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這位是誰啊?
loading...

盛承軒不知道她為什麽看了自己一眼就轉了過去,皺了皺眉頭,他還是問出了口:“要一起出去走走嗎?”


簡彎彎這會兒才發覺自己晚飯吃的有點多,肚子脹得有些難受,本來也在想出去消消食的,可是看盛承軒都坐著在看電視了,她也不好意思邀請他一起,就隻好在書房裏偷偷揉著肚子了。一聽盛承軒這麽說,她站了起來,說:“好啊。”


她也換了一身家居服,兩人就一起出了門。


小區裏設有很多綠化帶,有涼椅和小亭子,還設有人工的小溪流,看起來就像一個縮小版的公園。


這個時間,有很多小區裏的老年人都是吃了飯之後出來在這裏散步聊天的。


那些人很多都見過簡彎彎,見她出來都還笑著打招呼:“彎彎,你也出來走走啊?”


簡彎彎也跟每個人都笑著打招呼,見那些大爺大媽都盯著她身旁的盛承軒看,不由得有些尷尬。


她想說這是她老公,可是結婚兩年了,這些小區裏的鄰居都沒有人見過盛承軒一次;不說吧,這些大爺大媽又好像會誤會。正想著,就有大媽問出了口:“彎彎,這位是誰啊?”


簡彎彎還沒想好怎麽說,大媽又說話了:“和上次那個不一樣誒?”


簡彎彎一下子就囧了,這位大媽怎麽說話的?好像她經常帶男人出來走走似的,還和上次那個不一樣?說的她怎麽那麽不潔身自好啊?


果然,她一下子就感覺到了身旁這位的氣息一下子就變成了猶如實質般的冷空氣,化作了嗖嗖的冷箭朝她身上襲來。


簡彎彎連忙“嗬嗬”的笑著,解釋說:“這位是我的老公,剛從部隊回來。張大媽您上次看見的那個,是我的朋友。”


張大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盛承軒,說道:“噢,這樣啊!還是你老公比較帥,我就說彎彎是個有福氣的。”


說完張大媽就往另一條路上走了,留下簡彎彎和盛承軒兩個人站在原地沉默著。


簡彎彎聽了張大媽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莫名的有些憂傷。


對啊,這個長得帥,會做飯,還幫她處理了花店的麻煩的人,就說她的老公。可是不知道他們這樣還能維持多久,盛承軒可是要跟她離婚的人,她不敢奢望太多。到時候離了婚,她又去哪裏找她的福氣?


盛承軒倒是有些高興,但是一想到張大媽說的那句“和上次那個不一樣”,就有些生氣,忍不住開口問道:“上次那個是誰?”


“啊?”簡彎彎回過神來,才反應過來,盛承軒問的是上次和她散步的是誰。她老實的回答道:“是安聖森。”


“上次他幫我聯係了大訂單,來家裏找我商量,我們就在小區裏走了走。”


盛承軒點點頭,勉強接受了這個解釋。


又問簡彎彎:“他是你的朋友?”他不是喜歡你嗎?


盛承軒後麵的話沒有問出來,他知道安聖森在追簡彎彎,隻是不知道簡彎彎是什麽態度。


簡彎彎點點頭,想起了之前盛承軒問她的安聖森是不是在追她,張張嘴想解釋一下,卻還是閉上了嘴巴。算了,還是不說了,免得越解釋越容易被誤會。


盛承軒也看見了簡彎彎欲言又止的樣子,心裏疑惑,卻沒有再說什麽。不過隻是出來散個步,他還沒那麽小氣。


兩個人沒有說話,就在小區裏走了幾圈,簡彎彎跟每一個認識的鄰居都打招呼,盛承軒也不說話,像是被她帶著認人一樣,幾乎整個小區的人都知道簡彎彎的老公回來了,還是個大帥哥。沒多久,小區裏簡彎彎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出來散步了,站在不遠處看著盛承軒,毫不掩飾他們的好奇心。


“哎呀,那個就是彎彎的老公?”


“和上次那個不一樣啊?”


“不是說了嗎?這個才是彎彎的老公!”


“彎彎真有福氣,她老公這麽帥,聽說還是部隊的,怪不得走起路來腳下生風!”


“部隊裏的才是真男人!什麽時候讓彎彎老公也給我女兒介紹一個部隊裏的,這些男孩子,看起來多順眼啊!”


“對啊對啊!長得這麽帥,以後生下的孩子肯定也很帥!”


簡彎彎:“……”


盛承軒:“……”


兩人見這些小區裏出來散步的住戶大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也不好意思再走了,找了條小路就回家了。


直到進了門,關上了門,簡彎彎靠在門上,還從貓眼裏看了看門外沒有人跟過來,才鬆了一口氣。這些小區裏的大爺大媽太瘋狂了,她不過是帶著盛承軒出去走走,就能引來這麽多人的注意,真是沒有想到。


盛承軒看著簡彎彎跑得小臉緋紅,忍不住笑了一聲。


簡彎彎聽見盛承軒在笑,就抬起頭看他,這一看,又把她給看呆了。她知道盛承軒長得很帥,不然她也不會從結了婚光看他的照片就喜歡的不得了。但是這幾天來,盛承軒幾乎都是冷著臉的,此刻見他竟然笑了,讓他身上冷硬的氣息變得有些平易近人,看起來更帥氣了。


盛承軒笑了一下,發現簡彎彎居然看著自己就發呆了,眼神遊離,像是在想著什麽事。他一下就不笑了,也不說話,轉身就往客廳裏走去。


簡彎彎見盛承軒走開了,才覺得鼻間縈繞的盛承軒的味道離她遠去了,心裏有點淡淡的失落,也沒有說話,就往衛生間裏走。她很快就洗漱完了進了次臥,躺在床上她還在想著盛承軒那個笑容。


簡彎彎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有些迷茫。怎麽辦,她好像中了一種叫做“盛承軒”的毒,已經兩年了,盡管再怎麽勸自己,都沒有辦法,是不是無藥可救了?


一整個晚上,簡彎彎都沒怎麽睡著,好不容易到了天亮,看到窗戶透進來的微光,索性就起床收拾了準備自己往花店裏去。


盛承軒也沒有睡著,一晚上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想去次臥把簡彎彎給撈過來,可是當他站在次臥的門口,就聽見了簡彎彎翻身的聲音,也就沒有進去了。


天一亮,他就出門又去小區裏跑了跑步,回家後看時間還早,就在廚房裏開始弄著早餐了。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