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你可準備好了
loading...

溫玉上仙所居的汲仙宇距離仙玉閣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待到白狄丘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


“子謙!你可算是回來了,這是雲兮仙子送來的果子,說是特地給你留的。”


剛一進殿門,迎麵便遇到了同他一同居住一處的言嬰下仙,手裏捧著果盤,一副獻寶似的模樣。


“多謝。”


接過果盤,小心擱置在桌案上,白狄丘一隻手托腮,一副若有所思狀。


老實說,這五百年來,他被溫玉上仙養在崢嶸皿中,倒是磨礪掉了他不少的銳氣。


如今他孑然一身,什麽都沒有了,這種感覺,仿佛又回到了母妃剛剛過世的時候。


與那時不同的是,現在的自己,少了那一雙雙令他厭惡的眼神盯著,倒是活的自在了不少。


“言嬰,方才去正殿時沒有瞧見上仙,不知仙上去了何處?”


他這回來的一路,都在琢磨著要不要考慮去仙玉閣和小乖一起修行。


畢竟當初那種背叛的感覺,實在叫他後怕不已。


盡管他知道,自那之後,小乖已經很努力在彌補自己了。


但她刺向自己的那一劍,始終在他心裏留下了難以抹去的傷痕。


“仙上一早去了慕華仙君那裏,聽說慕華仙君又新培植出了一種茶。所以,仙上一大早便去他那裏飲茶去了。”


“原來如此。”


這五百年來,他雖大多數時間都是留在崢嶸皿內養傷的,但是對仙界的事情知道的也還是不少的。


畢竟有言嬰這個小八公在自己耳邊整日叨叨,他想不知道都難。


據言嬰說,慕華仙君是個極為自負之人,且十分喜歡培植一些稀奇古怪的植被。


最令他寶貝不已的,還是那種植在琴香園之中的琴香樹了。


他前日倒是有幸偷偷去瞧過那樹,果然精致的不得了。


通體雪白不說,竟還流光溢彩,熠熠生輝。


就是那枝杈脆的很,單看雲霧裏掉落的散碎枝杈便知,定是極為脆弱的了。


晌午過後,溫玉上仙終於自外麵撩袍歸來了。


一見白狄丘等在殿內,不禁有些奇怪。


“子謙,可是哪裏不舒服嗎?為何等在此處啊?”


“子謙一切安好。隻是……今晨去仙玉閣前觀看小乖飛升下仙過後,常修仙君曾問詢過我,是否願意去他閣內修行……”


簡單表述了自己的意思,就見溫玉上仙緩緩頷首,盤坐到了主位蒲團之上。


“那子謙,你有何打算啊?”


“我……”


見他猶豫著不說,溫玉上仙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


輕歎口氣,微眯著眼道:


“既然你拿不定主意,那便跟從自己的內心好了!其實,當初常修仙君將你帶回之時,便有心要渡你。隻因你當時氣息奄奄,滿身的傷痕,故此才將你放到了崢嶸皿中,送到本座這裏來調養。如今你既已痊愈,若真有仙根,何不去試上一試呢?”


記憶裏這五百多年來,溫玉上仙並不是個話多之人。


今日他既然能夠對自己如此真誠的講此番話來,他還是不免有些感動的。


“多謝上仙指點,子謙明白該如何做了。”


……


七日後的一個午後,就在墨小乖為了練功不惜辟穀了整整三日時,昏昏沉沉之間便聽到門外有人聲響起。


“靳沅仙童,小乖在那個房間啊?”


“小乖下仙住在那裏,不知白狄公子是打算住在哪個房間呢?”


白狄公子?


一聽到“白狄”二字,墨小乖頓時來了精神。


收起手中繁瑣的書卷,忙起身朝門外衝去了。


輕一推門,便見白狄丘一身淡藍色長衫,正對著自己長身而立。


“小乖?”


一見到某乖那唇白如紙的樣子,白狄丘頓時皺緊了眉頭上前,一把扶住其手臂。


“這是怎麽了?”


看出了白狄丘眼底的擔憂,某乖下意識將頭低了下去。


“我沒事,就是這兩日辟穀,所以……沒什麽精神。你,你怎麽來了?”


不經意間撇開了白狄丘緊握自己手臂的大手,小乖忙扶住了一邊的門框問道。


“這麽不希望看到我?”


其實他能夠再次站在她的麵前,也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隻因五百前,他曾親耳聽到過小乖對白狄睿說:“我不希望看著你們任何一方死” 。


或許打從一開始,他對她的喜歡和愛,出發點便不對。


可愛了就是愛了,他並不後悔。


所以,他今天便也就來了。


他想,既然小乖願意同自己一道來到仙界,應該也是將在妖界的種種,都當成前塵往事了吧!


