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謀士四等論,一計定蒼生
loading...

翌日。


“公子,撫恤的事,已經安排好了。”


“死者加以厚葬,其親眷予以厚待,不要寒了人心。”


莊冥說道:“這些天,要多勞煩白老了。”


白老管家應道:“全是老奴分內之事。”


說到這裏,他停頓了下,說道:“玉神花的消息,已經放出去了,不過此花珍奇,大概不能急於一時。”


莊冥緩緩說道:“會有的。”


白老管家隻當公子是在鼓勵,當下也隨之應道:“一定會有的。”


莊冥的目光,落在桌上的冊子上,緩緩說道:“再過一段時間,玉神花會出現的。”


無論世間有沒有玉神花。


但宋天元肯定替自己準備好了玉神花。


隻是此人頗為聰慧,不會冒然行事,肯定會尋一個合適的機會,才讓玉神花出現在莊氏商行的眼下。


這大概就是宋天元書中所述的最高境界,無中生有。


“謀士四等論?”


白老看向那冊子,略有訝異。


莊冥微笑道:“宋天元出海求學,這是他在八年前的著作,老福讓白鷹送回來的。”


說到這裏,莊冥又輕聲道:“宋天元把他自己,歸列為最上等,不知我在他心中,又列於哪一等?”


宣城,宋家。


宋天元正在飲茶,看他衝泡茶水,舉止行動,宛如行雲流水,頗是賞心悅目,顯然是下過一番功夫的。


而在他麵前,宋家老家主,仍然是眉宇中,帶著些許憂慮神色。


“您何必如此忌憚於他?”


宋天元倒了杯茶,送了過去,才道:“我從海外歸來,在那裏見過不知多少才學高妙之輩,區區一個莊冥,隻不過是局限於東勝王朝的謀士罷了,他眼界太淺,如井底之蛙,不足為懼。”


宋家老家主端起茶杯,卻仍然神思不寧。


宋天元說道:“他已經發出尋找玉神花的消息,我會尋找合適的時機,再引他入局。除此之外,淮北盜匪,劫了他的貨物,而他人手不足,已經把兩大護衛之一的乾陽調走,如今隻有殷明護得住他,而殷明與我已有合作,他便已是站在了懸崖邊上了。”


宋家老家主遲疑道:“我還是不能放心。”


宋天元笑著說道:“您老看過孫兒的謀士四等論了?”


宋家老家主點頭說道:“確實條理清晰,合乎我輩之士。”


在那本書中,宋天元將世間謀士,分作四等。


第四等,才思敏捷之輩,能見眼前一切線索,盡數勾勒起來,然後用所得的線索,形成對於自身有利的局麵。這樣的聰明人,如在同輩之間,少有對手,他或能憑借智計,縱橫一時,從而流芳百世,成為後世口中的名士。


第三等,智慮深遠之人,不但能統合所見一切線索,更能從眼前線索,看出更深的層次,從而開始定計。這樣的人,看得更高,看得更遠。


第二等謀士,則是在全無線索之時,不會坐以待斃,而是會去主動挖掘諸事,尋得契機,甚至創造契機,去尋得線索,而又從所得線索中,推衍得更高更遠,更為深層。


第一等的謀士,則是可以無中生有,憑空造出事端。


此類人物,大可造勢,小可陷敵,世所難得。


“古往今來,不知多少事情,被掩埋土地之下,未曾發掘。”


宋天元笑道:“很多庸才,原本占據有利之勢,卻不能運用,反被對手遮掩真相,所以原先的勝局,也落在敗局。正是因此,世間不知多少真相,都掩埋於陰暗之中,才讓勝負的結果,都為之扭轉。”


他一直認為,習武之人,落在了下乘,再強又能抵得多少強將?


兩軍交戰,看兵力強弱,但也看謀劃如何。


以弱勝強,古今也有,隻因計謀製定,扭轉戰局。


習武之輩,至多以一敵百。


我謀士之人,一計能定蒼生,一計能翻天下。


唯有他這一種人,雖武力不足,然而運籌帷幄,能定天下大事,能定億萬百姓之命運,能定百萬大軍之勝負,比之於無敵猛將,更勝百倍千倍。


“你在書中,將自己定為一等。”


“當然。”宋天元道:“這一局,我送他醫書,造出神花,引他入局,便是無中生有的本事。”


“你認為莊冥位在哪一列?”


