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傻大姐人設
loading...

林夏一聲怒喝,倒真讓兩人閉嘴了,但是也看清楚了來人是林夏,頓時明白他們是暴露了。原以為林夏是來興師問罪的,卻不想林夏將手裏的早餐遞給了他們。


“守了一宿了,不餓啊?我做的雞蛋餅卷醬肉,可香了。先吃吧!不夠我再給你們拿。”


兩人麵麵相覷,不知道林夏是想幹什麽。紅毛輕咳了一聲對林夏說道:“那個,我們不餓”


下一秒就聽到了他肚子裏發出了巨大的咕嚕聲,林夏趴在車窗處大聲的笑了出來。


“你這小孩兒怎麽這麽逗呢?讓你吃你就吃,你們沈隊回來要是責怪你們,算我頭上我去說。就算讓你們暗中保護我,也不能不給飯吃啊?再說了,下回我得說說他,你們刑偵隊怎麽警校剛實習的孩子也敢派出來出任務,出了事怎麽辦啊?”


紅毛和眼鏡對望了一眼,感情林夏誤會了,以為他們兩個是刑偵隊的實習警員,是沈派來保護她的。眼鏡剛想澄清,就被紅毛用卷餅堵上了嘴。


“那啥,這也是工作需要,您別見怪。”紅毛邊說還邊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那窘迫羞澀的樣子,還真跟真事似的。


紅毛想的可好了,正好順著林夏的思路走,如果能取得信任沒準進度還快一些,不行就直接綁架了她,到時候沈為了林夏也必須幫他們。


林夏心裏暗笑,現在的孩子真不知道該說他們單純還是誇他們機靈。給個杆兒就爬,也不看看後麵有什麽等著他們。不過林夏也看出來了,這兩小子絕對跟黑澤陸川有關係,沒準還能挖到有關原罪的線索,想到這裏,林夏又一臉純良的笑了笑。


“吃完了就休息一會兒,要我說,沈就是多心了。誰沒事老盯著我幹嘛?還非要派人保護我,我就是個家屬,還能有人挾持我?你們說是不是?”


“咳咳咳!!!”


紅毛剛把卷餅塞嘴裏,就聽到林夏這句話,被嗆得直咳嗽。眼鏡看了他一眼,兩人都莫名的心虛了起來。


林夏心裏暗笑,這兩小崽子還真想挾持她啊?不過這點心思都能寫在臉上,是有多呆啊?


“別著急,還有呢!喝點水壓壓,我看你們也守了一晚上了,我這也沒事,吃完了差不多就回去吧!回去休息休息,別老熬著了。”


“不行!”


眼鏡張嘴就拒絕了,但瞬間就後悔了,這要是林夏往下問,他可怎麽回答啊?


林夏一臉無奈的說道:“你這孩子怎麽這麽死心眼呢?就這麽怕沈啊?要不這樣,你們直接來我家裏,在客廳休息,還能順便保護我,在車裏多難受啊!”


紅毛和眼鏡兩人一驚,還可以這樣啊!他們一邊暗歎林夏的單純,一邊為能伺機挾持林夏而欣喜,這樣就能讓她為黑澤陸川報仇了。


眼鏡支支吾吾的說道“這樣。。。不合適吧?”


“有什麽不合適的?我弟弟也就跟你們一般大,到姐姐家吃個飯休息一會有什麽的?”


林夏說完不由分說的就打開車門,像個傻大姐一樣將兩人拉進了別墅裏。林夏是把傻大姐的人設樹立的淋漓盡致,到了客廳,給他們端出了各種好吃的,還給他們拿了兩床被子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吃飽了就湊合在沙發上睡會,雖然不及床上舒服,但也總比你們在車裏窩著強。”


兩人從進了別墅,就基本沒說過話。不是因為謹慎,而是林夏的熱情,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


兩人吃完飯,不知道是不是一晚上守夜累的,躺在沙發上就睡著了。林夏看著兩個心大的孩子,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其實林夏也是在賭,原本看兩人年紀都不大,如果是原罪的人,斷不會在監視別人時候在車裏睡著。


可以現在除了原罪的人,幾乎就沒有其他人會對林夏的舉動好奇,唯一的解釋就是林夏拿的東西是他們放的,在試探林夏,又或者在給她線索。


既然不敢直接現身,再結合之前黑澤陸川在這裏出現過,所以多半這兩個人跟他是認識的。


這樣想來,林夏才敢貿然裝成了傻大姐,一來二去就讓這兩個孩子降低了防備心。林夏在茶水裏加了安神助眠的藥,兩人才快速的睡著了。


兩個小時後,紅毛和眼鏡慢慢睡醒了,醒來後兩人才覺得不對勁。怎麽就莫名其妙的被林夏牽著走了呢?


兩人剛想起身,就聽到一旁的林夏說道:“睡醒啦?既然醒了,我們來聊聊正事。”


兩人看到林夏手裏拿的那包東西,瞬間就明白他們被耍了,剛想動手,卻發現兩人都被銬在了沙發上。


“行了,別亂動了,傷到自己怎麽辦?沒打算對你們怎麽樣,不然你們兩人已經在刑偵隊裏喝茶了。”


林夏依舊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但是兩人卻感覺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林夏一開始的傻大姐模樣早就蕩然無存了。


“你想怎麽樣?”紅毛有些急躁的問道。


林夏慢悠悠的開口說道:“回答我三個問題,答完了,如果我滿意,就放了你們。


第一,你們跟黑澤陸川是什麽關係?


第二,刑偵隊內部人員的情況你們知道多少?給我看這個又是要做什麽?


第三,關於原罪組織,你們知道多少?”


兩人一聽,瞬間就蔫了。感情林夏什麽都知道,在他們還想著怎麽挾持林夏,逼迫她同意給黑澤陸川報仇的時候,人家已經找到了問題的核心,現在局勢完全對調了。


不過與此同時兩人也明白了,林夏很可能會幫他們。畢竟如果林夏不想插手,直接報警就可以抓了他們。


但是林夏沒有,除了把他們銬在這裏以外,林夏對他們比任何人都好,兩人心裏都向往著有個這樣漂亮又疼人的姐姐。


沉默了良久,眼鏡先開了口。


“阿川,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叫王敬,是理工大學的學生,他叫秦晉,是我發小。當初因為一些糾紛,我們兩個被校外的混混纏上了,險些被打死,是阿川救得我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