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人家頭好暈啊
loading...

他當年有心將赫連嬋兒收房,誰知這丫頭死活不依,還對他拳打腳踢的。


因此他一怒之下,便將其趕出了赫連府去。


可沒想到,這丫頭在數日之後,竟然又找上門來了。


還差點殺了自己。


若非他府上早有機關設下,將其抓住,怕是他早就死在這丫頭的手上了。


為了不讓赫連嬋兒再這般糾纏自己,於是他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剛剛學會的瘋癲咒施在了她的身上。


可自那之後,他便再未使用過這瘋癲咒了,時隔這麽多年,怕是也早就忘了,如何解除了。


“既然咱們司徒族長對此有印象了,那便好辦多了。來吧!快幫嬋兒姐姐解開吧!”


小錦一邊說著,一邊忙自腰間,拔出了自己的佩劍,但卻並未將其抵在司徒嶽的肩膀上,而是不斷在手上比劃著,又自袖子裏取出帕子來,仔細的擦拭起了劍身。


“公主殿下,不……不是我不肯解,隻是……過了這麽多年,我,我我我實在是忘了如何解了呀!”


“好啊!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小錦語落的同時,劍鋒已經直接貼著司徒嶽的頭發絲,不經意間斬斷了其一撮貼近臉頰的青絲了。


“別別別!公主殿下饒命啊!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呀~”


什麽不見棺材不掉淚,他現在都被嚇哭了好嗎?


眼淚是個什麽不值錢的玩意,竟然在這個時候控製不住的流了滿臉。


“你一個大男人,哭唧唧的像什麽樣子?這哭相也……太醜了點兒吧!”


聞言,就連一旁站立著的軒轅哲,都不禁被其逗笑了。


“公主,或許這位司徒族長是真的忘了呢!臣倒是有個好法子,既然他是施咒之人,那麽隻要將他直接殺了,他所施下的所有詛咒便都會瞬間解除了,這樣也便不必再勞煩族長,親自施法解咒如此麻煩了。”


軒轅哲此話一出,司徒嶽便被嚇得更甚了,鼻涕眼淚一起流。


“這位公子……我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你為什麽一定要置我於死地啊?你們……你們給我點兒時間,容我再想想這解咒之法好不好?不要殺我,求求……求求了……”


司徒嶽一邊帶著哭腔的,一邊盡量讓身子朝後縮,那樣子真是既狼狽又好笑。


良久過後,司徒嶽似乎想到了什麽一般,終於一臉驚喜的盤坐地上,打算為榻上的赫連嬋兒解咒了。


“天地人神,各路神仙,無極元尊……”


一陣嘟囔過後,司徒嶽終於自兩隻手指之間,匯聚了一縷妖氣,可當其使手將那縷妖氣灌輸到赫連嬋兒體內時,卻並未見效。


“敢耍花招,當心本公主法滅了你!!”


“不不不!不敢不敢!我……我我我再試一次!”


哭喪著一張臉的,司徒嶽忙又盤坐施法了起來,終於在其醞釀出了一股力量之後,猛然之間,整個屋內都響起了一聲震天響。


“噗”


“好你個司徒嶽,竟然敢衝著本公主的放屁!!!”


小錦一邊說著,一邊抬手便衝著其屁股上戳了一劍。


“啊!!!我……我錯了!公主饒命饒命啊~~~”


“好了!快點兒,別浪費時間!”


時的軒轅哲,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


眼瞧著外麵的日頭都已經偏西了。


若他無法在日落前帶小公主回去,就算王後娘娘出麵,怕是王上也定會罰他鞭子的了。


很快,在小錦一陣捂鼻朝後退的同時,司徒嶽終於再度施法,隻一瞬間,榻上的女子便在其妖氣注入的同時,蘇醒了過來。


“這咒當真解了嗎?若是沒解開,當心你的狗頭!”


小錦一麵捂著口鼻,一邊威脅道。


“不敢不敢,公主,相信嬋兒……姑娘已經清醒了……”


待其語畢後,榻上的赫連嬋兒緩緩扶著床沿起身時,那雙原本渾濁的雙瞳竟然陡然清澈了許多。


“嬋兒小姐!”


一見赫連嬋兒蘇醒了過來,琿笙忙激動的跑到其身前伸出了手來。


但很快,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麽一般,又忙將手收了回來。


“嬋兒小姐,你終於醒了,你可還記得我嗎?”


“你是……琿笙公子?”


她猶豫著開口,終是結巴著問道。


“嗯,是我是我!”


那一瞬間,他胸口忍不住一陣起伏。


數百年來的守護,數百年來為她所有的付出,仿佛在這一刻,都覺得值得了。


“我……我怎麽會在這裏啊?”


“嬋兒姑娘,您終於醒了!”


始終在門口望著屋內一切的婆婆,終於含著淚,自門口走了進來。


直到行至床榻邊上時,才終於伸出了一雙顫巍巍的手,緊緊握住了赫連嬋兒的。


“姑娘可知,這些年,都是這位琿笙公子,一個人照料著你啊!姑娘一次次發病跑出去,也都是琿笙公子,把你一次次的帶回來的呀!”