“莊冥算是智慮高遠之輩,他這種人,不僅能看到眼前的線索,更能猜測出線索背後更深層次的含義,確實極為難纏,位在二三等之間,勉強列為二等。”


宋天元飲了口茶,笑道:“可惜,我要比他高一層。”


潛龍山莊。


雲蛇般的幼龍在藥中暢遊,汲取著藥性,從中得到增益自身的氣息。


“若能開口,便不必如此麻煩了。”


莊冥語氣稍低,自語道:“根據太虛清氣化龍篇,到了開口之後,任何蘊藏靈氣之物,均可吞食,將其中靈性化歸己用,將一切雜氣排出。如此一來,成長的速度,將會加快許多……”


從商六年,最初起步艱難,餘力不多,但近兩年來,他的莊氏商行,在東勝王朝之內,已是如日中天,財力雄厚,手中積存了不少天材地寶。


隻可惜這些物品,無法入藥,目前也隻能以藥浴的方式,讓幼龍浸泡,汲取藥性。


而有些奇特的藥材,用藥浴的方式,也浸泡不出藥性,便也同樣隻能保存起來。


不過從現在的成長進度來看,想要等到幼龍開口,就算再等六年,甚至十年,恐怕也不見得能完成。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目前也隻能一步一步,一點一滴,逐漸積累。”


想到這裏,莊冥也不由得輕聲一歎,暗道:“如有類似於萬載空青之流,靈泉玉液之類,得此等集天地精華的至寶,將這一條雲龍,浸泡於其中,或許便可以直接省去這多年的苦功,使之開口。”


可是這樣的寶物,哪怕放在修道有成的人物眼中,都是極為難得的奇珍,凡塵俗世之間,又怎能得尋?


“公子,玉神花有消息了。”


“哦?”


“在於何處?”


“淮北與淮陰之間的暗莊所在。”


“暗莊?”


莊冥眉頭一挑,他對於暗莊,也並不陌生。


東勝王朝當中,暗莊的所在,大概不超過三十個。


真要計較,暗莊屬於隱在陰暗處的門派,不為朝廷所容許,因此沒能在明麵上開宗立派。


而暗莊之中,交易亦是極為複雜。


雖然有正常以金銀買賣貨物的,也有以物易物的,但仍有少數,則是不為律法所容的勾當。


例如買凶shā're:n,例如販賣人口,也常在暗莊發生交易。


朝廷明麵上杜絕暗莊的所在,但是屢禁不止。


甚至於,各地暗莊的背後,也可能有著朝廷大員的支撐。


“初九那日,暗莊有一場奇珍會,上麵標注的寶物,價高者得。”


“目前絕頂珍寶兩件,奇珍異物十二件,另外還有二十六件稀有罕見之物,讓暗莊也難以辨別的各類物品。”


“那十二件罕見奇物當中,有一盆花,名為白夜花,是一個少女從深山采摘,用心栽培,自去年開花以來,有六個月,未有凋謝。”


“老奴仔細看了,這白夜花,跟玉神花,幾乎一樣,而且長久未有凋謝。”


“隻不過,暗莊沒能辨別出來此花的來曆,而從少女手中買過此花的那人,也隻是當做奇花異草來看待,不知此花有斷肢重續的奇效。”


“在暗莊之中,這花並不算起眼,隻是因為特異,標注的最低價錢卻要顯得高了一些,在之前已經有兩次出現在奇珍會上,隻是價格稍高,沒有人買下而已。”


“想來,就算有人動心,要買去此花,想必也是用以討好自家夫人,又或者是送給哪位達官顯貴的夫人,但價格高些,卻不劃算了。”


“所以對於咱們來說,買下此花,競爭不大。”


白老顯得很是興奮,也頗為激動。


莊冥神色如常,問道:“查清楚了麽?”


白老點頭說道:“正在細查,但來曆應該沒有問題。實在不行,咱們可以先買回來,再請醫道大家過目,辨別此藥。”


莊冥應了一聲,說道:“再查一查,要是人手不足,讓孫管事幫你一把。”


白老應了一聲,躬身退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