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句感謝都沒有
loading...

他們來到最有名的一家包子鋪。


盛承軒非常大方,點了四斤包子。


有肉有海鮮,品種齊全。


簡彎彎也不客氣,那一隻包子吃起來。


盛承軒要沒有說什麽,兩個人默默地把四斤包子都吃完了。


吃完以後,兩人坐在椅子上,休息著。


盛承軒想不到簡彎彎這麽能吃。


“再來點?”


簡彎彎立刻搖頭,“不用了,好撐。”


盛承軒淺淺的揚起唇角,“一點形象都沒有。”


“女人隻有在喜歡的男人麵前注意形象。”簡彎彎涼涼的說道。


盛承軒黑眸沉了沉,這麽說她不喜歡他?


簡彎彎心中暗想,自己的暗示已經夠明顯了吧。


“我卻覺得女人在一個男人麵前不顧形象又放得開,是對那個男人的信任。”盛承軒似笑非笑的說。


簡彎彎皺了皺眉,他還真是會詭辯。


“時間差不多了,回去吧。”她有些累了。


以前一個人的時候,都是隨便吃點什麽,然後洗澡睡覺的。


盛承軒也看出她兩隻眼睛有淡淡的血絲,準備和她回家。


這個時候,盛承軒的手機卻響了。


他接了電話以後,眉頭一直緊鎖著。


簡彎彎猜測可能是出了什麽事,難道他又要走了?


忽然,她心裏有些不舍。


雖然她嘴上說著離婚,然後婚說離就離,心怎麽可能說不愛就不愛呢?


好不容易才見麵,相處的好算是融洽,她真的好舍不得。


可是說舍不得,她卻沒有資格。


盛承軒應該也不會在乎。


“怎麽了?”她幽幽的問。


盛承軒掛斷電話放進口袋裏,然後拿出錢包把服務員叫過來結賬,說道:“老董出車禍了,咱們去一趟。”


簡彎彎點點頭,立刻跟著他去醫院看老董。


他們來到醫院,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


找到手術室,何欣婭坐在椅子上,臉埋在雙掌中。


紀臨他們都到了。


聽到腳步聲,他們抬頭望過來,看見盛承軒和簡彎彎一起出現,眼中都閃過了什麽。


“怎麽回事?”盛承軒走到何欣婭的麵前,冷淡的問道。


簡彎彎坐到何欣婭的身邊,輕輕地安慰著她:“欣婭姐,你沒事吧?”


何欣婭慢慢的抬起頭,臉頰上滿是淚水,她哽咽的搖搖頭,表示一無所知。


紀臨走過來,小聲的說道:“老董喝酒了,結果就出車禍了。”


盛承軒英俊的劍眉深鎖,“他瘋了嗎?”


話音未落,何欣婭放聲大哭起來,淒厲的哭聲在手術室門前格外的悲痛。


紀臨歎了歎,“嫂子,你別哭啊,董哥又不一定會死。”


“被火上澆油了。”簡彎彎幽幽的看著紀臨,他就沒有一次靠譜過。


紀臨聳聳肩,“我說的是實話。”


話音未落,手術室的大門推開。


一個小護士推著輪椅上的老董走出。


他腿上打著石膏,頭上纏著繃帶,整個人的神情還是非常平靜的。


“嗬。”盛承軒譏諷的哼了一聲,“這不是很好嗎?”


何欣婭看見老董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起身走了過去。


老董皺著眉,“別哭了,你哭我更頭疼。”


何欣婭這才慢慢的止住哭聲,嗚咽道:“老董,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真的有事就不是用輪椅推出來了。


“先跟我去病房吧。”小護士淡淡的說道。


這時,從手術室裏又走出來一個人,那個人正是穿著白大褂的肖槿織。


肖槿織紮下口罩,看見盛承軒也是一愣,眼角立刻多了一抹柔情,“承軒。”


紀臨嘴角微抽,怎麽這麽巧。


何欣婭也不哭了,她盯著肖槿織,又看了看老董,似乎明白了什麽。


簡彎彎卻轉過身去,不讓肖槿織看見自己。


“老董的情況如何?”盛承軒淡淡的問道。


肖槿織一笑,“他啊命大,頭上的傷是輕傷,腿上的嚴重一點有點骨折,打石膏就沒事了。”


盛承軒點點頭,虛驚一場。


“我帶你們去病房。”肖槿織笑著說道。


她邁步往前走,一眼就看見了簡彎彎。


雖然她是背對著,可是肖槿織認出了她的背影。


“是你?”肖槿織有些驚訝,她怎麽在這裏?


紀臨小聲的問盛承軒,“盛哥,肖槿織還不是認識嫂子吧?”


盛承軒沒有理他。


簡彎彎大方的轉身,對她一笑,“肖醫生,又見麵了。”


“承軒帶你來的?這麽晚了你們還在一起?”肖槿織確實不知道簡彎彎是誰,她一邊問一邊看向盛承軒,眼底帶著審問。


那樣子就好像是盛承軒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一樣。


然而知道nèi u的幾個人,臉上都呈現一種事情要敗露的感覺。


簡彎彎很不喜歡肖槿織這咄咄逼人的感覺。


“我們是夫妻,為什麽不能在一起?”簡彎彎放大招。


紀臨心裏給了簡彎彎一個讚。


何欣婭也不在哭,隻是好整以暇的看著肖槿織。


肖槿織的臉從驚訝到茫然再到慍怒。


“老董,我們先去病房吧。”何欣婭推著老董往病房走去。


稀稀拉拉一大幫人都跟著走。


盛承軒也跟著走,卻被肖槿織給攔住了,“承軒,我們談談。”


她想不到簡彎彎就是盛承軒那個素未謀麵的妻子。


這世界未免也太巧了。


簡彎彎回頭看了一眼盛承軒,什麽都沒有說,跟著大家就往病房中走去。


盛承軒等所有人都走了,推開肖槿織的手,淡淡道:“先看老董要緊。”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朝著病房走去。


肖槿織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想到剛才簡彎彎那張笑臉,她恨不得用手裏的圓珠筆劃花!


原以為,她會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女人,想不到竟然那麽漂亮。


男人都是感官動物,說不定盛承軒會因為簡彎彎的眉毛而不和她離婚,到時候自己該怎麽辦!


她追上去,裝作雲淡風輕的去給老董檢查,叮囑道:“隻要住一星期的院就能回家休養了。”


老董一直和顏悅色的和肖槿織說話。


而何欣婭一句感謝都沒有。


肖槿織一直笑著,時不時還會看相盛承軒,眉目含情生怕簡彎彎不知道他們之間有問題。


然而簡彎彎心知肚明,這種挑釁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麽。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