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公子認錯人了
loading...

“仙君此言,可是真的?”


若能真的成為上仙,自然是好。


畢竟,成了上仙之後,她便可指點那些小仙們修行,積攢更多的福報了。


到時候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飛升九耀,修成正果了。


或許,等她參悟透徹了大道,還能幫助子謙,放下他心中對自己的執念,以自身為其榜樣呢!


“若你願意,待你元神養好後,便可動身去到下界了。”


“好。”


雖然以她現在的仙級,已然是同常修仙君平級了,但畢竟自己能夠飛升至今日這般仙級,多半還是常修仙君傳道的功勞。


因此,對於常修仙君,她還是很尊敬的。


目送墨小乖遠去後,常修不禁低聲歎了口氣。


也不知小乖是否識破了自己的謊言。


沒錯,他的確是騙她的。


根本沒有什麽迅速飛升的法子。


且命理這東西,輕易也是不能變更的。


就像他努力了盡萬年,最終也還隻不過是個小小的仙君罷了。


他之所以欺騙墨小乖去下界,其實是明知道她放不下前塵往事。


當初她那麽憎惡白狄睿,也不過是因為她對白狄睿有所誤會而已。


若此次下界,她真能將誤會解開,便也就不會再舍得回仙界來了。


隻有小乖真正的離開仙界,才能讓子謙徹底將她放下。


這也便是他費盡心思,騙小乖去下界走一遭的理由。


隻願自己這樣做,能夠換來子謙順利渡劫,早日修成正果吧!


他也好多積攢一樁福報,早日飛升上仙。


……


轉眼月餘時光,飛逝而過。


墨小乖因元神受損,已經連著好幾個月都未曾去正殿聽常修仙君講解大道了。


閉關療傷的這段時間,她一直在想著常修仙君對自己所說的話。


要她去下界走一遭?


是要讓她去妖界嗎?凡界也是下界。


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打算先去凡界走走。


畢竟,她是不願再回到妖界那個傷心地去的。


隻待其受損元神修複完全,墨小乖便打算動身了。


“仙君,如今小乖元神已然完好,這便要去下界走一遭了。”


“好,既然你已經下定了決心,本君隻願你能夠成功歸來,也不枉你這兩千年來的苦修。”


“是,仙君。”


俯身一禮過後,墨小乖邁步便朝著仙玉閣外去了。


卻在行至殿外時,被白狄丘隻身攔下了。


“小乖,你不能去啊!常修仙君他都是騙你的!”


“子謙下仙,這是本仙子的事,你無需插手。”


不管仙君是否是欺騙自己的,她都要去試上一試。


“小乖……”


“子謙下仙,仙君有請!”


白狄丘還想再說什麽,靳沅卻已在其身側俯身開口了。


不等其答應,墨小乖隻冷冷掃了他一眼,便隻身施決,徑自朝著下界飛身而去了。


一轉眼兩千年多載未曾來過凡界的小乖,對凡界的事物既新奇又覺親切。


隻身幻化成一凡塵俠女模樣,墨小乖遂不斷遊走於大街小巷,窺探著過路人的心思。


這家婆婆心中念著自己那傻兒媳婦的不是與過錯,那家的閨閣小女卻又在暗暗思慕著有情郎官。


閱遍人


之百態,洞察眾人之心,此等仙法,倒是叫她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製止了一毛賊的盜竊行為過後,墨小乖又忙抬手施法,將那掛在樹梢上的紙風箏擒在手中,遞給了費力奔過來的垂髫小童。


今時今日,她再到凡界,竟是同千年前的心境,全然不同了。


晌午過後,墨小乖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忽見不遠處一新開張的糖人攤位十分熱鬧。


周遭圍滿了人,而那被圍在中央的小掌櫃,麵上掛著喜悅,手上速度卻並不減緩。


不一會兒,便已做出了各式各樣的糖人來,分別遞到了眾人手中。


隻待眾人付了銀兩散去後,小乖才終於走上近前,望著那剛做好的麒麟圖形的糖人,發了呆。


“姑娘,姑娘可是喜歡這個麒麟形的糖人啊?”


被那小掌櫃熱臉相問,墨小乖淡淡一笑。


“這麒麟栩栩如生,還真是形象呢!”


說這話時,小乖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那糖人瞧著。


那小掌櫃聞言,不禁低頭偷笑了下。


“這是小人今日開張時做的第一個糖人,隻是,那位要這麒麟圖糖人的官人,不知怎地,又反悔說不要了。我瞧著姑娘如此喜歡,不如,就送給姑娘好了。”


“好啊!”


她倒是毫不客氣。


畢竟她自仙界而來,身上並未帶著銀子,自然是沒法子付給那小掌櫃銀錢的。


素手伸出,剛欲接過那小掌櫃遞過來的糖人,眼前卻忽然之間多出一隻大手,直接將那麒麟糖人一把奪了過去。


“這個糖人我買了,再做個金龍圖案的,送給這位姑娘!本公子出雙倍的價錢!”


男子聲音幹脆,語帶跋扈。


兩人相互對視間,墨小乖猛地加快了呼吸,心跳如擂鼓。


捏決飛身便直接開溜。


“誒……小乖!!”