“不,不是。”


她哪裏是不希望見到他,隻不過,為著五百年前的事,她始終都心存愧疚罷了。


就因著這份愧疚,在仙界的這五百多年來,她一次都沒有去過汲仙宇看望他。


但卻每次都偷偷向旁人打探他的近況。


前幾日聽說他得以幻化人形,她還特地去了雲兮閣,拜托雲兮仙子將果實日日送去給他吃。


可她最終還是沒勇氣麵對他。


她知道,當初在妖界,是自己辜負了他的一片心意。


她不知道他會不會選擇原諒自己,但打從心底裏,她還是覺得愧對於他的。


“不是便好。小乖,從今往後,我便要同你一起在仙玉閣內修仙了。若是我有何不懂之處,你可得幫幫我啊!”


她沒有聽錯吧?


“你……”原本今晨他能在仙玉閣殿門外,觀看自己飛升渡劫,她便就夠意外的了。


如今他竟然還要和自己一起修仙?


那這是否便是代表,他原諒自己了呢?


“怎麽?不相信啊?不信你問問靳沅仙童。”


語畢,白狄丘忙遞了個眼神給身後的靳沅。


“是的,仙上讓我帶著白狄公子前來選房間。”


“不必選了,我就住在小乖下仙的隔壁好了。”


聞言,靳沅忙衝其頷了頷首。


“嗯,若白狄公子有事,便可到那邊的東廂房尋我。你們先聊,靳沅就先不打擾了。”


識趣的退下後,靳沅便徑自朝正殿方向去了。


一入正殿,便見常修仙君手持拂塵,站立於書架前,另一隻手拖著一本仙卷瞧的傳神。


“仙上,靳沅已將白狄公子安頓妥當了,就住在小乖下仙隔壁的房間。”


“嗯。辛苦你了,去忙你的吧!”


語畢,常修便打算繼續研讀手中仙卷了。


“仙上


,靳沅有一事不明。”


踟躕片刻,他還是猶豫著開口了。


“說來聽聽。”


“他們二人本是無緣,為何我竟能在他們二人手腕處,看到斷了的姻緣線呢?”


靳沅跟隨在常修仙君修行的時日,也已不短了。


因此,能夠看到別人的姻緣線,倒也不足為奇。


其實這一點,常修仙君一早便已看出了。


沒想到,竟也被細心的靳沅發現了。


“他們本非鴛鴦一對,卻因某種機緣,攪合在了一處。既然那姻緣線已然斷裂,便說明他們此生便是無緣了。小乖她……雖有仙緣,但卻遠不及白狄丘仙根深重。本君能做的,隻能是度化,至於他們能否真正修成正果,還需看他們各自的機緣和造化了。”


聞言,靳沅徐徐頷首,似懂非懂的躬身退了出去。


修仙之路漫漫,自打白狄丘來到了仙玉閣後,似乎小乖的修仙之路更加順利了許多。


每次她有不懂的地方,從前隻是默默頓悟,現而今卻是,隻要被白狄丘發現她不懂,便會讓常修仙君再講一遍。


久而久之,常修仙君略略看出端倪,便隻叫白狄丘重複一遍給小乖聽了。


每日天不亮時,小乖便會早早醒來。


梳洗過後,便默默坐於蒲團之上,溫習前日之道。


晌午時候,白狄丘便會準時等在其門旁,同其一道去正殿接受常修仙君的賜教。


直至傍晚時分,再各自回房修行。


如此周而複始,似乎這樣的日子,永遠也到不了頭一般。


一轉眼,便是三百年後了。


“子謙,今日便是你飛升下仙之日了,你可準備好了?”


“嗯,來吧!”


這三百多年來,他也曾前去觀瞻過別的小仙們飛升時的過程,看樣子並不是很難。


既然他選擇了陪伴小乖一起修仙,那麽他自然是要接受飛升這一必經的過程。


與旁人不同,白狄丘的業障似乎更加詭異些。


天界原是四季如春的氣候,竟也因他的飛升,而有所改變了。


“下雪了?”


周遭圍觀學習的小仙們,自是初次見到這樣的場麵,一個個不禁瞠目結舌。


已經整整八百年未曾見過雪的小乖,也因著這漫天的飛雪,不禁扯開了笑顏。


看到小乖笑的這樣開心,一旁的小仙們不禁好奇問詢道:


“小乖下仙,妖界也有雪嗎?”


“妖界?嗯!每年冬日裏,都會下好幾場,且每次雪都會下的十分厚實好看。”


盡管她離開妖界已有八百年的時光了,但那月色和雪色融合之美,卻始終印在她的腦海裏。


回想當初,自己尚未幻化人形時,最喜歡的,便是在雪柯裏打滾了。


伴隨著刺骨涼風吹動,雪花漸漸飄落的更加密集了起來。


很快便自白狄丘頭頂上方,陡然砸下了一巨大的白色雪團。


“子謙!!快快凝神,靜心出竅!!”


聞言,白狄丘忙飛身至一旁,堪堪躲過那業障,便輕閉雙眼,將元神同**分離開來了。


隻一瞬間,他仿佛來到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手腳被凍得不斷發抖。


周圍的一切,都是霧茫茫的一片。


他不斷搓著兩隻逐漸失去溫度的大手,環視著四周。


朦朧間,他仿佛瞥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