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瀾城遺禍(三)
loading...

被叫做狗蛋的弟子不可思議的看著這群警惕的把自己包圍的人,他們眼神冰冷,說出的話更是殘忍。


“你快點走吧!再不走我們動手了!”


“你都被感染了,待在這裏想害死我們嗎?”


“狗蛋,你不要太自私,還不快滾!”


“我......”狗蛋張了張嘴心頭哽的難受急了,他想走,至少不用麵對他們譴責冷漠的眼神,但是他更想活著,於是他毫無骨氣的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抓住離自己最近的弟子小腿,“求求你們不要趕我走,我不想死,救救我好不好?就算是瘟疫我也隻是剛剛感染啊!”


“走開啊,別碰我!”被狗蛋抓住小腿的那個弟子瞬間白了臉色,對著狗蛋一陣猛踢,“你不想死我就想死嗎,放開,媽的再不放開老子殺了你!”


馮隋站在最後麵,透過縫隙看到被那個弟子踢到吐血也不願意放手有些於心不忍,小心翼翼的開口:“要不先看看他到底是怎麽回事?現在就把人趕走,那以後都這樣嗎?”


他的聲音雖然小但並沒有刻意壓製,作為修者不可能忽視,瞬間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那個被狗蛋抱過小腿的弟子不屑的回答:“是嗎,你很厲害你來救他!”


他的好心和理智並沒有得到認可,就連狗蛋看向他也隻是一種看肥肉的目光,沒有感激。馮隋的心涼了半截,這群人冷酷無情,有實力的不懂得為善,弱者不懂得感恩。


“求求你救救我吧!你快救救我吧!”


狗蛋眼裏冒著精光看著馮隋,像是餓久了的狼看到食物,狼會對食物感恩嗎?馮隋覺得自己蠢透了!


在大家的注視下馮隋別無選擇,隻能踉踉蹌蹌的走向狗蛋,他蹲在狗蛋身邊,遲疑的將狗蛋那隻手抬起來,看著高高鼓起的膿包卻是束手無策。膿包裏的蟲子異常活躍就像是在挑釁。


看著那個膿包,在周圍各種不屑的嗤笑聲中小少年咬了咬牙,取下頭頂的發簪不顧散落的頭發,握緊發簪靠近膿包想將其挑開。


簪尖剛要碰到膿包,便被一束飛來的白光打落。馮隋連忙轉頭看向阻止自己的人,其他人也順著馮隋的目光看去。


眾人愣了一下一個弟子突然起頭:“你幹什麽!想shā're:n啊!我告訴你長氙門自相殘殺可是重罪!”剛剛他離得最近,那束白光完全是擦著他過去的。


“他怕什麽,他可是關門弟子,我們這些外門弟子的命不值錢。”


“呸!什麽關門弟子,還真以為自己是個東西了!”


陸啟從枯樹下起身對那些惡言相向聽而不聞,對那些充斥著嫉妒厭惡的臉視而不見。長氙門的門風他早就見識過了,說不上好,也不敢說壞,畢竟長氙門這麽大,老鼠屎總是有的,何況修真者又如何?還不是凡人。


男人毫不留情的掀開擋在自己麵前的人,麵對對方爬起來後的辱罵恍如未聞,他走過去將蹲在狗蛋麵前的馮隋拉起來,不急不緩的開口:“他沒救了,他們說的對,讓他離開吧,不要在感染了其他人。”


周圍的人聞言倒吸一口冷氣,也顧不得和陸啟計較,紛紛後退一步防備的看著狗蛋。


馮隋愣愣的看著陸啟心有餘悸,甚至因為陸啟的行為總覺得如果他戳開那膿包一定會發生什麽可怕事。狗蛋因為男人的話眼中瞬間布滿絕望,可在聽到對方要趕自己離開時突然暴起,一把抱住陸啟張嘴就朝著那潔白的脖子咬去:既然你不救老子,那也別想丟下老子,你們不是怕死嗎?老子也怕啊,那就一起死吧!


