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很後悔
loading...

以前他喜歡的是肖槿織,可是自從那時她沒有選擇他而是嫁給了比他等級高的少將時,他就明白了,肖槿織根本不屬於他,他不會再對她抱有任何幻想。


即使現在她也在這個城市,但他也已經是結了婚的人了,不會去做那些逾距的事情。


他知道他爺爺是因為簡彎彎的爺爺在戰場上救了爺爺的命,就想讓盛家的後代報答她們簡家,又因為他爺爺和簡彎彎的爺爺都隻生了兒子,才會讓他們兩個孫子輩的兒女結為夫妻,讓他可以好好照顧簡彎彎。


那時候,他反抗爺爺是因為不想這樣被自己的爺爺為了圓他的承諾就把自己的終身幸福搭進去。


後來爺爺用自己的手段讓他們有了結婚證,成了合法夫妻,他沒有辦法,畢竟他是軍人,不能輕易離婚,所以隻能一直待在部隊裏,逃避著這段婚姻,也逃避著簡彎彎。


直到兩年過去,他見到簡彎彎的時候還在想,他這樣不負責任的行為很可能會影響的簡彎彎的以後,才想著說要跟她離婚。可是這段時間下來,他發現自己後悔了。很後悔。


他後悔當初結婚了都沒有回來,讓簡彎彎一個人完成婚禮,還讓董文明那個混人來砸他們的家,那時候,簡彎彎一定很丟臉很無助吧?他後悔這兩年明明有幾次機會可以回來他都找借口躲在部隊裏不回來,沒有早些見到簡彎彎,讓她一個人過了這麽久,她這兩年過的一定很辛苦很艱難吧?他也後悔沒有早些回來跟簡彎彎建立真正的夫妻感情,讓別人有機可乘,在簡彎彎的身邊噓寒問暖。


想到這些,盛承軒就忍不住的生氣,簡彎彎這麽著急想跟他離婚,就是為了那個安聖森嗎?


他讓紀臨調查過安聖森,的確是一個很有能力的男人。前兩年從國外留學回來就在國內創立了一個跨國公司,還擔任的是總裁。這種有錢有能力的男人,要是他再晚些時候回來,估計簡彎彎就已經跟安聖森在一起了。到時候,他這個上校又有什麽本事能讓簡彎彎不離婚?


聽到簡彎彎的回答根本不是他想知道的答案,盛承軒深呼吸了一下,把話說全了:“我讓你好好解釋,為什麽早上說要跟我離婚?為什麽跟我說了離婚就去找安聖森了?”


簡彎彎被他的這句話問的一愣,她要怎麽說,她是為了放盛承軒自由才自願離婚的?上次她一提肖槿織,盛承軒的臉色都變了,是不是不願意在自己的妻子麵前承認,他心裏有別的女人?而且,她今天也不是出門去找安聖森的,隻是剛好在路上碰到他了而已。


簡彎彎撿了一半自己覺得比較穩當的部分回答:“我在外麵碰到了安聖森,就讓他送我回了花店而已。”


和安聖森一起去了孤兒院的事情簡彎彎也沒有說,她覺得這種事還是不要說了,盛承軒要是知道她的確跟安聖森呆了那麽久才回來,一定都不會相信她的解釋。說完之後簡彎彎抬頭看向了盛承軒,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生氣,臉色黑的可怕,心裏不由得胡思亂想著,不愧是個上校,光他現在這模樣,地下的兵也一定不敢不服。


盛承軒轉過身,一眼就看出來簡彎彎沒有對他說實話,如果不是一早就在一起,怎麽可能到了中午才送她回花店,那她這一上午都去哪兒了?


他像是腳下踩的不是地,而是一塊沙地,一步一步,踩得咯吱作響,就這樣沉重的走向了簡彎彎。


簡彎彎聽見他這樣的腳步聲,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他,這是要幹嘛?


盛承軒終於走到簡彎彎麵前,他深深的望進她的眼底,問了一句:“你就這麽喜歡他?”


什麽?喜歡誰?


簡彎彎的腦子還沒轉過彎來,就聽見盛承軒滿含怒氣的控訴她:“喜歡到我一回來就跟我說離婚?喜歡到吃了我做的早餐就去找他?喜歡到我找你一上午你卻跟他在一起?喜歡到在花店就跟他拉拉扯扯?”


這都什麽跟什麽啊?簡彎彎總算明白過來了,盛承軒這是已經誤會了,他以為她喜歡安聖森?這個她可以解釋的,她對安聖森隻有朋友的情誼,絕對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她今天知道了安聖森喜歡她,但她是沒有動搖的。在花店也不是跟安聖森拉拉扯扯,是安聖森當時硬要把向日葵放在她手裏才拉了她一下,那也沒什麽啊?還有,簡彎彎突然捕捉到盛承軒說的那句“我找你一上午”,難道盛承軒一直在外麵找她嗎?


簡彎彎想了這些正要張嘴解釋,盛承軒又大聲的問了一句:“你到底有沒有一丁點身為人妻的自覺?”


盛承軒話一出口,就後悔了,這句話誰都可以問,就他不可以。畢竟,是誰跟簡彎彎結婚了兩年就躲了她兩年?是誰一開始就抱著要離婚的念頭?那就是他自己啊!


簡彎彎收回剛要說出口的解釋,有些失望的看著盛承軒。她沒有想到,盛承軒居然是這樣的人。她知道他不喜歡她,但還是跟他結婚了;她明明知道這段婚姻不會有好結果,但她還是願意等;這兩年來,他對她不聞不問,仿佛這段婚姻根本不存在,而她還要頂著他盛承軒的妻子的頭銜,經常去他家裏照顧他爺爺,沒有一點兒怨言。現在,他居然問她有沒有身為人妻的自覺?


她如果沒有身為人妻的自覺,她何苦兩年來什麽也不說就去照顧他爺爺?她如果沒有身為人妻的自覺,她何苦讓身邊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個上校老公?她如果沒有身為人妻的自覺,她何苦在他回來之後為了想放他自由而計劃跟他離婚,麵對別人還要承認他就是她的老公?


簡彎彎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才將心裏想要噴湧而出的憤怒、委屈和失望都咽了下去,艱難的開口:“盛承軒,在你眼裏我就是這樣的人?”


“我沒有身為人妻的自覺,那麽你呢?跟我結婚兩年,你對我不聞不問,我說什麽了嗎?新婚那天,你沒有出現,我一個人完成婚禮,還被董文明跑來砸新房,我有告訴過你嗎?這兩年來,我去照顧你爺爺,受盡你爸媽的冷眼和刁難,你知道嗎?這兩年來,我一直一個人生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有老公的人,可是你呢?”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