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蘇大強的幸福生活(一)
loading...

簡安寧聽著耳邊得機械聲音,想要睜開眼睛。


似乎是一趟時空之旅,還真的很累。


“恭喜您搶到了八零任務,宿主蘇大強,任務完成將獲得一百積分任務獎勵,還有可能獲得幸運大轉盤一次機會。因為您已經不是新手,將失去新手大禮包的獎勵。所得的獎勵隻限於位麵使用,任何世界無效。


請接收任務信息。”


機械聲音結束。


安寧也的確接收到了一股強大的意念。


腦海裏多了一些東西。


一些屬於某一個人的記憶。


蘇大強?!


能不能不要叫這個名字?


再說了這個蘇大強一聽就是個男人的名字。


自己難不成還是個男人?


問題現在黑漆馬虎什麽都看不到。


隻能先接收信息。


好吧!信息還真的告訴她,就是悲催的她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成為一個男人。


還是一個在八十年代的小山村裏的一家之主。


說是一家之主。


這個蘇大強可是除了愛喝酒,喝醉了耍酒瘋打老婆以外,最大的特點就是好吃懶做,還重男輕女。


蘇大強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


老婆劉翠娥性格軟弱怯懦,常年的暴力壓迫之下,根本不敢和蘇大強有一絲的反抗。


三個女兒,蘇招娣,蘇拉娣,蘇盼弟,終於給蘇大強盼來一個兒子蘇小陽。


蘇大強心目中的太陽。


就是這樣一個暴虐不講道理的男人,常年壓迫三個女兒和一個老婆,把兒子蘇小陽慣的不成樣子。


這個故事的結局就是,三個女人被蘇大強幾乎是高價彩禮嫁了出去,給兒子蓋了新房,娶了老婆。


本來應該是父慈子孝過上了闔家幸福的生活。


可惜事與願違。


蘇小陽沿襲他爹蘇大強的一切惡習,而且變本加厲。


打跑了自己媳婦,媳婦肚子裏的孩子也沒保住,人家要和他離婚不過了。


蘇小陽就怪自己親爹沒有好好教育好自己,於是成天不是對著蘇大不是打就是罵。


活活氣死了劉翠娥,失手打死了蘇大強。


蘇小陽不思悔改去自首,反而逼著三個姐姐要把蘇大強給毀屍滅跡的。


最後還是三個女兒報警抓了蘇小陽,掩埋了蘇大強。


蘇大強的喪事是三個女兒張羅的。


他就落了一個淒淒慘慘的下場。


蘇大強徘徊在自己墳前,久久不肯離去,悔恨交加。


要是可以重來。


他一定不會這麽對待自己的女兒,更不會慣壞了兒子,也不能讓媳婦早早去世,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於是安寧就來了。


任務目的很簡單,完成主人的心願。


隻要心願完成,安寧就能拿到一百積分。


安寧是咬牙切齒的睜開眼睛。


周圍還是黑乎乎一片。


安寧還是拉開褲子檢查了一下。


臉一下就紅了。


這是又羞又臊的。


奶奶的熊。


的確多了二兩肉啊。


這一次玩大發了。


這個任務能不能靠譜一點啊。


她可沒有當男人的經驗。


這不是要人逼上梁山啊。


她急忙把褲子拉上來。


趕緊平心靜氣。


不生氣,不生氣!


不過好在任務看起來難度不大。


不就是蘇大強的心願。


那還用說。


可是這可是一個堪比他們那個世界六零年的時代。


要吃沒吃,還有後麵的一個自然災害的三年。


不餓死已經是老天爺眷顧。


黑布隆冬也看不清楚。


就是感覺到身邊睡著一個人。


離著他老遠,兩個人中間差不多隔著一個人的距離。


想必就是劉翠娥。


得!


安寧也沒想過好好的一個女人,這輩子多了一個媳婦。


一窮二白的處境。


不用想都知道。


安寧苦笑。


既來之則安之。


也不知道妹妹安靜到哪裏去了。


天亮再說吧。


眯著眼睛迷瞪了一會兒。


天就亮了。


她迷迷糊糊就感覺到身邊的人正在窸窸窣窣的下地。


“天亮了?”


一嗓子出來,其實她本意是好聲好氣的,可奈何這一嗓子就和炸雷一樣,劉翠娥下地的舉動差一點沒摔倒地上。


得!


她是打心眼裏怕蘇大強。


要不是沒辦法,不可能離婚,她娘家人沒有一個支持她離婚的。


她親爹可是說了,要是敢離婚,就打斷她的腿。


她都要躲著蘇大強十萬八千裏。


小心翼翼的回答,“他爹,天亮了,你再睡一會兒,我去做飯。”


逃也似的出去了,還靜悄悄的給蘇大強帶上房門。


安寧同誌睜開眼睛。


這一下終於可以打量清楚一切。


媽呀,一水的土胚房。


這不是最差的!隻有更差的。


她這算什麽?


穿越?


不過不管了,完成任務拿到積分為準。


完成任務就能回去了吧!


屋頂上漏出的縫隙,居然都看得見天光。


好吧,下雨下雪的時候。


想必這屋子裏是屋外下大雨,屋子下小雨吧。


屋子裏黑漆馬虎,氣味不好聞,是一股子黴味。


也難怪!這樣的環境,能好到哪裏?


起身,看看那一身衣服。


黑灰色的土布衣裳。


上麵到處是補丁。


補丁摞補丁。


布料都僵硬的喇手。


還沒穿,上麵的一股子味道就把安寧熏死了。


這得多久沒洗衣裳啊。


看了看身上的那大褲衩子,她默默地告訴自己你是蘇大強。


你以後就是蘇大強。


隻有心裏把自己當做蘇大強,才能不被人識破。


要不然背後有人喊一嗓子,她都不知道叫誰呢。


蘇大強沒下地,直接翻炕櫃去了。


屋子裏就炕上有兩個炕櫃,外麵紅色的油漆都要掉沒了,漏出裏麵灰黃的木料。


打開一瞅,裏麵果然有衣服,翻了一身幹淨的衣服,也就是洗幹淨了!上麵一股子放久了的衣服味兒。


不過也比剛才那一身強。


換上衣服。


終於舒服多了。


外麵有個小心翼翼的聲音再喊,“爹,我媽做好飯了!我給您打洗臉水?”


怯怯的一聽就是剩下的兩個閨女中的一個。


憑著記憶,她知道老大已經被她狠心的用兩百塊錢彩禮嫁了出去,嫁到了隔壁村的老王家,老王家一家子光棍。


老王頭自己光棍不說,五個兒子。


一手拉扯大不容易。


現在三個兒子娶上媳婦了。


家裏兒子一個個的人高馬大,脾氣不好,打架生事那是不用說,這樣的男人誰家閨女敢嫁啊。


頭兩個媳婦那是人家不了解情況。


再加上媒人一張嘴,說的天花亂墜。


老王家包產到戶之後,家裏兒子多,分的地也多,再加上老王頭會養牲畜,家裏養了五頭豬。


日子倒是過得富裕。


問題是這樣的人家,男人不把女人當回事,動軸不是打就是罵。


蘇大強可沒想過閨女過得好不好,反正看中的就是那彩禮。


這不老大嫁了!眼瞅著老二也快了,媒人知道蘇大強的心思,也在給踅摸人家呢。


剩下小閨女才十二,不讓上學在家裏幹活兒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