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用擔心
loading...

半夜起來把花包裝好送了回來,還讓紀臨幫忙打理花店。她不過是睡了一覺,他就做了這麽多事,他半夜不睡覺,就是幫她處理花店的事。


簡彎彎想著心裏就感動不已。


這個男人對她這麽好,怎麽辦?她突然又不想離婚了。


盛承軒感受到她的視線,淡淡的解釋了一句:“你的麻煩,我不處理誰處理。”


簡彎彎感激的看著他,千言萬語不知道從何說起,正想開口說一句謝謝,就聽見了有人在叫她。


“彎彎?”


轉過頭去,原來是安聖森開著車也到了花店門口,跟著他一起下來一個戴著眼鏡穿著西裝的瘦男人,一起走了過來。


簡彎彎將那句謝謝留在了心裏,轉身迎了上去。


盛承軒一見她這樣,臉又黑了,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一點身為他的妻子的自覺?他還在這裏,就甩開他對別的男人笑臉相迎。


安聖森給簡彎彎介紹說:“這位是聖龍國際酒店的經理,林經理。”


“林經理,你好!”


簡彎彎一聽是聖龍國際酒店的經理,連忙和他握手。


林經理點點頭,說:“聽安總說,你的花店遇到了一些麻煩,可能之前訂好的花不能按時送到?”


“沒有的事。”簡彎彎這邊還沒開口,盛承軒霸氣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了過來:“之前訂好的花一定會按時按量的送到聖龍國際酒店,林經理不用擔心。”


簡彎彎一見盛承軒插話,想到他昨晚為她做的事,也就沒有解釋了。


倒是安聖森有些驚訝,問簡彎彎:“彎彎,你們把花湊齊了?”


簡彎彎點了點頭:“他們昨晚就把花運回來了,聖龍國際酒店的訂單我們能準時送到。”


林經理看了一眼還在忙著的花店,也點了點頭:“既然沒有問題,就還是按照之前說好的送過來吧。”


這樣一來,安聖森想要幫忙倒是成了空忙,他皺了眉頭看著簡彎彎身旁的盛承軒,氣場很強大,看來,也很有能力。


但是,一想到這個男人跟簡彎彎結了婚就兩年都不出現,他就相信這個人一定不喜歡簡彎彎,這才一直以來沒有顧忌的對簡彎彎那麽好,他願意等到簡彎彎離婚的那天,而且他也相信他會等到那一天。


可是,這個男人回來了,還幫簡彎彎的忙,一點都不像要和簡彎彎離婚的樣子。難道,他改變主意了?


盛承軒也很認真的看了看安聖森,心裏也在給他下著“中肯”的評價。


嗯,的確是個小白臉,不過這個小白臉還挺有辦法,要不是自己先他一步行動,怕是今天簡彎彎感恩的就是他了。開那麽好的車,看起來也很有錢,讓他這樣經常在簡彎彎身邊晃悠,怎麽就有點擔心了呢?


林經理一走,簡彎彎莫名的感覺到氣氛尷尬了起來,這兩個大男人,站在大馬路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副基情滿滿的樣子是要鬧哪樣?


她縮縮脖子,伸手扯了扯盛承軒的袖子,盛承軒瞟了她一樣,又轉過去盯著安聖森;她又戳了戳安聖森,安聖森對她笑了一下,也立馬不服輸的回瞪著盛承軒。


好吧。簡彎彎看著兩人的模樣,估計還是要目光廝殺一會兒,就輕手輕腳的轉身,往自己的花店走去,不明白這兩個大男人盯著對方是在看個什麽名堂?


花店裏,魏曉雨招呼著一個一個的客人,看起來很忙。


這邊還在說著:“這位客人,您說您要訂這些花是吧?需要我們什麽時候送到呢?請您把地址和電話留一下好嗎?”


那邊也不忘對著剛出門的客人招呼道:“客人慢走,歡迎再來!”


說著,看到簡彎彎進來了,連忙喊道:“彎彎姐,你快來幫忙,今天花店客人很多,接了很多訂單,都要忙不過來了。”


簡彎彎點點頭,也開始招呼起身邊在看花的客人。


從她開了這個花店以來,今天算是生意最好的一天了。就是她的花店剛開業那天,除了紀臨幫忙帶來的一些熟人,都沒有其他客人。


而這一切,都是盛承軒的功勞。


想著,簡彎彎心裏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這麽好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合法的老公。


但是,一想到肖槿織,簡彎彎的喜悅就少了很多,突然有一種很自私的奢想,如果盛承軒不喜歡肖槿織就好了。


搖了搖頭,把那些胡思亂想拋出腦外,開始認真招呼起客人來,不論以後怎麽樣,她的花店都是要經營下去的,她隻需要好好把花店打理好,就是以後真的離婚了,她也不會什麽依靠的都沒有。


魏曉雨招呼著客人的空隙還跑過來問她:“彎彎姐,看樣子姐夫還真的不錯誒!”


“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快去招呼客人!”


她當然知道盛承軒不錯,不然當初也不會連麵都沒見到就答應跟他結婚了,不然她也不會喜歡上他了。


一直忙到晚上,花店關門之後,盛承軒就開車和簡彎彎一起把魏曉雨送回家,兩個人這才一起回家。


簡彎彎看了看車上後座,那裏有盛承軒離開花店的時候抱走的一株滿天星,她有些疑惑。


滿天星的花語是真心喜歡的意思,盛承軒這是要送花給誰嗎?腦子裏一下子閃過肖槿織的身影,她心裏莫名的就有些不高興。


忍不住就問了一句:“你抱這花給錢了嗎?”


盛承軒被問的有些莫名奇妙,又有點生氣:“之前我可是下了十萬塊的訂單,每天一束,今天來拿就要給錢了?”


簡彎彎這才想起來之前盛承軒下的訂單,還指明了要把花送回家,就有些尷尬:“哦,我不知道你要抱回家。”


盛承軒的臉色沒有緩和,不抱回家抱去哪?這個女人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麽東西?


簡彎彎愣了一下,不可抑製的想,難道盛承軒是把花帶回家的,那他知道花語嗎?或者說,他是知道的,才送給她的?


盛承軒見她不說話,以為她在胡思亂想,就解釋道:“送給你的!”


簡彎彎的臉有些紅,雖然拿的是自己的花店裏的花,被盛承軒這樣一說,知道了這花是送給她的,她心裏並不覺得別扭,反而有些淡淡的高興。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