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野外郊遊
loading...

然後打了一圈電話,最後還是在小魏那裏知道的,他們公司經常去離吉林不遠的一個農家樂,可以釣魚,可以燒烤,小魏大包大攬了起來,告訴我,他在公司叫了一輛大巴車,把我們全都拉過去。


和杜詩陽說完,她十分興奮,立刻告訴了所有人,消息傳的很快,我們的指導員也知道了消息,也要一起去,一班幾個人也是要跟著,等到最後,回饋給我的消息是,兩個班的人都去,加上任課老師和秦主任,連潘校長都一起去。


這下可是玩大了,我心想,要是自己的班人去,我花點錢也就花了,可一下子成了全校的集體活動,這錢可怎麽算啊?我這小九九還在盤算著呢,杜詩陽很大氣走過來和我說:“一共得花多少錢啊?我這裏負責,你不用管了。”


我也不知道怎麽得,就自尊心作祟,拍著胸.脯說道:“哪能老讓你出錢呢,這次我來。”說完,就後悔了,十分的後悔,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加起來50幾個人啊,連吃帶住,這得多少錢啊,雖然我現在多少有點小錢,可這冤大頭的事,我還是第一次做。


杜詩陽連讓都沒讓,就同意了,隻說了句:“那就讓你破費了。”不是該讓一讓的嗎?兩個人爭一爭的嗎?這程序都不走一下嘛?


小魏的大巴車開進了學校,這次是正大光明地開了進來。


大家都陸續地上了車,一邊開車我一邊點著人數,心裏盤算著,一人人均200,這50多個人,就得一萬塊啊,我的心在流血啊。


肩膀被拍了一下,看見我站在車前發呆的劉子然揶揄著我說:“大氣啊,為集體做貢獻,沒少下血本啊!”


我脫口而出:“滾蛋,你說你也好意思上車,但凡要點臉,都不會跟著去的!”


劉子然竟然不氣,笑著說:“咱們兩個什麽關係?別人不去,我都得捧你場不是?”


我不忿地說:“咱們兩個什麽關係?什麽關係都沒有,你現在沒把你當仇人就不錯了,你別惹我啊,我可是說翻臉就翻臉的,離我遠點!”


劉子然哼了一聲,美滋滋走上了車,回頭還對我說:“那邊燒烤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沒?我不吃豬肉啊,隻吃牛肉,還有魚竿……”


我不耐煩地打斷了他的話:“美的你大鼻涕泡出來了吧?還隻吃牛肉,要不要我給你買點澳洲雪花牛肉啊?”


劉子然點著頭。


大巴車上,小魏擔當起導遊的角色來,拿著話筒說道:“各位領導,各位同學,我叫魏成石,大家叫小魏就可以了,陳飛是我內人的親哥哥,今天有幸請到各位一起的郊遊,是我的榮幸,這一路我將作為各位的導遊,咱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叫做華庭避暑山莊,距離學校84公裏,位於長春市和吉林市中間的位置,那裏風景如畫,依山麵湖,可以釣魚,可以爬山,還可以泡溫泉,大家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我,祝大家旅途愉快,能有個美好的周末。”


大家掌聲雷動,很多人向我投來了友善的目光。


小魏很會搞氣氛,先是帶頭要唱歌,我心想著,這可都是眼睛長在頭頂的人,不是手底下有上萬員工的老板,就是億萬身家的總裁,你把他們當小學生啊?可事實剛剛和我想的相反,大家都很配合,一起頭,大家就跟著唱起來了。看來環境真能決定一個人的態度,一個再傲慢的人,在一群謙虛有禮的人中,也會懂得收斂自己。在這樣的環境裏,他們都單純的認為自己就是學生,就是這個集體中的一員,不會再有其他身份。


一曲《我的祖國》之後,小魏說道:“下麵請一位同學上來起個頭吧,大家推薦一個。”


不用說,我被推了上去,我想了半天,搜索著自己會的歌曲,又得是耳熟能詳的,然後拿起話筒唱道:“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唱!”


沒人跟著唱,而是哄堂大笑。其中一位同學笑道:“你這是啥歌啊?沒有一個音在調上,我還以為你要朗誦呢!”


大家哈哈大笑。


我不滿地說:“別用你那業餘的眼光,來評價一個專業歌手,我剛剛運用的是民族唱法,我們民族唱法注重歌唱發聲的自然性,強調行腔與咬字的有機結合,主張“字”正才能“腔”圓的基本觀點,追求“字清”而“韻正”的傳統格式,你沒聽我那個‘蒼’字開頭,強勁有力嗎?作為拿過珠海市前山區少兒組歌唱大賽的第21名的選手,你們不覺得你們太不專業了嗎?”


