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見
loading...

簡彎彎開著自己的小貨車去給一家準備開周年慶的公司送貨,想不到半路上竟然遇上了交通事故,把她也牽連進去。


她被後麵的車撞上了,額頭撞在了牆麵的擋風玻璃,頭破血流。


她一邊用手捂著額頭一邊疼得倒吸涼氣。


“好疼。”她咬咬牙,準備開門下車。


這時,車門被一道很強的力量打開,一個穿著深黑色長褲和黑襯衣,長相英俊淩厲的男人,抱了下去。


炙熱的陽光,非常的刺目。


她睜不開自己的眼睛,隻是覺得男人似曾相識。


男人把她抱到一旁的樹蔭下,“醫生很快就來。”然後起身要走。


“別走!”簡彎彎傷得有些重,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手卻死死的拉住男人的衣袖。


她想起自己的爸爸就是死於車禍。


那個時候爸爸知道自己不行了,就用手機給她打電話,叮囑她好好吃飯,好好上學,將來做有出息的人,然後就把電話掛斷了。


後來她才知道,爸爸下半身都被壓在了大貨車下,血肉模糊。


所以從那以後,她就對車禍和死亡有了很大的陰影。


男人深黑冷峻的眉峰微微一壓,就半蹲在她的身邊,陪著她,直到醫生過來,給她簡單bà zhà傷口,還要把她送到醫院裏。


簡彎彎害怕了,條件反射抓住男人戴著大氣腕表的手。


男人的手骨非常纖細修長,在炎熱的夏日,竟然有一股溫和的冰涼。


醫生看了看男人,也被他的帥氣震懾住,輕聲道:“這位先生你和這位小姐一起去吧。”


男人點點頭,非常沉著的跟著他們上了救護車。


在車裏,醫生又給簡彎彎檢查了一遍,然後對旁邊的護士說道:“她撞到了頭部,可能會腦震蕩,注意一下。”


然後就問簡彎彎,“小姐,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簡彎彎的耳朵嗡嗡作響,不過比起剛出世的時候好多了。


她勉為其難的點點頭,卻感覺脖子有點疼。


“你有沒有覺得那裏不舒服?”醫生非常溫柔而專業的問道。


簡彎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聲音有些沙啞,“我看不見,很模糊。”


醫生皺了皺眉,“難道是腦裏有淤血壓住神經了?”


其實簡彎彎想告訴醫生,她一天沒有吃東西了,是餓的。


當然也有一些原因是被撞的。


她不在說話,隻是用力去看坐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可是卻怎麽也看不清男人的樣子,隻能看到一個輪廓。


從輪廓可以分辨出,男人非常的俊秀,身體挺拔,從氣質上看就知道是一個很有教養的帥哥。


她感覺有些疲憊,就閉上了眼睛。


等到了醫院,一個很漂亮的女醫生走到她的身邊替她檢查身體。


她有些抗拒。


那個男人還沒有走,走過來對她說道:“放鬆。”


聽到他的聲音,簡彎彎莫名的心安。


那個女醫生遲疑了一下,轉頭看著男人,然後默默的轉過來,繼續替她檢查。


一番折騰,又是抽血又是照ct。


簡彎彎不知道都睡過去幾次了。


等她醒來的時候,感覺身體已經好多了,頭暈眼花的症狀也消失了。


想到自己那一車的鮮花暴曬在陽光下,她哭的心都有了。


這時候,一個清冷而低沉的聲音從一側傳來,“你醒了。”


簡彎彎轉頭看見,看見男人,他的輪廓從朦朧到清晰不超過一秒鍾。


她呆住了。


怎麽會是他!


天呐,救她的人竟然是盛承軒!


他不是在國外受訓嗎,怎麽會出現在這裏了?


“你傻了?”盛承軒斜飛入鬢的長眉不由得蹙起,深深黑黑的眸子盯著她雪白無暇的小臉,帶著一絲的疑惑。


“咳咳。”簡彎彎清了清嗓子,“我沒事。”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既然你醒了,我也該走了。”盛承軒站起身來,湛黑的狹眸冷淡的看著她,就好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她心中苦澀,對他來說,自己確實是一個陌生人。


所以他才會避之如蛇蠍,竟然整整兩年都沒有出現。


他就那麽討厭她嗎?


此時,門吱的一聲推開,一個穿著英挺白袍的留著齊肩短發的女人走進來,她白袍裏穿著墨綠色的軍裝,一看就知道是個女軍醫。


身材纖細,氣質幹練,長得也非常的漂亮。


比起簡彎彎這朵毫無顏色的生長在路邊的小野花,女軍醫簡直就是開放在植物園裏最漂亮的芍藥。


女軍醫走到她的身邊,露出淡淡的微笑,“你醒了,我是你的主治醫生,肖槿織。”


簡彎彎眼睛一下子就瞪圓了。


肖槿織?!


盛承軒暗戀的那個肖槿織?!


她確實記得肖槿織的職業是醫生,難怪剛才兩個人那麽怪異。


“她是不是傻了?”盛承軒覺得眼前這個長得像個白瓷洋娃娃的女孩有些不正常。


肖槿織帶著意思嬌嗔看了一眼盛承軒,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如意郎君。


簡彎彎心裏堵得慌,可也知道自己沒資格嫉妒。


他們本來就是相愛的。


“你叫什麽名字?”肖槿織很溫柔的問道。


簡彎彎皺了皺眉,他們難道不記得她的名字了嗎?


“我……我姓簡。”簡彎彎幽幽的說道。


“原來姓簡,我還以為姓傻。”盛承軒今兒也不知道是怎麽了,竟然對第一次見麵的小姑娘就惡語相向起來。


“承軒,你不要打亂!”肖槿織非常的不滿,她繼而又溫柔的說道:“簡小姐你不要好怕,你還有沒有家人,我替你聯係一下?”


簡彎彎眉頭擰成一團,她似乎聽出來了,他們好像都不認識自己。


他們都失憶了嗎?


還是自己是個可有可無的人,所以他們都懶得去記住她?


忍著心裏的悲涼和難以言明的痛苦,簡彎彎淡淡的開口,“我沒有親人了,爸媽都死了。”


一時之間,病房裏寂靜無聲。


盛承軒黑眸鎖定著她。


從她的樣子判斷,年齡應該在十八歲到二十歲左右。


也不知道她是什麽時候失去的雙親,竟然讓他有些心疼起她來。


想到她開著一輛貨車,來來去去的送貨,腦海裏竟然閃過她不停搬運貨物的樣子。


攻婚掠愛:老公,慢點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