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命運不仁(拾叁)
loading...

曲厝兮剛跑出門就看到負手而立站在門口的陸啟,他身子一僵目光開始躲閃:“陸大哥,你都聽到了?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當初就是害怕,想把事情公之於眾,沒想到陳哥不願意,也沒想到會被別人偷聽去。陸大哥,請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過害……”


“無礙,都過去了。”看著曲厝兮慌張的模樣陸啟抬手揉揉他的發頂,“這是誰也不會想到的結果,如今我們能做的不是愧疚,而是盡力彌補。沒有必要把一切都攬在自己身上,他們也許說的對,誰都是不是無辜的,可誰又是最終的禍首都是自己選擇的。”


“陸大哥……”


“今晚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糊塗可以犯一時,那叫無心之過,可犯一世那叫死不悔改。”


“好的。”


曲厝兮聽得似懂非懂,心中好受了許多,他乖巧的點點頭跟在陸啟身邊重新回到竹屋。


進了屋將燭火點亮,熄滅手裏的火折子,陸啟轉身與句芒對視:“你已經可以看得見了?這些天也恢複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打算怎麽辦?”


此刻句芒眼中的猩紅已經消失不見,他又變成了那個靦腆內向的小少年:“我想回去找雙星哥。”


“打算好了嗎?你的雙星哥已經回不了頭了,這些天你躲在這裏不去見他,你打算如何麵對他?”


“雙星哥不會怪我的。”小少年臉上蕩開甜甜的笑,朝著陸啟擺手往外走,“陸兄這些天謝謝你,但是我不能對雙星哥置之不理,我要回去找他了。並且現在這樣,我和雙星哥都沒打算回頭。”


“而且,我們又要怎麽回頭呢……”


再次目送別人的背影陸啟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一回頭便看到曲厝兮睜著兩隻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著自己。


“好了,去睡覺吧。”


“嗯嗯,好的陸大哥。”


事實上句芒雖然年紀不大,卻是一個聰慧無比的人,陸啟並不覺得南雙星今天的行為與句芒脫得了關係。怕隻是怕句芒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私心害了南雙星。試問,被背叛過一次的人最渴望的會是什麽?答案不言而喻。入局最深的人又怎麽做最無辜的受害者?


冷風從門外灌進,陸啟從思索中回神,關上門轉身就看到曲厝兮已經鑽進被窩裏把自己裹成一團。眼中帶上笑意吹滅蠟燭陸啟便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


出了清穀,踩著地上的碎石,句芒走的方向並不是回去的方向……


碧雲峰。


山峰高聳入雲,樹木叢生,沒有流螢和發光的植被動物,都是人間最普通景象,給人一種久違的熟悉感。


玄武台四周座無虛席,站在玄武台周圍的都是一些外門弟子和普通弟子,與席座浮在最下一層的則是長氙門及其他仙門世家的內門弟子之類的小輩,其次就是老師夫子之類的,緊接著是七十二殿主和遠道而來的長者前輩,然後便是三十四峰峰主七大長老加上各大家族仙門的長老,而最上麵的則是頂級仙派的宗主以及頂級仙門的家主。


從坐席上就可以看出修真界嚴苛的等級製度。


陸啟與曲厝兮站在一眾外門弟子之間,南雙星站在對麵,當三人的目光觸及在一起便是一陣破濤暗湧。


每次外門弟子上場周圍的氣氛就會陷入一度的尷尬,認真看他們比試的根本沒幾個人,台上兩個扭打在一起的弟子毫無水平。長者們臉色都不太好,但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誰都沒說什麽忍忍也就過去了。


最精彩的比試莫過於那些內門弟子之間,當靈氣碰撞發出各色的光芒是外門弟子從未見過的,一個個看得眼睛都不敢眨一眼。


“下一場,靜瑕峰下外門弟子之間的比試,南雙星對戰曲厝兮!”


不知道過了多少場比賽,站在玄武台上的白衣人突然開口喊道。


被喊到名字的瞬間,曲厝兮渾身繃緊下意識的看向陸啟。微微頷首摸摸曲厝兮的腦袋陸啟語氣誠懇:“放心吧,你不會比誰差。”


“嗯,我會努力的陸大哥。”


二人說話之間南雙星已經運著靈氣飛上了玄武台,他站在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曲厝兮。曲厝兮放在身側的手悄悄握緊,深吸一口氣從台階一步一步走上去。


本來沒有什麽看頭的比試,因為南雙星上台的方式還是吸引了不少人。一個有靈力的外門弟子,對大家來說都是很稀罕的事。


玄武台上氣氛劍拔n-ǔ張,南雙星右手握劍目光淩厲的看著曲厝兮:“今天,我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握緊從陸啟那裏得到的三尺長劍,曲厝兮鎮定的回答。


“那就讓我拭目以待。”


“請賜教。”


簡單的威懾和客套之後,兩人糾纏在一起,雖然靈力並不強大,但招數精妙。


上方有些人看後就坐不住了。


“那南雙星用的不是藍家的劍法嗎?莫非他是藍家人?他是姓南還是藍?”身穿玄衣銀邊的男子蹙著眉嘀咕,“上次去瀾城時我看到過藍家弟子用的就是這套劍法。”


而在最上一層,同樣有人發出一聲驚歎:“陸家主,姓曲的小子用的你家的劍招,不會是你們陸家人吧?”


對方話落,穿著青黛色長袍留著一字胡的男人不冷不淡的開口:“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陸家作為修真界六大家族之一,就必須各個小輩都是石中玉沙中金嗎?”


“陸家主說的是。”那開口的人被男人堵的滿臉尷尬,幹笑兩聲重新看向玄武台。


與南雙星相比修煉不到兩個月的曲厝兮很明顯不是對手,很快身上就掛了彩。


捏著劍柄南雙星笑意連連,眼裏都是滿滿的惡意。曲厝兮扶著劍咬緊牙關,不願意服輸,也許認輸也沒用。


站在台下的陸啟微微蹙眉,厝兮已經到了極限,南雙星卻步步緊逼,就這攻擊的架勢就算認輸都沒有時間。


可越是這樣生死一刻之時,那些看客才越喜歡。


最後一劍南雙星注入了六成的靈力,他知道隻要這一劍過去曲厝兮必死無疑。


劍尖在眼前不斷放大,稍微動一下渾身上下都是劇痛,他根本沒辦法躲開。


“哐”


當所有人都以為曲厝兮必死無疑之時,一道靈氣掃過擊落南雙星手裏的劍,穿著粗糙白衣的外門弟子落在曲厝兮跟前,冷冷的看著南雙星。隻見這外門弟子再次抬手,隔空將南雙星擊飛。


“陸大哥。”劫後餘生曲厝兮身體一放鬆就往下倒,陸啟連忙接住他,“沒事了,你今天表現很好。”


“多謝陸大哥。”


“不必客氣。”


“他犯規。”從地上爬起來南雙星擦去嘴角的鮮血轉頭朝著作為裁判的白衣人大聲喊道,“他們犯規,剛才比試還沒有結束,這應該是一對一的公平比試。”


白衣人幾乎沒有猶豫的點點頭,立刻就抬手公布答案:“我宣布,本次比賽南雙星獲勝,曲厝兮同擅闖玄武台的弟子視為zu0'b-i取消比賽資格!”


在萬眾矚目下,南雙星朝著陸啟掀起一抹挑釁的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