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山竹鎮迷雲(拾)
loading...

“好,今晚我就和大家擠擠好了。”陸不凡對上鄭向的目光片刻後忽的揚唇一笑,取下腰間的折扇轉了一圈打開,看似打趣的道,“我知道陸兄是擔心我和外麵那個怪物有什麽牽扯,畢竟當初你派出去的五個人都是跟蹤我的,也都死了。不過陸兄你恐怕不知道,我就是在追蹤那怪物,你讓他們羊入虎口可怪不了在下。”


鄭向自以為掩飾的很好的小心思讓陸不凡毫不留情的拆穿還倒扣一耙,隻覺得無比難堪,一瞬間他感覺別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滿了探究,像刀片從肌膚上刮過。


從未有過的屈辱爬上心頭,鄭向放在身側的手指顫了顫,幹笑兩聲:“在下並非有意派人監視陸公子,隻是陸公子形跡與常人不符,難免引起別人注意。”


“是。”陸不凡笑著點頭,可他敷衍的樣子讓鄭向更加無地自容。


“陸大哥累了,大師兄我先帶陸大哥去休息吧。”秦奉幽開口插進鄭向與陸不凡之間的較量中。但她拐向陸不凡的意圖太過明顯,讓鄭向嘴角最後的弧度都維持不下去,隻見鄭向轉過身去冷不伶仃的道,“下去吧。”


秦奉幽領著陸不凡找掌櫃的要了個房間並付了錢。將陸不凡送到房間門口,她並沒有立馬離開,反而趁著男子開門之際從身後抱住對方。


放在門上的手一頓,陸不凡有些不知所措:“奉幽姑娘,你……”


“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借個地方依靠一下。”她連忙解釋卻沒鬆手,聲音裏的不安哭意讓人心疼,“你知道嗎?在門中大師兄一向都是大家的偶像,是所有人心中聖神的代表,他關心我們,還很溫柔。”


“曾經我和心兒一樣,悄悄喜歡著大師兄,或者說幾乎齊嶽門所有女子都對大師兄有愛慕之情,他強大溫柔,似乎沒有人能夠拒絕他。”


“可就在這次曆練,他竟然退縮了。大概沒了門中那層光輝,他那一塵不染發號施令的樣子就顯得惺惺作態。


我現在才發現他保持的形象原來是那麽讓人厭惡。”


一個曾經幾乎要奉為神明的形象就這樣崩塌,還是在最危難的時候。


“他是人不是神,誰都沒有權利去讓別人維護在你心中的形象。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隻是我們想看到的,但總有一天你會看到現實。”陸不凡放在門上的手微微用力,推開門後收回手覆在秦奉幽手背上安撫,“奉幽姑娘,何必為了別人難過,修道之人應當以修行為主,而不是總被外界所擾。”


“嗯,陸大哥你說的對。”她深吸一口氣鬆開抱住男子的手擦了擦眼角的濕意,“那陸大哥你早些休息吧。”說罷,秦奉幽看著男子的後腦勺鼓起勇氣踮起腳尖靠近,溫軟的嘴唇貼上男子耳邊的軟肉又快速離開,“謝謝你,陸大哥。”


她的呼吸打在陸不凡的耳旁,做完這一切後秦奉幽連忙轉身沿著樓道逃似的離去。


殊不知,麵對她的傾訴以及最後那意味深長的舉動,陸不凡至始至終都是麵無表情,眼中沒有一點情緒,甚至出奇的冰冷。


尋仙樓不愧是整個山竹鎮最好的客棧,廂房中竟然還有浴池。


從池水中出來陸不凡隻穿著白色中衣,衣帶也隻係了一處露出大片胸膛。


他耳側洗的發紅,不知道主人用了多大的力道。陸不凡擦了擦長發在床邊坐下,然後摸出一塊藍色的玉佩。他拿著玉佩隔空畫了幾個奇怪的符號,玉佩便發出一陣幽藍色的光芒,隨後出現一張稚嫩的小臉。


陸啟愣了一下,下一瞬那張白淨的臉上染上驚喜:“父親!父親是你嗎?”


“嗯。”陸不凡微微頷首,隨後看了一眼陸啟身邊的環境微微皺眉,“你怎麽睡在破廟裏,白叔叔給你的靈石呢?”


“靈石?”少年疑惑的偏頭,許久才反應過來,“哦!父親說的可是那些晶瑩剔透的石頭?它們都在乾坤袋放著呢。父親,你怎麽沒在家裏啊,你這是在哪裏啊?”


“在外麵辦點事,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自己注意安全。”


“嗯嗯,父親放心吧。那再見了?”


“嗯。”看著陸啟身上那股傻勁兒,陸不凡突然心情愉悅,抬手一揮撤掉浮在空中的場景收起玉佩起身走向窗邊。輕輕推開窗戶,夜風打在臉上,窗外山竹鎮漆黑一片。


今日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凶手,看來之前白清和他都被凶手迷惑了,哪裏有什麽魂修,不過是屍修。


屍修路子野業果重很難修煉到最後,尤其是剛開始幾乎離不開人肉人血,而且屍修很難保持神智清醒,因此幾乎已經從修真界絕跡。可山竹鎮怎麽會出現屍修?似乎漏了什麽。


陸不凡站在窗邊許久才轉身回到床邊,他從芥子空間取出一壇酒斜靠在床頭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次日清晨,一大早的房門就被敲響,陸不凡忽的睜開眼睛用清潔術處理了屋裏的酒壇才穿上衣服打開門。


秦奉幽端著早點站在門口,今日她換了一身藍色的輕紗敞袖裙,畫著淡妝帶著頭釵,在晨風中衣帶飛揚像是天宮的仙子。


看習慣了秦奉幽弟子服的模樣,再一看到小家碧玉的秦奉幽陸不凡還有點不適應,頓了頓開口:“早奉幽姑娘,你今天真好看。”


她嘴角上揚,抬了抬手裏的托盤:“早陸大哥,你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裏邊請。”陸不凡側身讓了讓,“奉幽姑娘平日都是起得這麽早的嗎?”


“當然不是,隻是大師兄今日讓我們排查山竹鎮所有失蹤人口,我們懷疑凶手就在他們中間。”將早點放在木桌上,秦奉幽回頭看向陸不凡,“陸大哥,你要和我們一起去嗎?”


“當然。”


“坐吧陸大哥,先填飽肚子,他們一會兒就出發。”秦奉幽指了指身邊的凳子,等陸不凡坐下她殷勤遞給他一雙筷子,“你嚐嚐這棗糕,外麵剛蒸出來的,很好吃。”


“我不愛吃甜食。”陸不凡笑著拒絕,夾了一個包子塞進嘴裏。


“那可惜了。”秦奉幽有些失望,這可是她找掌櫃借的廚房親手做的,夾起棗糕放進嘴裏隻覺得寡淡無味,氣氛凝固了片刻後她打破沉默,“陸大哥,我們與外界失去聯係了,大師兄今日一早給師門送的消息送不出去,派人去發現山竹鎮之外起了一層結界。”


陸不凡不急不緩的咬著包子,並沒有因為秦奉幽的話感到多麽震驚,等她說完後他才接道:“現在的山竹鎮對凶手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圍獵場,我們當然出不去,外麵的人也進不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