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左斐宇
loading...

“那你有話說話,別離我這麽近”


林夏閃躲著想離沈遠一些,被他這麽近距離盯著,心裏總是怪怪的。奈何沈先生胳膊一伸就把林夏圈在了他和辦公桌之間,林夏左右看看,躲都沒地方躲。


看到林夏目光閃躲兩頰緋紅的慌張模樣,沈心裏那叫一個開心。暗自竊喜了一會,但也沒有繼續戲弄林夏,想想剛才想說的事情,才輕咳了一聲說道:“兩件事,第一,林南一家的事情基本已經解決了,你有時間去醫院看看他們,房屋產權的事情也已經交給區地稅局和政府人員去解決了,相信不會有什麽紕漏了。”


“那就好,那第二件事呢?”


林夏睜著圓圓的杏眼等著沈繼續說,沈神情複雜的盯著林夏,看的林夏心裏直發毛,良久之後沈才幽幽得說道:“你絕對是上天派下來的福星。”


“什麽啊?胡說什麽呢?”林夏被說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知道林北被抓回來後,揚言要告刑偵隊,說刑偵隊私下用刑,又說隻要離開這林南一家絕對不得好死等等”


“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就該讓他吃一輩子牢飯。”


“後來經醫生檢查,他身上沒有任何毆打痕跡,那兩個村幹部都搖頭說不知道,弄得林北瘋狗一樣要咬死他們。”


“那兩個人也不傻,知道想不被牽連就必須把林北推出去,不是,你到底要說的第二件事是什麽?能不能說重點?”


沈看林夏嗔怒的瞪著他,實在好看的緊。俯身就在林夏的小嘴上親了一下,得到林夏又揪耳朵又掐腰的嘉獎。


“疼疼疼媳婦兒輕點,我錯了我錯了繼續說事。”


林夏臉頰通紅的輕啐了一聲:“呸!誰是你媳婦兒?不要臉你說不說了?不說我走了!”


“說說說,你聽著啊!你知道審訊下來,林北就把他這幾十年幹的壞事都說了,比倒豆子還快呢!結果,他說的這堆事裏,我發現了一個跟原罪有關係的人!”


“誰?!林北這個地痞還會跟那個組織的人有關係?”


林夏一下子就來了興致,這完全是意外之喜。要知道他們現在手裏掌握的資料,原罪組織的核心人物有七個,代表七原罪。但是下麵的人不計其數,如果能盡快掌握他們的關係網,將有利於刑偵隊更快的攻破這個組織。


“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沈賤嗖嗖的來了一句。


“再在正經事上跟我貧,我不介意守寡。”


林夏眼神像刀子似的看著沈,冷冷的說了一句。這個男人簡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給塊布就敢開染坊,屬蛇的順杆爬,林夏心裏一個勁兒的咒罵著。


“好啦!不逗你了,以後想罵就罵出來,憋在心裏多難受啊!不鬧了,我說我說。”


看到林夏要急眼,沈連忙道歉說正經事。


“林北說他之前想要讓一個農戶的女兒做情人,但是一直找不到借口和辦法,偶然一次去夜總會,遇到一個男人,給他出了一個主意,按照那個男人說的,很快林北就得到了他想要的。具體是什麽辦法我也不說了,髒了你的耳朵。但是據林北描述,這個男人做事非常的狠辣,但是看起來卻很儒雅,他沒接觸過幾次,但每次想做壞事沒轍的時候,這個男人都會給他出主意,他把這個男人看做軍師一樣。”


“你怎麽確定這個男人和原罪有關係?”


“林北說這個男人很喜歡拿著一把刻刀,沒事就拿出來看。有一次看到這個男人在雕刻一個小物件,就問他是什麽,那個男人說:‘這是給我心愛的姑娘的,結婚禮物。’”


林夏心裏頓時覺得哪裏不對勁,雕刻,結婚禮物,到底是哪裏不對勁,她又說不上來。


沈看出了林夏的疑惑,從身後的證物袋裏拿出了一個小東西,隻有巴掌大小,遞給林夏看並說道:“就是這個。”


林夏看著酷似自己側臉的微型雕刻,麵若冰霜。


“哪裏得來的?”


“陸梅的肚子裏。”


想起被封在雕塑裏的陸梅,當初腹部隆起,她認為陸梅隻是懷孕了,卻不想


“為什麽一開始不告訴我?這個劉叔和寶美解剖的時候就發現了吧?”林夏語氣不善的問道。


“當時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隻覺得有人盯上你了,所以才給你手鐲定位怕你出事。但是事實證明做雕刻的並非黑澤陸川,而是背後有人指使,但是是誰,我一直沒有頭緒。直到跟這個雕塑聯係在了一起,再加上林北的口供,我想這個人,你應該認識。”


“左斐宇,我國外專修時藝術係的學長”


林夏看著證物袋的東西,眉頭緊皺,她沒有想到,左斐宇會和那個組織有關係。


“你們之間的事情,請夫人務必抽時間好好跟我說一說。我也好提前做準備,會會這個心裏有夫人的學長。”


聽著沈酸溜溜的話語,林夏突然心情就變好了。


“為什麽?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還提他做什麽?”林夏小狐狸似的笑著。


“因為一周後,我國內的朋友要給我舉辦宴會,算是慶祝我新婚。而宴請的嘉賓裏,就有你曾經的學長,左斐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