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左溫禪的幕後雇主
loading...

沈話一出,林夏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但是一想到沐蘭神經脆弱的模樣,她還是有些於心不忍。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沐蘭還那麽小,而且即使是假的,我怕沐蘭的母親也會”


“別擔心,這件事我來搞定就可以。”


“好的吧!那你晚上想吃什麽?我回去做。”


沈眼神促狹的看著林夏,很不正經的說道:“你。”


林夏白了他一眼,紅著臉沒好氣的打了他,嗔怒道:“跟你說正經的呢!”


“我說的也很正經啊!”


說完沈更是沒臉沒皮的湊了上去,被林夏一巴掌推開了。


“那我不管你了,自己餓了吧!哼!”


說完林夏轉身就要走,被沈笑嗬嗬的拉了回來。兩人又在辦公室膩了一會兒,林夏才拿著東西走了出去。


林夏路過李琳工位時又跟她寒暄了幾句,轉身看到一旁的白欣兒,就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你好,你是新來的欣兒姐姐吧?我叫林夏,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當,我剛來還有很多事情不懂,可能之後還要請你幫忙呢!”


“姐姐哪裏的話?我不過是個員工家屬,沒事給我男人送送飯,畢竟他一忙起來總是不記得吃飯。”


白欣兒拿不準林夏為什麽要跟她說這些,隻能忍著心裏的不快,硬著頭皮回道:“能娶到你這麽好的姑娘,沈隊還真是幸福啊!”


“嗯嗯,我也覺得是。畢竟這世上比我好的姑娘已經沒有了,而且沈隻愛我。”


林夏一句話噎的白欣兒臉上的假笑都僵住了。


“那我先不打擾欣兒姐姐工作了,還得回去給沈做晚飯。欣兒姐姐想吃什麽,我可以順帶給你帶過來哦!”


“不用了,謝謝。”


“那就不打擾了,你忙哈!”


林夏說完拎著小包帶上墨鏡屁顛屁顛的走了,隻留下白欣兒在她身後氣到吐血。


透過玻璃門的反光,林夏將白欣兒那張氣到變形的臉看的一清二楚。她心裏冷哼了一聲,管你是賣慘的白蓮花還是惡毒的綠ch:a'b-ia0,老娘都能按的你死死的!


從和沈休假回來,林夏就注意到了這個新來的白欣兒。任誰被人在背後惡狠狠的瞪著,都會有感覺。


而且林夏不止一次看到白欣兒以各種理由接近沈,再加上剛才在辦公室聽到的話,她要是還能裝作什麽都不知道,她就不是林夏了。


如果這個白欣兒隻是個單純的仰慕沈,求而不得意難平,林夏自然不會過多為難她。但是如果她真正的目的不止於此,林夏可不會讓她活的這麽愉快。


剛才外麵的一切,沈在辦公室裏麵聽的是明明白白。原以為林夏沒有聽到白欣兒說的那些,卻不想林夏不隻隻字不落的入了耳,還入了心。


但是沈怎麽想也想不起他見過白欣兒,對於白欣兒說的那些他也沒有印象,畢竟在國外那幾年,他處理的案件太多了。


不過不管怎樣,為了家裏的小醋壇子,他也得離這個白欣兒遠一些。


沈將案件又規整了一下,打算一會給組裏的人開個會,這時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沈應了一聲,就見阿森走了進來,手裏還拿著一個文件夾。


“沈隊,有眉目了。”


之前沈讓阿森去調查陶晏和左溫禪,其實相對於陶晏這個已經浮出水麵的敵人,沈更在意左溫禪的身份。


沈接過阿森遞來的文件,翻看了起來。當看到左溫禪背後的雇主時,一時間愣住了。


“你確定沒查錯?”


“確定,左溫禪的情報網主要服務於這個人,但是因為他的特殊身份,我這邊查不到更多了。”


沈看著文件上的名字,突然笑了。


“沒事,如果是他,查不到也正常。辛苦你了,陶晏的事情還要抓緊。還有通知組裏,半個小時後開會。”


“好的。”


阿森應聲後就出去了,沈則是拿起手機,看著文件上的名字,打了一個電話。


沒過多久,電話那頭就通了。一個帶著痞笑的聲音就透過話筒傳了過來。


“真難得啊!你能給我打電話。”


“想著回國這麽久了,再不聯係你,你這臭脾氣還不得把刑偵隊給拆了?”


“嗬。。。算你有良心。請安貼朕收了,沒事掛了,老子還要陪媳婦呢!”


“呦嗬!千年鐵樹開花了?”


“滾!隻許你顧慍做個二十四孝好男人,就不能老子有媳婦了?”


“那自然可以,不過能降住你的人還真是世間少見,誰家的姑娘這麽神通廣大?怕不是你背著淩將軍拐來的小姑娘吧?”


“滾滾滾!我要是真敢那樣,我爹那個暴君能讓軍區那幫老頭子輪番拿槍突突了我!”


“哈哈哈哈!淩浚你也有今天!”


“顧慍你給老子閉嘴!不是,你打電話就是為了跟我閑扯的?老子還陪媳婦呢!沒空理你!”


“別別別,有正經事。你手裏是不是有個叫左溫禪的?”


“嗯,怎麽提起他了?”


“就是確認下,他在調查一個組織,跟我手裏的案子撞了。這人有點摸不透,就查了一下,沒想到就查到你了。”


淩浚那邊突然沒了聲,良久才說道:“是我讓他查的,嬌嬌的朋友失蹤了,應該也跟這個組織有關。”


“嗯,我隻要確定他是你的人,不會妨礙我的辦案進程就可以。”


“放心吧!我手裏的人雖然有部分是非在編,但也都是我親自挑出來的,沒問題。”


“那就好,行了,有空帶著弟妹出來吃頓飯,我也讓你見見你嫂子。”


“哎!顧慍你丫!你就比我大三天!要不要臉?”


“比你大一分鍾也比你大,還有,這個名字別叫了。”


“好嘞!沈大哥!行了吧?”


“不跟你貧了,我開會去了。如果查那個組織的時候,找到了你媳婦的朋友,我會聯係你。”


“好,有事隨時聯係。”


說完電話那頭就掛斷了,沈確定了左溫禪的身份,心裏也輕鬆了不少。


開會期間沈將新案說了一下,又將舊案的進展跟進了。剛開完會,就看到林夏坐在大廳裏,看著他,笑的極其燦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