他找了她兩千年,好不容易今日得見,豈能就叫她這般輕易便逃了?


隨手扔下一錠銀子給那小掌櫃,白狄睿趕忙幻化身形,朝著那仙氣消散的方向追了過去。


“小乖!小乖,等等!”


一見墨小乖逃的飛快,白狄睿猛然幻化真身,以龍形穿梭雲海,最終攔在了墨小乖的身前,喘著粗氣複又幻化回人形道:


“小乖,我尋你了兩千年,你可否不要這般絕情待我?”


墨小乖聞言,麵上神色一冷,脫口道:


“公子認錯人了。”


語畢,身形一幻,便再度消失不見了。


他怎麽可能認錯人?


那模樣,那轉身的姿態,莫不與從前一般無二。


除了那眉心的一點朱砂紅。


等等?小乖怎麽會有仙子的標記?


來不及多想,白狄睿趕忙施法再度踏雲追了上去。


而彼時的凡界,忽見一股黑風刮過。


很快,地麵上便已全部被那黑氣所彌漫住了。


而那黑氣之中,白狄睿依稀看到了墨小乖的身影。


飛身下到地麵時,方意識到,原來是魔界的魔徒又跑來凡界作祟了。


“我的孩子!”


“阿郎~~”


“桂兒~~”


此起彼伏的婦人哭喊聲,嘈雜了整個小縣城。


意識到是魔徒前來擄走了人界的孩子後,墨小乖忙不怠慢的飛身衝著那群作


祟的家夥們追了上去。


而彼時剛一落地的白狄睿,也絲毫不敢耽誤,再度踏雲追了上去。


他苦苦找尋了她兩千多年,萬沒想到,她竟然是去了仙界。


難怪他始終尋覓不到她的身影,曾經還一度以為她不在這世上了而傷心許久。


直到今日,當他再次見到她時,他才終於燃起了希望。


這一次,他不會再讓她逃了!他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將她留在自己身邊。


魔徒來的匆匆,去的匆忙,好在墨小乖已然施仙法在他們身上都做了標記,無論他們逃去哪裏,她都能尋得到。


果然,在那團黑氣消失之後良久,墨小乖還是追到了一片枯樹林裏。


眼看著日光便已漸漸偏西了。


簡單探知了下那群魔徒的方向後,某乖腳底生風,揮舞衣裙便仙氣飄飄的,飛身朝著那枯樹林盡頭的山洞方向追去了。


緊隨其後的白狄睿也忙不怠慢的跟了上去。


“小乖!等等我啊~~”


“都跟你說了你認錯人了~”


“你騙人~~你運氣飛身的姿勢都和從前一樣,還敢說你不是小乖!!”


身後的白狄睿不依不饒,可是令某乖一陣頭疼。


她是為了故意躲開他,才來的凡界,沒想到還是沒能逃掉與他再次相遇。


板著臉不再多言,墨小乖傳神著便朝那漆黑的山洞裏鑽了進去。


剛一入洞口,便聽到自洞內傳來的小孩子的哭喊聲。


“頭兒~抓來的這些凡界孩子,是今晚就送回去給帝君呢?還是咱們先享用幾個,再送回去啊?”


一聽到那猥瑣的聲音傳入耳中,墨小乖不禁一陣惡寒。


許是在仙界呆的久了,她竟覺得魔界人的聲音聽起來那麽讓人惡心呢?


“嘿嘿,小乖~”


“噓”


感受到白狄睿跟隨自己一道進來後,某乖下意識忙對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接收到信號的白狄睿順從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將嘴巴湊到墨小乖的耳畔詢問道:


“他們這些魔徒,抓這些孩子幹什麽?”


“抓去給魔界帝君。”


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漠一些,某乖忙身子靈活的朝著山洞更深處而去了。


這些魔徒,還真是蠢得死,竟然連個在洞口把手的都沒有。


想來他們抓來這些凡界的孩子,應該也是為了吸收童子們的陽氣吧?


看來這魔界還真是越發囂張了,手竟然都伸到凡界來了。


“先把那兩個哭的最凶的,抓過來,咱們先享受享受吸陽氣的滋味兒!免得回去了帝君嫌吵,又給摔死了,白白浪費了資源!”


“好嘞頭兒~~”


待那魔徒語畢後,忙貓著腰小跑著到了被綁在一起的孩子麵前,揪起兩個滿臉淚花大聲哭鬧的孩子的脖領子,便像是拎小雞一樣,拎到了為首的魔徒麵前。


“頭兒,您先吸,您先吸~嘿嘿!”


諂媚的將兩個男孩遞到了那為首魔徒的麵前,竟是嚇得那兩個孩子,連哭都不會了,幹脆脖子一歪昏死過去了一個。


另一個瞧見旁邊的男孩昏了過去,哭的更是凶了。


刹那間,整個洞內都是那孩子震耳欲聾的哭聲。


墨小乖實在聽看不下去了,腳上輕一用力,雙手拈花,便自空中凝結成霜,直衝著那為首魔徒的麵門砸了過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