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六十章 隻言片語推大局,龍衛部落古司正
loading...

半月光景。


一閃而過。


聞旱雖然奉命出山,尋找新任龍君,但對於歸返的時日,似乎不急於一時,以他的性子,盡管顯得煩躁,但也沒有催促莊冥及早攜龍君前往部落。


倒是這半月光景,陸合等人,對他頗為親近,視為兄弟般看待。


盡管沒有共同並肩作戰,但美酒佳肴,卻也每日不少。


雖說在聞旱眼中,這些人都弱得可憐,盡管在凡人當中也算強者,可在他這崩山裂地的神魔眼中,比螻蟻也強不了多少。


可是近日相處,倒覺得親近了三分。


不知不覺,也被套了些話。


“近日南元境,因為公子的緣故,也略有亂象,不過基本都壓下去了。”


“這半月來,公子未有現身,那些各懷不同心思的修行人,心思也就淡了幾分。”


“隻在最初幾日,公子名聲不大好聽,如今也少有人提及了。”


“倒是聞旱,他藏在這裏,而大楚精銳以及歸元宗,對他的追殺可沒有停歇,沒有聞旱的蹤跡,倒是滅了許多行事不正的修行之士,滅了許多凶惡大妖及精怪之流,也誅滅了以往受到通緝而在逃的家夥……”


劉越軒合上消息,說道:“情況就是如此。”


莊冥飲了口茶,看向陸合。


陸合低聲應道:“那日我與他切磋一回,不過揮手之間,將我擊敗。我見聞旱此人,本領極高,單憑體魄,而遠勝宗師,氣血一動,宛如烘爐,實為神魔,而非人身。”


停頓了下,陸合說道:“盡管我等實力,在他眼中實如螻蟻,但礙於龍君的緣故,也沒有太過高傲。他雖然性情直率,凡事總想用拳頭解決,但也不算是斷情絕性的窮凶極惡之徒,因此這些時日來的接觸,算是親近了三分,或許不能與我等共生同死,作為推心置腹的兄弟,但好歹可算朋友。”


莊冥含笑道:“聽得這話,你問出來了?”


陸合說道:“對於龍衛以及部落之事,最初不敢詢問,五日前閑談之際,才說是隱約聽公子提及,心有好奇。那時他對此諱莫如深,一言不發,但這幾日來,我與他閑談年少之時,行走江湖的趣事,他便也告訴我,關於他年幼時在山野部落的趣事。”


說著,陸合笑道:“一樁趣事,隻言片語,便可以推測出很多東西,例如他年少調皮時,對他加以教訓的某位長輩,我已大致了解。”


“還有他誤闖禁地之時的責罰,我推算出他口中的禁地,以及責罰的方式,責罰的地方。”


“他在幾年前,無意間丟了一截青藤到聖池,導致第二日青藤生長,被長老訓斥,那聖池也非同尋常。”


“我問過我以武入道,該當如何,他雖然不敢直言,但也略加指點,我懷疑不但跟他錘煉方法有關,而且跟聖池有關。”


隨著陸合徐徐說來。


劉越軒眼神中也逐漸露出驚異神色。


這位十三先生,手下真是能人輩出。


當然,自己也算他手下的能人之一了。


“你探查出多少?”劉越軒沉吟著問道。


“談不上多,但關於龍衛部落,有大致上的了解。”陸合應道。


“你仔細說來。”莊冥點頭道。


“從聞旱口中,可以推斷出來,他算是年輕一輩最強大的人物,當然這隻局限於他的修為。”陸合繼續說道:“他在日常閑談之中,隻提及過兩位長輩,但不排除還有更多,但在他口中,地位最高的一位,稱為古司正長老。”


“古司正長老?”莊冥和劉越軒對視一眼,眼神中均有異色。


“聞旱提及年少時,曾無意間衝撞了古司正長老所居之處,受罰入山獵殺七頭青魅回來。”陸合說道。


“這位古司正,在部落之中,地位如何?其修為如何?”劉越軒問道。


“具體沒有提及,不過從他所講的故事來看,這位古司正長老應該具有領袖的地位,而且聞旱稱他擁有通天之識。”陸合停頓了下,道:“當時聞旱談及之時,還禁不住提及公子,但又不敢多言,以我看來,應是在心裏,覺得公子與這位古司正長老,均屬智者一列。”


“通天之識?”劉越軒思索道:“從他言語中,初步來看,應該是指很聰明的人物,神機妙算,無所不能。”


“應該是相當於智者的存在。”陸合應道。


“當初蛟龍未成,而吞食神石,受得益處,才讓蛟龍化身而成。此後不久,聞旱受命出山,必是龍衛部落之中,有高人察覺此事,或者有寶物,呈現異象。”


劉越軒按著大衍算經,卻未有推演,隻是沉吟道:“從目前來看,龍衛部落地位最高的這位古司正,極有可能便是其中關鍵……要麽他就是具有洞悉天機的本領,要麽龍衛傳承的那件寶物,就掌握在他的手裏。”


他看向莊冥,而莊冥沉吟不語。


片刻之後。


才聽莊冥說來。


“目前來看,應是如此。”莊冥沉吟著說道:“但畢竟咱們還沒有真正接觸過龍衛部落,這些事情也隻是暗中推算聞旱言語而得。”


劉越軒思索道:“從聞旱描述上來看,這位古司正長老,應該是屬於智者的一列,但是從聞旱本人來看,就有點兒古怪了。”


這位古司正若是如此智謀通天,又為何放出聞旱這樣的莽漢來?


莫非他想不到聞旱此人,會鬧出大事?


而且把部落年輕一輩的最強者,教導成這個樣子,凡事空憑蠻力,至少從這點看來,智者或許是智者,卻一定不是名師。


“倒也不好一棍子打死,畢竟龍衛部落,遠避塵囂,隱於世外,不曾經受人世,天性單純直率,也在情理之中。”莊冥說道:“具體如何,要看一看那位龍衛領袖才是了。”


“你真要去?”劉越軒臉色漸是凝重。


“我準備得差不多了。”莊冥停頓了下,說道:“我這一去,沒有抱著順利接掌龍衛部落的想法,隻當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唯一的考慮,就是聞旱之上的長輩,會有多強?”


“根據聞旱的說法,他橫煉神魔之身完成之後,長輩們都為他高興,有半數跟他切磋對練,除了古司正長老未有出手,就隻有一位長輩,大戰半日,而勝過他。”陸合這般說完,又補充道:“當然,也許還有其他長輩,並未跟他切磋。”


“保守估算,兩位在聞旱之上的長輩。”劉越軒沉吟道:“能夠跟聞旱切磋的那位,雖然勝他,但戰了半日,大約還局限於金丹真人的層次,未入真玄級數。如今該推斷的是,這位古司正長老,他是否已經堪比真玄?”


“若是不急,便再探一探。”陸合這般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