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瀾城遺禍(十)
loading...

眉毛一挑,鄭浩順著梁問的目光看向緊張的手腳都不知道怎麽放的羅瑾傑,他哼笑出聲:“家主今天叫我來就是為了詢問瑾傑的情況嗎?那想必家主已經看到了,瑾傑被感染已經一天,還是個普通凡人,並沒有什麽惡化。”


男子的語氣和神態都沒將他放在眼裏,之前一直被長氙門弟子的名號吸引著注意力,這時梁問才仔細打量起鄭浩來,隻覺得對方眼熟的他好像在哪裏見過。見梁問盯著自己看,鄭浩抬了抬下巴大大方方的任由對方打量。


除了對方輕佻的態度梁問並沒有從鄭浩身上看出什麽特別,他收回目光低頭啜一口茶掩住眼底的思索。空氣開始變得安靜誰也不再開口。


片刻後陸啟的身影出現在大廳,他到沒有鄭浩隨意,該有的禮節一樣不少。


“晚輩見過梁前輩。”行完禮後他便筆直的站在大廳中央。


“坐吧。”剛打量完鄭浩梁問忍不住將陸啟作為對比,見陸啟一舉一動都跟算計好的一般,呆板的仙門弟子氣質無法掩飾,他心中升起一絲不屑,“你說可以救治這場瘟疫,你打算怎麽做?”


落座後陸啟看了一眼身邊早已擺放好的茶水摸了摸杯沿,“梁前輩,不知你是否看過那些病人身上的症狀,那些根本就不是瘟疫,而是蠱蟲。”


“蠱蟲?何出此言?”


梁問的臉上並沒有震驚這都是陸啟預料之中,畢竟能夠將間城控製的這麽好不可能是那麽無能的人,他疑惑的是梁問明知是蠱蟲卻做瘟疫處理,究竟是為什麽?


陸啟微微沉吟後道:“瘟疫自古風卷殘雲卻聲勢浩大但並不驚濤駭浪,他們波及範圍廣散播快,可在人的身體中卻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幾乎是將人折磨致死可不是像這般一兩天就要了患者的性命,再加上晚輩在患者身體發現的黑色蟲子,造成這場災難的必定是蠱蟲無疑。”


“你說的對。”梁問冷淡的附和了一句,但卻沒有什麽明確的表示,反而用一種近乎施舍般隨意的語氣敷衍的問了一句,“既然如此你打算怎麽做?”


完全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如同是一個台下的看客。陸啟臉上的表情沒變,目光閃了閃,從他踏入梁府開始這個男人就沒提過那個人的事,他就不信梁問會不知道自己兒子什麽情況。


陸啟緩緩抬眸見梁問一直盯著自己看,看似不安的移開目光,猶猶豫豫的回答:“這個......晚輩還沒想好,對間城的情況也不是很清楚,晚輩想先了解一下。”


坐在陸啟對麵的鄭浩在沒人注意時勾了勾嘴角,一副看好戲的姿態。對麵兩人都是老狐狸,不過陸啟明顯要比梁問城府更深,如果他不是提前認識陸啟見過陸啟到底多麽冷酷無情,說不定他現在也要相信陸啟的話了。


後麵梁問又隨便問了一些與瘟疫無關的事,陸啟都一一回答了,態度恭敬。


離開院子穿過幾條長廊,遠離了梁問所在的大廳鄭浩才開口問了一直以來自己最關心的事:“陸兄,現在間城這邊一時半會兒我們也離不開,瘟疫的事也無法下手,你打算是先幫我找骨灰還是先救人呢?”


“救人”二字被鄭浩刻意加重了語氣,充滿諷刺。


陸啟走著的腳突然收回,回頭冷冷看著鄭浩:“你覺得呢?不妨你告訴我徹底根治陰蠱的辦法?畢竟這裏就你不是人,你們藍家好歹當年輝煌過不可能這點都不知道吧?”說完,陸啟快速離開不多看鄭浩一眼。


看著男人遠去的身影鄭浩卻笑了,他就知道陸啟會給他帶來許多意外,而且似乎比他想象的還多。既然知道是陰蠱卻遲遲不出手,是不知道救治的辦法還是冷血呢?真是想想就讓人覺得興奮呢!


噙著笑鄭浩一把摟住身邊少年的肩膀:“走瑾傑,鄭大哥帶你去玩好玩的。”


“嗯,謝謝鄭大哥。”少年乖巧的點頭,他悄悄打量男子的側臉放在身側的手握禁。他知道自己能回間城都是因為鄭大哥,身上的瘟疫也是鄭大哥治的,那個原本打算幫他的陸啟早就把他拋到腦後。


陸啟才甩開鄭浩沒多久眼前就堵了一個人,陸啟看到氣勢洶洶站在跟前的女子抬手按了按眉心:嘖,今天還真是出門沒看黃曆呢。


“陸道長。”女子抿了抿唇身上的氣焰驟消,她那張英氣的臉上甚至浮出與之不符的扭捏,“我能求你一件事嗎?其實也沒什麽大不了的。”


“什麽事?”男人沒有拒絕也沒有同意,他隻是用非常隨意的口吻反問了這麽一句,給人的感覺帶著絲絲不耐煩。


梁零露咬了咬牙後槽,雖然去求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很可笑,但她除此之外又能怎麽樣?


“我想拜托道長帶二哥和大哥離開間城。”


“原因?”


原因嗎?她茫然的看向男人,突然有些後悔來求這個人了。她說了他會信嗎?


可看到男人等了半天沒等到回答作勢要走,她突然急了一把抓住男人的手:“陸道長!我說你信嗎?”


男人依舊不說話,可卻停了下來看著她,她大概已經瘋了才會對這個人說出這樣的話:“因為有人想要我們的命。”


“誰?”


“父、父親......”


梁零露聲音發顫,畢竟誰能接受自己的親生父親想殺自己呢?


“我、我知道大哥變成現在的樣子都是父親一手造成的,下一個就是......我,最後是二哥。”


“為何你二哥是最後一個?”


“因為二個人是梁家最後一個男丁,父親他......”


“小姐,家主讓你去采購一些藥材去,大少爺用的藥材快沒了。”


一道聲音打斷梁零露的話,她臉色瞬間慘白連忙點頭快速離開。


那個出聲的人穿著侍衛服,腰間掛著一塊令牌,他禮貌的朝著陸啟點了點頭就跟在梁零露身後一起離開了。


梁府書房,有明文規定除家主之外其他人不得入內。就在此刻梁問坐在太師椅上,他的腳下跪著這一個人。


“家主,三小姐朝著陸啟求救了,她讓陸啟帶大公子和二公子離開間城,還說你要害他們,恐怕陸啟會察覺到什麽。”


梁問扶著椅子的手慢慢收緊,眼中閃過一絲掙紮,最後卻一咬牙狠心的道:“去將三小姐和二公子抓起來關到地牢去。”


“那大公子呢?”那人震驚的抬起頭不敢相信男人會下這樣的命令,“大公子一直由二公子照顧,吃喝拉撒不能自理,抓了二公子大公子怎麽辦?”


“反正他已經癱了,與死人有什麽區別?殺了吧,活著也不過是煎熬。”


“家主”


“我意已決,出去!”


張了張嘴,下人麵露心疼卻不敢說什麽,忍者那股窒息的痛離開書房。


其實家主在間城權勢滔天,可誰又知道這個權勢滔天的男人才是整個間城最可憐的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