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二十四章 漫天火海入龍口,混元一氣貫長空!
loading...

雲空之中,現出百餘鱗甲。


每一塊皆晶瑩如玉,大如磨盤。


氣機相連,形成陣法,宛如囚籠!


白離身處其中,宛如深陷泥潭,一舉一動,皆是凝滯。


轟然一聲!


蛟龍長尾甩落,大氣流散不及,盡被壓成漣漪,仿佛虛空為之扭曲!


而今蛟龍粗壯無比,一尾甩落,臨近身前,如若天穹塌陷下來一般!


白離身上,火焰一閃而過,旋即便被蛟龍掃落下去。


他如若天星墜落下去,倏忽而落。


轟隆震響,傳遍百裏。


隻見下方一座山頭,盡數破碎。


白離被蛟龍掃落,他身如火光,砸碎了一座山頭,砸入了山林之間,落入了深淵之內。


當即碎石濺射八方,大如磨盤,小如砂礫。


頃刻間,煙塵滾滾。


聲勢浩大,山崩地裂!


昂然龍吟聲起!


莊冥得勢不饒人,蛟龍從天而降,直撲山林所在,張牙舞爪,凶厲無比。


然而就在這時,火光驟然衝霄而上。


白離提劍而出,火焰繞身,他威勢浩大,遍及山林,形成一片火海。


“好一頭蛟龍!”


“若不是白某法力雄厚,能及時護持己身,怕是要被你一尾打爛了我真人之體。”


“原以為你隻是寄托在凡夫俗子身上,此刻看來,你這蛟龍之流,也通曉布陣,精於鬥法,善於算計,想必背後也有高人。”


“那莊氏商行的公子,怕也不是什麽凡夫俗子。”


此刻白離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的輕鬆寫意,也沒有了笑意吟吟的戲耍之心。


他麵色肅然,冰冷至極,而手中的法劍,更添了幾分凜然殺機。


這位名列東洲人傑榜上的年輕俊彥,一時大意,吃了個虧,已動了真火。


第九府。


但見一道光芒,衝霄而上。


赫然是執掌三府的封論老道。


在他身後,又追著一道光芒,是一頭金色飛禽,上麵坐著當朝八皇子,景王殿下。


“老師,來得及麽?”


“不知。”


封論老道麵色肅然。


他乃是金丹上層的修為,能騰雲駕霧,出入青冥,一日之間,便可跨越萬裏。


但大楚王朝,疆域甚廣,他這三府之地,便極為廣闊,比整個東勝王朝的疆土都更為浩大。


這裏是第九府,從他所在,到第八府的江地,便有二千多裏的路程,當日他見江地事變,去救周盛,便耗時不短。


而此刻過去,不但要踏足江地,而且還要橫跨整個江地!


越過江地,直奔方地。


而第八府的方地,還相鄰第七府的穀地。


也即是說,從這裏過去,不但是要出第九府,還要橫穿整個東元境第八府。


期間路程之遙,幾近三千裏。


從這裏過去,耗時甚多。


“老夫先走一步,殿下後邊再趕上來罷……”


封論老道騰飛雲空之上,回首說道:“這異種飛禽,雖天生善於飛行,能穿破雲空,遁入青冥,但比老夫,還慢了一絲。”


景王殿下也知事情頗急,忙應了一聲是。


前方動法的雙方,皆不容輕視。


明火劍白離,歸元宗三大真傳弟子之一,此人年僅三十七,已名列東洲人傑榜三十六位,天禦福地人傑榜第十九位。


當之無愧的人傑翹楚,年輕俊彥!


而劍光綻放之外,又有龍吟之聲!


世間蛟龍雖非獨一無二,但也甚為罕見,實為神獸,放眼三府之地,也就隻有那位莊氏商行的十三先生,身邊有一頭蛟龍相隨!


雖不知莊冥身份,但前任太元宗道承長老,而今貴為三府之尊的封論老道,也萬不敢得罪,足見其分量之重!


“兩方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景王殿下心中暗道:“希望封論能夠及時趕到……如若不然,後果難料。”


火焚山林。


焰衝雲霄。


白離持劍而來,燒灼虛空。


蛟龍長嘯一聲,鱗甲收回,重覆身上,直麵白離。


“南明離火!”


白離一劍斬落,劍光如焰,淩厲而又熾熱。


頓時見得蛟龍鱗甲破碎,被火焰所傷。


可蛟龍隻是空中驀然遊動。


南明離火,盡都不能傷它。


它昂然咆哮,直衝而上。


白離麵色凝重,倏忽飄退百丈。


蛟龍神物,真是得天獨厚。


我仗一柄法劍之利,鋒芒銳利,無堅不摧,凡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然而它鱗甲堅實,爪牙淩厲,通體皆是神兵利器!


適才這一劍,能將一座山都劈成兩半,卻隻能碎它一片鱗甲?


數十裏外。


莊冥神色冰冷,道:“你們留下。”


霜靈聞言,頓時驚道:“公子,你要過去?”