劉子然站了起來說:“你小時候音樂課老師是不是經常請假啊?體育老師代的課吧?”


一說到這兒,我們美麗的體育老師站了起來,這位曾經是國家二級運動員的體育老師不滿地說:“我們體育老師咋滴啦?我們的歌唱水平可不比你們差,我也是拿過我們沈陽鐵西區幼兒組兒歌比賽銅獎的,雖然當時隻有四個人參賽,第四名因為上場就哭,而被取消了資格,但我也是拿過銅牌的人,不服咱們就比一個!”


劉子然笑著說:“怎麽個比法?來啊!”


潘校長也被這氣氛所感染了,站起來說:“這樣,我做個評委,咱們來個歌曲接龍大賽,不在乎技巧,看誰接的上,老師們自己站隊,分班。”


我開心地說道:“這可是我的強項啊,我可是號稱‘中華’小曲庫啊,這還需要比嗎?一看一班的人平時就沒什麽娛樂活動的,都會唱歌嗎?認識什麽是dimisao嗎?知道什麽是high c嗎?”


一班的人噓了我一聲,然後喬銳跳出來搶過我的話筒:“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歌聲優美動聽,咬字清晰,高低音轉換極佳。


我在旁邊說道:“這個參賽選手,怎麽上來就唱啊?你還沒有說出你的故事啊,差評!”


喬銳唱到一邊邊走邊唱最自在。在,曹雨接道:“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唱完指著吳昕妍,吳昕妍接著唱到:“這個人就是娘……”“哎!”二班的女生,一起答應到。


然後潘校長說道:“不能這麽占便宜啊!”


我反駁道:“不對吧?不是應該接娘的嗎?”


又是一聲‘哎’,全部的女生一起答應著。


潘校長說道:“這輪二班獲勝,一班答錯,罰,一班派個人上來講一段笑話。”


一班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肯上來,看來都是沒有幽默細胞的人,劉子然隻好硬著頭皮上來說:“那我講一個吧,是我的一個真實故事,那時候,我還是大三的學生,我們那時候讀書都喜歡去星巴克,偶爾裝一下自己是高大上人士,其實我那時候是個土鱉,現在也是啊,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夾著我的用一年的錢攢過來的lv的包,華麗地打開我那部二手的筆記本,輕蔑地看著周邊的人,霎時間整個星巴克被我的一首‘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給征服了,從此告別星巴克,因為我每次去都不敢打開我的筆記本。”


大家被逗得哈哈大笑。我突然覺得這個劉子然挺接地氣的。但嘴上卻說道:“你什麽意思?說我唱的歌俗唄?民族的才是最好的,在星巴克就得聽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的第四小節啊?”


喬銳更正道:“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沒有第四小節。”


我啊了一聲,心想完了,抖書包都抖不好,這下醜兒大了。


杜詩陽幫我解圍道:“她唬你呢,第九交響曲有第四小節。”


我裝作滿不在乎地說:“我知道,這個小節我彈的很熟練的,經常彈,她唬不住我的。”


之後,心虛地頭都不敢抬。


劉子然追問道:“敢問陳兄,拿什麽樂器彈的啊?”


我就知道這多事的劉子然會追問,隻好實話實話:“用一種古老的樂器,叫做木棉彈弓。”


很多人都詢問著對方,麵麵相覷,都在討論這是什麽樂器。


我得意洋洋地說:“你們不知道不奇怪,說明你們對古樂器不熟悉,不能說你們孤落寡聞,隻能說你們見識短淺,沒事多讀讀古文,看看古文,多學習下中華5000年文化,別老是崇洋媚外的。”


秦主任摘下眼鏡認真地解釋說:“據我所知,你說的這個木棉彈弓,是彈棉花的工具吧?還能奏樂啊?”


我的西洋鏡被揭穿了,大家一起笑罵我無恥!


一路歡聲笑語,到了地方,這裏還是真是山青水美,仿若一座世外桃源,風景如畫,這裏的老板,親自出到門口迎接,在我看來,他心裏早就樂開了花,畢竟接了個大活兒。


老板殷勤地帶領大家走了一圈,把這裏的娛樂設施介紹了下,告訴我們中午去飯堂吃飯,這裏的河鮮很是鮮美,晚上大家自給自足,穿串燒烤,篝火晚會。


然後,就三三兩兩的各自找節目去了,我轉了一圈,看到魚塘,就借了個魚竿,準備釣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