所有人都沒想到狗蛋會突然暴起,所有人都覺得這個關門弟子完了,卻隻聽嘭一聲,狗蛋飛了出去,他被甩在之前男人靠過的枯樹上,落地後吐出兩口血抽搐幾下便不再動。


有人大著膽子上前踢了踢狗蛋見沒反應便彎下腰去探鼻息,卻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那迎風而立的男人:“他、他死了!”


刹那間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男人身上,卻沒有人再敢輕視這個男人,也不再認為男人臉上那亙古不變的笑是溫柔是好欺負,反而是一種冷酷和殘忍。


看著這一雙雙充滿畏懼的目光,一起皆在陸啟的預料中,在長氙門很多人都知道長夢殿的大師兄總是很溫和的樣子,卻沒有人知道當年那個少年看慣是是非非早已冷漠殘忍,溫柔隻是他習慣了的表情。畢竟會變的一貫是人心。


在眾人畏懼的目光下陸啟尋了一處安靜的位置坐下靜靜地望向天空。


這些年他雖然身邊有曲厝兮,但曲厝兮與他隻是兄與弟的關係,如果除去山竹鎮的時光,他最開心的便是在瀾城遇到藍南山和涼宣,那才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之前所有的大道理,不過是怕那些白骨中有當年的玩伴。


男人從芥子空間取出一壇酒,對著詭異的月亮飲了起來......其實他還有一個秘密嗬!


馮隋看著月光下男人的背影又望了一眼狗蛋的屍體,他本應該去感謝陸啟的,可是陸啟似乎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或者說有點可怕。終究馮隋是沒有朝著男人走過去,或者說他無法接受心目中師兄是這般狠辣的性子,修真者難道不是應該心存善念嗎?


深夜所有人都已經安睡了,夜空更加黑沉,不知道什麽時候那輪殘月被染成了血紅色。


陸啟忽的起身朝著狗蛋的屍體走去,迎著夜晚冰冷的風他慢慢收斂了臉上的笑變得麵無表情。他在屍體前站定,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屍體。


雖然人已經死了,但不知道什麽時候狗蛋身上已經布滿膿包,像癩蛤蟆般醜陋的樣子讓人分不出原來的模樣。那些困在膿包裏的蟲子橫衝直撞看起非常狂躁。


突然陸啟後退一步,緊接著膿包紛紛破裂在空氣中響起接二連三的“啵啵”聲,那聲音很輕,細不可聞。膿包一破黑色的小蟲子便向著四麵八方爬開。男人毫不留情的踩死一隻爬向自己的黑蟲,然後轉身冷漠的看著小蟲子鑽進那些熟睡者的鼻孔耳朵。


“你不救他們嗎?”


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陸啟回頭看到血眸男子頓了頓開口:“藍南山。”


男子目光微冷,沒有回答,隻是直勾勾的看著陸啟。陸啟也沒在意,放在身側的手指動了動,問道:“三十年前我走後瀾城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會變成這樣?”


看著對麵男人確實全然不知的樣子,血眸男子突然笑了一下,意味深長的回答:“如你所見,魔族屠了我瀾城,陸啟好久不見,這三十年你過得可好。”


“尚可。”男人微微思索,看著對方的目光漸漸有些冷,三十年了麵前這個經曆生死的藍南山與以前已經大不一樣,“你一直在瀾城嗎?”


“是,或者說被困在這裏。”隻有瘟疫擴散的地方他才能活動,當然他不會對這個藍南山的朋友說的,不過......


“陸啟,幫我一個忙吧,我想離開這裏,幫我找到我的屍骨。”


“什麽意思?”


男人眼中疏離更濃,血眸男人看在眼裏卻不在乎,“我的屍骨被魔族用陣法封印著,他們故意將我困在瀾城想讓我永世不得超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