聽著婆婆一聲聲含淚的話語,赫連嬋兒不禁瞬間淚目了。


“沒事的嬋兒小姐,如今你的瘋癲咒也已經解除了,一切便都好的。”


琿笙一邊說著,一邊將袖子裏的拳頭攥了又攥。


“是……是誰幫我解除的瘋癲咒?”


忽然想到什麽一般,赫連嬋兒忙環顧了整個屋子,卻隻在眼前的地上,瞥見了司徒嶽那個慫包蜷縮的身子。


“司徒嶽?當初就是你給我下的咒對不對?”


“嬋兒姑娘,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為了彌補過錯,我會讓人將原本屬於赫連家的府邸歸還給你,還會……還會請人去伺候你的!求求你,原諒我吧!”


這樣看來,司徒嶽倒也沒有壞到骨子裏。


可畢竟,他給赫連嬋兒造成的傷害,太多太多年了,想要讓她馬上原諒他,是絕無可能的。


“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走,你走啊!!”


“好好好!我走我走。那嬋兒姑娘你先歇著,我過兩日再讓人來請你回赫連府去。”


說罷,司徒嶽忙屁滾尿流的逃出了屋子去。


“誒?小公主他們呢?”


望著司徒嶽連滾帶爬的背影,琿笙不禁疑惑著四下張望了起來。


“方才還在屋子裏呢!這……怎麽一轉眼人就沒了呢?”


婆婆一邊說著,也不禁疑惑了起來。


“許是他們有事,先走了吧!還真是要感謝小公主他們呢!若沒有小公主,怕是司徒嶽根本不會如此聽話,為嬋兒


小姐解開瘋癲咒的。”


琿笙說的虔誠,赫連嬋兒也聽得仔細。


“小公主是何人?”


“就是妖界的小公主啊!”


聞言,赫連嬋兒不禁訥訥的點了點頭。


想不到,她瘋瘋癲癲的這些年裏,墨小乖都已經有了孩子了。


而彼時,早已出了異界的二人,正駕著同一片雲,火速朝妖界妖宮方向飛去呢!


“大哥哥你慢點兒,人家頭好暈啊!”


“哎!可若是再晚回去些,王上會怪罪的!”


他也不想這樣快啊!奈何這日光愈發黯淡了下來,他必須盡快將小公主送回去才行。


“好吧!那大哥哥你再快點兒吧!”


“無事,隻要按照現下的速度回去,不出半個時辰,一定會趕回妖宮去的。”


軒轅哲一麵說著,一麵一隻手緊緊地環住了小錦的腰肢,生怕她跌下雲去。


二人距離實在過近了些,近到連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清晰的聽得到。


看得出,小公主該是很難受了,一張原本粉嘟嘟的小臉上,此刻已經愈發蒼白了。


不經意間的,軒轅哲還是盡量放慢了速度。


雙手緊緊抓住軒轅哲的衣襟,小錦雖然頭暈,但心裏卻十分歡愉。


第一次這麽近的距離觀察軒轅大哥哥,才知道,原來大哥哥的肌膚竟然這般柔嫩。


若是不看其神韻,單隻瞧其麵容,定猜不出來,他竟然比自己母後的年齡還要大。


那衣領處若隱若現的麥色肌膚,如此誘人探尋,衣襟裏麵是何等春光。


她實在不明白,為何一個男子的身上,竟然會散發著一種奇特的香味呢?


那味道好聞卻不嗆鼻,令她沉醉不已。


或許小公主此時,還尚且不知,她已經悄無聲息的,漸漸愛上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久以後當她再回憶起當時那親密的距離時,仍久久難以忘懷。


“對了公主,咱們就這樣走了,那個司徒嶽會不會為難琿笙公子他們啊?”


就在小公主沉浸在軒轅哲的美貌之中,無法自拔時,頭頂上方忽然傳來了軒轅哲好聽的聲音。


愣了愣後,小錦才終於回過神來,朗聲道:


“放心吧大哥哥,我已經給我那表舅留了話了,若他再敢為難他們,我定會折返回去,法滅了他的!”


“如此便好。”


原本法滅是一件多麽嚴肅且殘忍的事情,卻是從小公主的口中說出,竟那般可愛,有種奶凶奶凶的感覺。


淺笑著噎緊了懷中小人兒的衣料,沒一會兒的功夫,二人便順利抵至了妖宮玄門外。


“公主,咱們怎麽進去啊?若一旦被門官知道了,王上也定會知曉你出宮了的,若是被王上知道臣帶著公主去了異界,怕是定要降罪了。”


軒轅哲一邊說著,一邊忙將小公主藏匿到了自己身後。


“寡人已經知道了!!”


身後驟然傳來一聲怒嗬,下一瞬,白狄睿便已現身在了二人麵前,表情嚴肅到嚇人。


“父王……我……”


“你們兩個,都跟寡人進來吧!”


冷冷放話過後,白狄睿便再未多看二人一眼,轉身直接朝玄門內而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