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夫人立了家威
loading...

二太太紅了眼圈兒,對著督軍就開始抽泣起來,還不忘開口說道:“督軍,人家就隻是關心你,你看咱們之前去給沈老太太拜壽,就從沒有遇到到這種事兒,怎麽偏偏和夫人去,就遇上了呢,也真是怪事兒?”


她就是想這麽故意說給督軍聽,讓督軍知道陳倩就是一個掃把心,倒黴胚子,走哪兒哪兒出事兒,連累其他人,這次督軍就是被陳倩給連累了。


可是,跟著她在一起就不同了,你看這麽多年了,每次出去都平安的回來了。


她心裏清楚的很,若是督軍聽了她的話,果真是信了計較了此事兒,便以後不會再帶著陳倩出門了,那麽她的小心思正好就得逞了。


林若菲在一旁聽著看著,就覺得這個二太太還真是一個有恃無恐的人。為了自己,還真是什麽事什麽話都敢往外吐露。


這還當著督軍的麵兒就這麽直愣愣的怪上督軍夫人的不是了。


督軍夫人的臉色極其的難看,心中壓抑中一團火,這個二太太真是莫名其妙的擺了她一刀,太過分了。


徐督軍聽了二太太的話,冷了臉,斜睨了一眼二太太,眼底滿是不耐煩和無奈的神色,開口對著二太太說道:“哪裏怪了,怕是你心裏怪吧!沒事學著多看些書,增長一些知識比什麽都好,別整天這件衣服好看了,那件首飾不上擋次了,又是這副牌打的不對了,也不怕讓人笑話,簡直上不了抬麵的,隻會些消遣娛樂的東西,讓人家都笑話我府上的姨太太們素質這麽差。”


他今天就特別高興,有臉麵。陳倩談吐不俗,懂得也多,能和沈局長對聊那麽長時間,都讓沈局長刮目相看了他。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他今天都跟著上了層麵。


他原本是個粗人,若再帶著一個隻知道塗脂抹粉的花瓶去,那別人會更加的瞧不上他,麵上不說,背地裏不知道怎麽嘲笑他呢。


二太太忽然懵了,怎麽督軍會這麽教訓她,心下裏氣的不行,臉色忽明忽暗,她就是好打扮,這有錯嗎?男人們不都是喜歡好看的女人嗎?督軍不就是因為這個才娶了她做姨太太的嗎?


怎麽突然就變了嗜好,還讓她多讀書,一個女人家的讀那麽多書有用嗎?還不如打扮的漂漂亮亮來的容易些呢。


屋子裏的傭人和其她的姨太太,一個個本是看好戲的模樣,但見到二太太被督軍這麽訓斥了,一個個高興的不行。這真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活該,好端端的算計人家夫人,真是沒料到把自己給搭進去了吧!


這個二太太平日裏頭沒事兒就會欺負大家,這下好了,以後怕是要被夫人欺負了。真是活該,人們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時間到了總歸是要報的。


督軍見二太太沒話回,愣在哪兒,便徑直朝著他的書房走去,他沒工夫理會這些個有務事兒,現在目前最頭疼就是青城山區剿匪的事兒。


督軍才一走,陳倩覺得挺無趣的,朝著二太太走了過去,對著二太太方才放到桌子上的湯看了一眼,對著二太太輕聲說道:“這湯是壓驚湯啊,督軍不想喝,那我就喝了吧?要不怪可惜的。”


二太太見陳倩得意的模樣,心裏恨的牙癢癢的,咬牙切齒的直接用手捂住了湯碗。心裏想著當初為什麽要心軟把這個陳倩沒趕出去督軍府呢?


要是早下手了,如今就沒有這麽事兒了。


“姐姐啊,這湯都涼了,你要喝,我讓廚房重新給你做上,你稍等一會兒就好。”二太太對著陳倩勉強扯出了一絲笑容。心裏清楚這湯可不能給陳倩這個賤人喝了。


督軍喝的成,她喝不成。


陳倩卻不以為然執意著,對著二太太說道:“這麽會子工夫涼什麽涼麽?現在這溫度剛剛好,我正好也口渴了,給我喝怕什麽?”


說完,陳倩便抬手去拉二太太的手,二太太拚了命的護著那碗湯,不給陳倩。


“是真的不能喝啊,姐姐,我讓廚房再幫姐姐做一碗就是了,姐姐不要再為難我了。”二太太臉色極差,似乎有什麽不動勁,她捂著湯碗。


一直看著的林若菲,覺得十分好奇起來,二太太這副神態,像是這湯有什麽問題。換作了以前,怕是督軍夫人要喝,也就直接給了就是了,不人這般拚命不讓督軍夫人碰。


林若菲蹙了眉,這湯也不過才盛過來的,怎麽就涼了呢?這樣的借口,未免太牽強了點兒吧!


林若菲起了身,走向二太太和督軍夫人身旁,微微挑了眉,眼底閃過一絲皎潔,對著二太太說道:“二太太,這碗湯怕是有問題吧?你要害督軍?”


她猜測肯定湯是有問題的,但是不是害督軍她是不知道,她有意這麽問,也許可以看出二太太的破綻來。


經林若菲這麽一部,陳倩若有所思,忽地明白了什麽似的,抬起了頭,對著二太太,目光淩厲了許多。


二太太嚇得臉色煞白,朝著林若菲歇斯底裏的喊道:“臭丫頭,你亂說什麽?小心我撕爛你的嘴巴。這湯好端端的能有什麽問題,我就是不想給夫人喝,怎麽了?”


怎麽這個林若菲總是壞她的好事兒,真的得找個機會把這個林若菲給除掉了才是。


陳倩看著二太太,冷著眼又問道:“二太太,你說這湯沒問題是嗎?”


說著的時候,陳倩一把推開了二太太,端起了湯,對著一旁哆哆嗦嗦的陸媽問道:“陸媽,快交待清楚,否則不用我說了吧?你懂得的。別讓你家其他人因你受了牽連。”


在督軍府裏來做事兒,沒有那容易的事兒。她來這裏也因著她的姓才被留了下來。


就在方才林若菲問起二太太的時候,二太太變了臉色,一旁的陸媽也似乎嚇的臉白了,身體都在打著哆嗦。想來,這事兒與這兩個人都有關係。


陸媽聽了陳倩的話,臉白的像紙一樣白,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抹著眼淚對著陳倩不停的求饒道:“夫人,你饒了我吧,我是被逼的。都是二太太強迫我這麽做的。我一個下人怎麽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