡彎彎知道,讓盛承軒不接他喜歡的肖槿織打來的電話,已經是有一些強人所難了,但她還是咬牙開口了,因為這是讓這個謊言更像是真的的辦法。頓了頓,她繼續說道:“我知道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但是你就當是幫幫我,今晚不要接她打來的電話,發的信息也不要回。”


“好嗎?”


盛承軒沒有想到簡彎彎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有些莫名其妙,正準備問簡彎彎今天這是怎麽了,電話就被掛斷了,再打過去,就提示說無法接通了。簡彎彎到底在幹什麽?他知道董文明跟她說過他很肖槿織的過去,但那都是過去了,這兩年來,他一直沒有跟肖槿織聯係過,因為他知道,他自己已經是已婚的男人了,是絕對不可能再去做背叛他的妻子的事情。更何況,肖槿織也已經結婚了,兩人更是要保持距離,他又怎麽會去招惹肖槿織?簡彎彎讓他今晚不要接肖槿織的電話是什麽意思?難道肖槿織今晚要給他打電話嗎?今晚好像是……


這些問題都盤旋的盛承軒的腦子裏,他打不通簡彎彎的電話,索性直接出門開車往她的花店徑直而去。


花店裏,魏曉雨一看時間已經快到七點了,簡彎彎還是沒有回來,不由得有些著急,彎彎姐到底能不能趕回來?如果不能趕回來的話,她要怎麽給那個肖槿織打電話?她要怎麽說才能讓那個肖槿織相信她們還一個人去d城的蔚然山莊呢?


正想著,就收到了簡彎彎的短信:“曉雨,給肖槿織打電話吧,我趕不回來了。”


魏曉雨認命的正準備打電話,又收到了一條信息:“盛承軒來接我的話,就告訴他我堵在高速上了,別告訴他這個訂單的事。”


魏曉雨在訂單上找到了肖槿織的電話,畢竟是要對客人撒謊,她連續做了兩次深呼吸,才把電話撥通。


“喂?”


肖槿織的聲音從電話裏聽起來還是挺幹練的,魏曉雨連忙問道:“請問是肖槿織肖小姐嗎?”


“我是。你是誰?”


魏曉雨聽到肖槿織這麽直接的問話,吐了吐舌頭,才繼續說道:“我們這裏是彎彎花店,有一位先生給您準備了驚喜,讓我們打電話通知您。”


“驚喜?什麽驚喜?”肖槿織對彎彎花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但一時之間也沒想起來在哪裏看到過這個招牌,而是有些疑惑,有人給她準備了驚喜?這個花店不送花改給別人傳話了嗎?想著她又問道:“是哪個先生?”


魏曉雨有些心虛的照著彎彎姐交代的那樣回答:“我隻能告訴您,是一位姓盛的先生,其他的都是顧客的,我就不能告訴您了。”


“姓盛的先生?”


肖槿織嘴裏反問著,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盛承軒,難道是他?對,一定是他,他還記得今天是她的生日嗎?她就知道,他果然還沒有忘記她,心裏還是有她的!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