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都要黑了
loading...

記得那天,還在醫院看到了肖槿織,這才知道他們居然是一起回來的。果然肖槿織對盛承軒也是有意的吧,如果不是盛承軒被強迫娶了她,現在跟盛承軒在一起的應該就是肖槿織吧?


簡彎彎撐著手臂靠在車窗上天馬行空的想象著,如果當初沒有跟盛承軒的這一段婚姻,她一個人也還是照樣可以挺過來,如果在她一個人的時候遇到了安聖森這樣優秀的朋友,說不定他對她告白,她也就答應了呢?那現在的她和盛承軒,是不是就不會過的這麽不順心?


“你去前麵催催那些交警快些,這樣等下去天都要黑了!”


停在簡彎彎旁邊的一輛小轎車上傳來說話聲,因為她開的貨車,視線看過去也隻是看到了小轎車的車頂,看不到坐在車裏的人。也許是她開著車窗的緣故,還能依稀聽見車裏的人交談的聲音。


一個女聲有些焦慮的在抱怨:“你不是穿著部隊的服裝嗎?就這樣去找那些交警,說我們有急事,讓他們動作快些啊!”


被喊到的男人聲音並不醇厚,也像是一個年輕小夥子的聲音,心浮氣躁的:“我這身衣服也就隻是在部隊裏頂用,在外麵哪裏還有別人會認。”


“哎呀,那就這樣幹等著嗎?天都要黑了!”


女聲又開始抱怨了,過了一會兒又說:“要不,你去說車上有部隊裏的領導,急著回家,讓他們快些清理道路,別誤了大事?”


那個男人好像在考慮,還沒有答應。


簡彎彎也聽見了,心想這個女人的腦子轉的還挺快的,居然想到了撒謊。要是別人去說,那些交警估計不會相信,可是這個男人既然穿著部隊裏的衣服,從他嘴裏說出這樣的話來,說不定那些交警也就相信了。說不定這還真是個好辦法,到時候交警清理了道路,疏通完車輛,哪裏還知道他們說的領導在哪裏,就是看到他們的車上沒有領導,也說不了什麽吧?畢竟,隻是讓他們清理道路的速度快一點,也沒別的損失。


簡彎彎這樣想著,不由得對車裏那個女人有些佩服了,她真聰明,在這麽煩躁的情況下還能想到這樣的好辦法。


誒?這樣的話,她也可以這麽辦啊!


腦子裏突然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簡彎彎關上了車窗,就給魏曉雨打了個電話過去。


“彎彎姐,你回來了嗎?那些花怎麽樣,可以訂嗎?”


電話一接通,就聽到魏曉雨接連的追問一下子在她耳邊響了起來,簡彎彎笑了一下,對魏曉雨說道:“那些花我沒要,確實不怎麽樣。”


“啊?那怎麽辦?那個s先生下午還問我們考慮的怎麽樣了,我都沒告訴他呢。”


“沒關係,他要是再問的話,就說,我會想辦法把肖槿織帶到蔚然山莊去。”


魏曉雨很驚訝簡彎彎說的話,彎彎姐從來不是一個愛占便宜的人,這一次居然答應這個s先生要帶肖槿織去蔚然山莊,而不是真正的自己去訂來紅百合送到肖槿織的麵前?可是不等魏曉雨細想,就聽到簡彎彎在她耳邊說道:“我現在在趕回來的路上,你看著點時間,如果七點我還沒有趕回來,你就幫我執行b計劃。”


魏曉雨有些蒙:“b計劃?什麽b計劃?彎彎姐,你現在還沒有回來嗎?”


簡彎彎瞥了一眼,旁邊那輛小轎車裏的男人已經下車了,是個穿著軍裝樣貌普通的年輕人,又看了一眼小轎車裏麵,才又轉身大踏步的從前方擁堵的車流裏往前麵走著。看到他的背影,簡彎彎就不由得想到了盛承軒,還沒有見到他真人穿軍裝的模樣呢,一定也很帥吧?


“彎彎姐,你快說話啊,什麽b計劃?”


回過神來,就聽到魏曉雨在電話那邊著急起來,簡彎彎收回思緒,對魏曉雨說道:“我現在堵在高速路上了,不知道七點之前能不能順利趕回來,所以我們要做好兩手準備,我如果趕回來了我就自己去帶肖槿織去蔚然山莊。如果我沒有及時趕回來,你就幫我打電話給肖槿織。”


“到時候告訴肖槿織,有一位先生給她準備了驚喜,就在d城的蔚然山莊,讓她自己盡快趕過去。”


魏曉雨仔細聽著,想到了上次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的下場,擔心的問:“她如果不相信怎麽辦?畢竟我們花店不送花還讓她自己去,這件事很難讓人相信是真的吧?還有,她萬一問我這位先生是誰,我總不能回答她就是s先生吧?萬一她知道這個s先生是誰,上次才會那樣簽收了玫瑰花就直接扔掉呢?”


“彎彎姐,這樣好像不行。如果你實在趕不回來,我們就跟s先生說我們完成不了他的要求,沒辦法的話就隻能又遭一個差評了。”


又遭差評?那當然不可以!


簡彎彎的想法在腦子裏過了一下,才對魏曉雨這樣吩咐道:“到時候你就告訴是一位姓盛的先生給她準備的驚喜,具體的姓名我們不能告訴她,就可以了,她應該會去的。”


跟魏曉雨吩咐下去,簡彎彎又坐在車上,等著堵車大軍的疏散。也不知道剛剛那個男人去跟交警們說了沒有,那些交警們又會不會相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高速路上的堵車大軍慢慢鬆動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六點,簡彎彎認命的慢慢開著車,看樣子這個b計劃是非執行不可的了,還是借著盛承軒的名義讓肖槿織自己趕過去吧。


堵車大軍雖然開始移動了,速度也沒有多快,簡彎彎又聽見了剛才那對男女的車上傳來了女人抱怨的聲音:“你看你,讓你辦點兒事兒一點都辦不好,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天都黑了!”


簡彎彎也看了看天色,現在的六點雖不至於天黑,但是太陽也下山了,天色也開始漸漸暗了下來。


那個男人好像歎了一口氣,說道:“他們如果打電話去問我領導是不是在這條路上,知道我撒謊的話,我們領導不會放過我的。”


“你怎麽這麽笨?誰讓你說你們領導是誰了,你就隨便說一句車上有領導不就得了,那些交警哪裏知道是哪個領導,又怎麽會打電話給你領導?”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