莊冥微微抬手,道:“我自有主張。”


來人著實太強,比封論老道還強,或許三府官印在手的封論老道都未必能勝過這人。


此時此刻,莊冥心中隱約有些悸動。


此人來曆不凡,修為強盛,手段定然也不缺乏,莊冥心中猜測,對方正在蓄勢,還有後手!


蛟龍固然已是強大萬分,正麵爭鬥不會懼怕於對方,但也同樣並沒有勝過對方的把握。


“蛟龍渾身皆如神兵利器,可他卻也有一柄法劍。”


“我蛟龍之身神力強悍,但此人功法不凡,所凝結的金丹,法力卻也雄渾不絕。”


“若論鬥法的經驗,此人怕還在我之上。”


“如被他蓄勢完成,隻怕要敗!”


“須得行險一搏!”


莊冥眸光冷冽,心中閃過一抹念頭。


蛟龍神力,是他行走天禦福地的依仗,但蛟龍之身,卻是他的修行之路,是他數十上百年後,仍然能得以存活於世間的長生之路!


蛟龍若是沒了,他的心血,他的算計,以及他的前路和未來,也就都沒了。


莊冥翻身上馬,又抽刀斬斷了馬匹與車廂之間的繩索,伸手按在了馬匹的頭頂,製住它的驚懼之心,往前奔騰而去。


昂然龍吟。


蛟龍似乎要逃。


白離駕風,引動漫天真火,圍困住它。


但饒是如此,爭鬥的地方,依然不斷偏移,偏向莊冥的來處。


這一偏移,便是三四十裏地。


仙神般的級數鬥法,讓凡塵俗世間的一切,都如同螻蟻灰塵一般,白離隻見蛟龍,而未有在意下方駕馬而來的莊冥。


隨著蛟龍主動偏移過來,卻再也製不住這匹馬源自於本能的驚懼,它嘶鳴一聲,顫動不已,不敢再前。


莊冥也不以為意,落地下來,取出一柄白玉尺,取出一張符紙,張口咬破指尖,真氣運轉。


“要麽降服!要麽受死!”


白離法劍一引,但見漫天火光,籠罩住這條蛟龍。


旋即又見火光凝練,綻放出無數劍蓮,色澤淡藍,蓮瓣皆如劍鋒!


歸元宗秘傳劍術!


南明離火劍陣!


他蓄勢至今,終成此劍!


蛟龍驀然嘶吼長嘯!


火焰不斷灼燒!


劍蓮的鋒芒,逐漸逼近!


“蛟龍屬水,此劍屬火!”


白離淡然道:“五行之中,雖水能克火,然而火旺亦能滅盡水勢!我此劍布下,如火燒沸水,你已敗了!”


大妖之流,論起肉身,比修行人更強三分,甚至如北淵海妖王,法力要比同等境界的修行人更為渾厚,而這頭蛟龍得天獨厚,尤為如此。


但修行人比之於大妖之流,則更善於鬥法,更精於算計,更善於借用神兵利器,法寶及陣法之流。


可這頭蛟龍,不似一般的野外大妖,它同樣精於算計,善於鬥法,力量把握得極為精細,幾乎是他生平僅見。


但終究還是不如他。


“執迷不悟!斬!”


白離聲音驟然一冷。


他一劍高抬,劍蓮倏忽圍攏。


但就在這時,他心中陡然一悸!


隻見下方,驀然迸起一道白光!


那是一柄白玉尺,布滿了血色符文,當頭更有一張符紙!


白離麵色微冷,劍鋒倏忽朝下斬落。


嘭地一聲!


白玉尺神光盡散,跌落下去!


然而就在這時,龍吟聲起!


“什麽?”


白離抬頭看去,露出駭然之色。


隻見蛟龍昂首長嘯!


南明離火劍陣,驟然為之潰散!


無數劍蓮,為之崩潰,化作火焰!


但是熾烈得燒灼虛空的火焰,竟然未有燒傷那頭蛟龍,反而如同水流一般,形成漩渦,投向了那頭蛟龍的口中。


蛟龍張口,如長虹吸水,將漫天火光,盡數吞納入腹!


天地間火焰一收,熾熱之意盡數消去,顯得極為清澈。


但不待白離繼續動手,便見那蛟龍張口一吐!


蛟龍獠牙凶厲,張口便是火焰噴出,凝成一束,宛如一劍!


赫然是混元一氣劍!


一劍穿破虛空!


淩厲而又熾熱!


強悍到了極點!


白離腳下一邁,法力一轉,但卻為之凝滯,無法遁逃。


他駭然之餘,將衣袍一揚,長劍一揮,


頓時身周藍蓮綻放!


這一朵劍蓮,立時包攏!


轟地一聲!


以火焰凝成的混元一氣劍,從蛟龍口中吐出,粗達數丈!


雖是劍光,卻如一根橫貫蒼天的巨柱!


那巨柱衝碎了合攏的劍蓮!


劍蓮為之潰散!


內中一道人影,慘叫出聲,淒厲無比!


“勝了……”


莊冥長出口氣,按住左手指尖的傷口,略感疲乏。


但在這一刻,他心頭一震,倏忽有一股銳利之感,直指自身!


白離沒死!


衝他人身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