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不是這個意思
loading...

孟老師倒是被這個消息震驚到了,又仔細的想了一想,說:“既然你想幫我,可不可以由我們來決定孩子們讀書的方式?”


簡彎彎和安聖森一聽孟老師這麽說,就知道她有她的顧慮,安聖森說:“沒關係,我可以隻負責捐款,至於怎麽用,你們來決定。”


孟老師看著孩子們,眼中流露出一種憐愛的光:“我以前想過送孩子們去讀書,還專門送了這裏最聰明的孩子去學校,可是沒多久孩子就回來了,說不要去學校了。所以我不想這次再送他們去學校了。”


簡彎彎一聽,有些好奇:“為什麽?”


孟老師說出了原因:“學校裏的孩子們都說他是孤兒,沒人教養,不配跟他們一起玩。孩子去了跟其他的同學玩不到一塊兒,覺得還不如在這裏待著,就回來了。”


“那個孩子回來之後就一直覺得學校像是龍潭虎穴一樣,無論我們再說什麽他也不去了。我不想再讓其他孩子也這樣,所以我覺得就不送他們去學校了。”


安聖森聞言,眉頭緊蹙:“那難道就不讓孩子們讀書了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孟老師連忙解釋:“我隻是不想讓孩子們去學校裏,那樣的事對他們的心靈健康不好。”


“我想,花錢去請幾個老師來孤兒院裏教孩子們,教材我們可以自己買。到了該畢業的時候,我跟上麵申請讓孩子們參加社會考試獲得文憑,孩子們這樣也可以學到東西的。”


聽孟老師說完,簡彎彎覺得這個辦法也挺好的,就點了點頭:“這樣也可以。”


安聖森聽完也點了點頭,說:“也好,讓這群孩子就在孤兒院裏長大,可以接受教育就好。”


把這件事談好,時間也就不知不覺到了中午,孟老師留簡彎彎她們吃飯,簡彎彎笑著說:“我送水果來可不是來蹭飯吃的。”


孟老師說不過簡彎彎,也就沒有再多勸,簡彎彎已經幫了她們太多,她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感謝簡彎彎了。孩子們也很舍不得簡彎彎,都想她能留下來一起吃過飯再走,安聖森不知道簡彎彎還有什麽事,但是既然簡彎彎說要走,他也就沒有說什麽了。


兩人從孤兒院裏出來,上了車,安聖森就問簡彎彎:“為什麽不留下?好像那些孩子們都很舍不得你。”


簡彎彎讓安聖森開車,在車上她又看了一眼孤兒院的方向,又說:“來看她們也隻是我行善而已,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一直隻關注他們。”


“再說了,”簡彎彎說著看著安聖森笑的狡黠:“我給她們拉了你這麽打一個讚助商,她們一樣會感謝我。”


安聖森也笑了,伸手點了點簡彎彎的鼻子,說:“原來你是早就打了注意要我去讚助他們啊?”


簡彎彎被安聖森這一下給弄得愣住了,安聖森,居然點她的鼻子?


安聖森見簡彎彎在發呆,看了看自己的手,把想說的話在心裏滾了一滾,還是決定對簡彎彎坦誠一些。想著,他嗓音低沉的喊了一聲:“彎彎。”


簡彎彎看他突然認真起來的樣子,心跳有一些加快,怎麽就莫名的覺得緊張了?


“彎彎,我喜歡你。”


“你說什麽?”


沒有去看簡彎彎驚訝的表情,安聖森一邊開著車一邊說道:“我喜歡你,自從認識了你,你就像是一個小太陽一樣,溫暖著身邊的每一個人,讓我覺得這個世界特別美好。”


“雖然你結婚了,但是我知道,你過得一點兒也不好。那個男人跟你結婚兩年就把你晾了兩年,不來看你,不照顧你,不關心你,完全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責任!他……”


“你別說了。”簡彎彎沒有想到,安聖森居然會對她說出這些話來,眼見他越說越過分,她張嘴製止了他:“你別說了。我過的怎麽樣,我自己知道。”


盛承軒是跟她結婚兩年了,也的確是把她晾了兩年沒有來看她。可這一切都是她自願的,是她當初看了盛承軒的照片就對他一見鍾情了,在這兩年裏,她幾乎大多時間都是看著盛承軒的照片過來的,就算生活再苦再難,隻要看著盛承軒的照片,一想到那麽優秀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她就發自內心的高興。雖然後來她知道盛承軒喜歡的不是她,可是婚都結了,她隻盼著盛承軒回來之後,他們可以好好培養感情。畢竟他們已經是夫妻了,她一直相信她能打動盛承軒,讓他愛上她。


雖然今天簡彎彎自己也在想著還是放手給盛承軒自由,讓他去追隨肖槿織的腳步,跟他愛的人在一起。但是聽到安聖森說起盛承軒的不好,她還是張嘴製止了,她的心裏,還是覺得盛承軒才是最優秀的男人。


安聖森看到了簡彎彎目光閃爍的樣子,還是一股腦兒把他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我可以不說他對你好不好。我隻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你現在是跟他結了婚,我不會做那種破壞你們家庭的人。我可以等。而且我相信,我可以等到你們分開的那一天。”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安聖森將車停下,滿臉認真的問簡彎彎:“彎彎,你可以答應我,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簡彎彎的心一下子就亂了。她沒想到安聖森居然喜歡她,他這樣,是在對她告白嗎?


安聖森又發動了車子,笑著說:“彎彎,別回答我,別拒絕我。如果沒有那一天,我也就不再對你妄想,我也就認命了。”


簡彎彎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了,她沒想到安聖森居然這麽喜歡她,還說願意等她跟盛承軒離婚。她早上才跟盛承軒說過找個時間去扯離婚證,現在安聖森就告訴她會等她離婚,如果她在這個時候跟盛承軒離婚了,安聖森是不是就會誤會她答應他了?可是不離婚的話,盛承軒那邊……


簡彎彎想不出答案,她現在心裏很矛盾,她既想盛承軒就留在她的身邊,又希望離開他放他自由,她不想到時候也讓自己成為像欣婭姐那樣的女人。自己的老公心裏不是自己,而是別的女人,這樣的生活就算表麵看起來風平浪靜,其實她知道,欣婭姐一點兒也不幸福吧。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