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快停下來
loading...

“兩情相悅,讓他們在一起有什麽不對?”


魏曉雨又想了一下,好像還真的是那麽一回事兒。可是,為什麽總感覺哪裏不對?


紀臨不等她再多想,推著她上了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還貼心的給她係上了安全帶。見她還在想,就忍不住偷笑:“曉雨妹妹,還是等你回去了再慢慢想吧。”


看這魏曉雨一點兒都不聰明的模樣,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想明白這些,紀臨笑著搖搖頭。


然後發動車子,就往回走了。


盛哥,兄弟我就幫你到這兒了,剩下的,你可得好好加油啊!


而這邊的簡彎彎躺在床上,完全睡不著了。


照理說,他們是合法夫妻躺在一張床上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可是這會兒簡彎彎卻覺得別扭,生怕盛承軒太靠近她,萬一擦qiāng走火的話……


簡彎彎想起來剛剛盛承軒就吻了她,手忍不住放在了嘴唇上,似乎還留著他的味道。一想到她們有可能會發生點什麽,她的心就砰砰的跳個不停。


簡彎彎,快停下來!


簡彎彎將自己抱起來側身躺在床邊,一邊說著自己真沒用,一邊還要提防盛承軒的靠近,緊張的一點兒睡意都沒有了。


“你睡不著?”


盛承軒看著縮在牆角的那一團,再看看他們中間都可以再躺一個人的距離,他很不爽。看那個小人兒縮在一邊還不安分,這裏動動那裏扭扭,一點兒都不像是睡著了的樣子。


簡彎彎一驚,有些尷尬:“馬上睡著了。”


“我冷。”


盛承軒眼睜睜的看著簡彎彎將自己裹了一裹,又往床邊挪了一點,更不高興了,她就這麽怕他?一定要離他這麽遠嗎?


“啊?”簡彎彎有點沒轉過彎來,怎麽會冷?她捂著被子都快被蒸熟了。


又不太好意思轉過身去瞧瞧,就伸手掀開被子準備下床:“要不我去問問孫姐有沒有空調?”


盛承軒伸手,將坐起來的簡彎彎拉了一把,讓她又躺了下來,趁她沒有掙紮起來之前把被子拉開,好好的蓋在了兩個人的身上,說:“你睡那麽過去,我的被子都被你扯走了。”


簡彎彎囧。原來是因為她把被子都蓋了啊,這一下躺下了倒不太好意思再轉過去了,別又把他的被子給搶了。


盛承軒轉過臉,目光灼灼的看著旁邊安分下來的某隻,嘴角翹了起來,又說:“你再過來些,我還有半邊身子在外麵呢。”


簡彎彎轉臉一瞧,隻看得到盛承軒被蓋住的這邊,看不到那半邊,心想別讓他著涼了,就又往中間挪了挪。心裏還在抱怨孫姐,怎麽留的被子這麽小?


盛承軒在簡彎彎轉過臉來的時候就一直看著她,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臉,他卻知道她現在的表情一定是在抱怨被子太小了,就勾起了嘴角:“簡彎彎,要不要我抱著你睡?”


“不要!”


簡彎彎一下子條件反射的又往後退了一退,這一退,倒真的一下子將盛承軒身上的被子全搶走了,他精壯的上半身一下子就暴露在空氣中,這一下,倒真的有點冷。


不過盛承軒畢竟是個軍人,這點寒冷度還是冷不到他,但他一看簡彎彎看到他的樣子就羞愧的躲進被子裏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他不想讓他抱著睡?要給誰抱?


“你想我凍死的話,就這樣睡吧。”


說著抬起手臂枕在腦下還真的就閉上了眼睛。


簡彎彎有些懊惱,剛剛是不是反應太過激烈了?


可是讓他抱著她睡吧?她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了肖槿織,難道他愛著肖槿織,還能抱著她睡?他這樣,和渣男有什麽分別?


這樣想著,簡彎彎也沒有什麽不好意思了,而是將被子送了一大半過去,淡淡的說:“快睡覺吧,我困了。”


盛承軒聽見她突然冷淡下來的聲音,有些莫名其妙,明明該生氣的是他不是嗎?她又在鬧哪門子脾氣?


果然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生物!


盛承軒放緩了呼吸,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簡彎彎睡著,耳邊傳來她平穩的呼吸,他起身將她往懷裏撈了撈,讓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就這樣抱著她睡了一夜。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隻小野貓就隻有睡覺的時候能安分下來。


簡彎彎睡的很熟,還做了夢,夢到了她還在上學,爸爸來接她,她一下子就撲進了爸爸的懷抱,爸爸的懷抱是那麽溫暖,她真的一點兒都不願意撒開。


盛承軒看著她不由自主伸過來環抱著他的手,眼裏的暗芒閃了又閃,最終,他無奈的將她從懷裏放下,起身去廁所衝涼去了。


這個簡彎彎,該說她單純還是傻?被他抱了這麽久都沒有感覺,還主動投懷送抱,惹得他一身的火,差點都忍不住想要了她,要不是顧忌她醒來後會怪她,他早就動手了!剛剛親了她她都這麽大反應,要是要了她,依著她的脾氣,估計會再也不理他了把?


衝完涼的盛承軒從浴室出來,摸著黑坐到了床邊,目光深深的看著依舊熟睡的簡彎彎,歎了一口氣,看來,這個柳下惠可真不好當!


再看簡彎彎,睡的那麽熟,完全不知道自己惹了什麽禍,更不知道自己差點就被身邊的這條狼給吃了。


“我可以等你,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簡彎彎睡了很舒服的一覺,醒來後陽光正好打在臉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突然想到昨晚貌似不是一個人睡的,一下子坐了起來,看看床上此刻隻剩她一個人了,又看了看自己伸身上的衣服還是保持原樣,就鬆了一口氣。隻是這口氣,還帶著淡淡的失望。


簡彎彎愣了一下,失望?她在失望什麽?


腦子裏昨晚盛承軒在床上露出的精壯的上半身,臉一下子就紅了。果然是經常鍛煉的人,身上的肌肉那麽勁道!


又一下子回過神來,伸手輕輕打了一下自己的臉。簡彎彎,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麽?盛承軒沒有趁人之危,她很高興他不是那種人。


心裏的失落來源於雖然喜歡他卻不得不放棄他,想到那麽好的男人心裏的人卻是肖槿織,她就覺得喉嚨塞塞的。


還是不要奢望太多了,好好處理完這些事,就跟他離婚吧。放他自由,是她最後能為他做的事了。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