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我今年才十八歲
loading...

懸浮艦繼續飛行。


各大站點,陸續又有男女老少乘客上下。


但頭等艙裏的安沐笙和寧紫萱,卻一直沒有離開。


“到終點站‘冥羅站’了,安堂,您就不能多說點兒嗎?我很好奇,以他的年齡和能力,怎麽可能發現連安堂您都發現不了的‘妮妮’的!還有,安堂您竟然願意為他向上麵提出申請?這待遇也太好了吧?哪怕是我們聯邦第一名校伽羅大學的優秀畢業生,也很難有這樣的待遇吧?”


看著外麵泛紅色的光芒,寧紫萱輕歎了一聲,頗為有些不滿的道。


安沐笙沉默了半響,目光靜靜的看著懸浮艦外的冥羅鎮,眼神格外的複雜。


“他太聰明了。哪怕是沒有任何能力,這種聰明,足以讓他成為頂級的巡探。這樣的人才,是目前我們最需要的。”


安沐笙說著,又咳嗽了兩聲,隨即站了起來,又道:“走吧,我們去鎮邊的伽羅海海域看看,伽羅海海域動蕩,最近冥羅鎮和伽羅鎮城,凶魂事件頻發,傷亡慘重……”


寧紫萱輕哼一聲,道:“安堂,您不要顧左右而言他了,我可不覺得那蘇夏聰明,我覺得他有些目中無人,而且,他身上戾氣很重安堂您沒有發現麽?我高度懷疑,他已經被凶魂盯上並被感染了,不然他絕不可能察覺到凶魂妮妮的存在!


而且,剛才我又仔仔細細的查詢了那蘇夏的所有資料,並進行了對應的智能分析,這個人,有很大的問題!”


寧紫萱俏臉上,滿是較真之色。


安沐笙前行的步伐停下。


他轉過身來,認真的看向寧紫萱。


寧紫萱的眼神,同樣格外的倔強,不服輸。


好一會兒之後,安沐笙才表情嚴肅的道:“小萱,蘇夏沒有任何問題,他隻是足夠聰明而已!”


寧紫萱撇撇嘴,道:“那,既然安堂您認為他那麽聰明,想招攬他,以咱們的地位,強製征召不就行了?幹嘛還要對他那麽客氣?再說了,以我們的能力,難道還發現不了妮妮?要他去插手嗎?要是我們不在,他強行插手,死的恐怕是他吧?


安堂您還認為他救了我們,而不是我們救了他?”


安沐笙聞言,臉頰的肌肉不可控製的抽了抽:“小萱,妮妮要是那麽好發現,第二次和第三次的魂域災劫還會發生嗎?以我們的能力,在妮妮出手之前,我們是根本沒辦法發現的!所以你這種說法,完全是錯的同時,他插手,就是因為他已經認出了我們的身份,所以才以妮妮的語氣說話,讓我們瞬間發現妮妮的存在!


同時,他以妮妮的語氣說話,才可以真正的打斷妮妮開啟凶魂魂域的過程。


他是一個學生,今天之前還在學校上學,而凶魂妮妮事件,是這幾天剛發生的,消息嚴重封鎖的情況下,他不可能知道妮妮的任何特征。


這,就是我說他非常聰明的原因。”


“難道,不能是預知的原因嗎?”


寧紫萱心中其實已經逐漸認可了蘇夏的聰明,但是想到蘇夏麵對她的時候忽然溢出的那股強烈的戾氣,她心中依然很是不舒服。


安沐笙搖了搖頭,道:“之前我那麽說,是暫時壓下你對他的針對,以免鬧得不愉快。畢竟,蘇家人為聯邦付出太多了!


另外,預知這種能力,蘇家人的確有血脈傳承,但是這種傳承,連蘇嬋這種蘇家頂級血脈者都沒有,蘇夏就更不可能有了。


如果有,那麽如今蘇夏就取代蘇嬋成為禦魂者了。


更遑論,即便有,這種能力也不可能那麽輕鬆的使用出來,用一次,是會損耗大量的生命力的。


蘇夏的爺爺,是何其出色的天驕,卻在三十多歲、在蘇夏的父親剛出生不久的時候就已經未老先衰、生命枯竭而犧牲……


蘇家的事情,當年是我親手處理的,相較你查詢到的那些信息而言,我知道得更加的完整和全麵。


蘇家血脈在蘇夏身上完全沉寂,所以讓蘇嬋繼承了禦魂者能力,而蘇夏會被聯邦守護一生,過正常人的生活,並與凶魂、凶靈隔離。


所以,蘇夏能發現妮妮,靠的他的智慧而不是特殊能力。


這一點,其實蘇家人比我們有更專業的判斷驅靈族族人,除非是男性傳承者完全沒有能力,不然是絕不會讓女兒接手傳承的,這一點,你身為寧家的人,難道不知道?”


寧紫萱抿著嘴唇,不說話了。


“小萱,我知道你習慣了執法者的身份和高高在上的地位,習慣了拿捏普通人生死的那種能力,但蘇夏是不同的。莫說他沒問題,就算有問題,我們也不能對他動手。”


安沐笙語重心長。


寧紫萱輕哼了一聲,不冷不熱的道:“他年齡不大,戾氣倒是不小。”


安沐笙聞言,不由會心一笑,打趣道:“是沒有被你的顏值所吸引吧?”


寧紫萱跺跺腳,道:“安堂您”


安沐笙哈哈一笑,道:“那其實不是戾氣,而是不滿。源自於強大的精神意誌所展現出的強烈不滿他的聰明在於,哪怕是判斷出了我們在這裏,哪怕是判斷出了能針對那個小女孩,他自己其實依然處於非常巨大的危險中!


你要明白,現在的他,手無縛雞之力,是真正的普通人。


麵對凶魂妮妮,哪怕是再自信萬無一失,也依然是在走鋼絲,稍有不慎就完蛋了。


在這種情況下,幫我們完成了任務,我們立下大功,可以獲得大量的好處,反而去責怪他,還要對他動手……換小萱你,怕是比他更加的‘戾氣大’了!”


寧紫萱聞言,怔了怔,呐呐的說不出話來。


好一會兒,她才輕哼一聲,道:“哼,安堂你一定不是我熟悉的安堂,這麽為他說話。”


安沐笙笑道:“小萱,你呀,都多大了,都是執法者了,還和一個孩子計較啊。”


寧紫萱呸了一聲:“安堂,我今年才十八歲!”


安沐笙啞然,道:“我記得三年前你報到的時候說過安堂主,我叫‘寧紫萱’,今年十八歲,畢業於伽羅科大凶靈係……”


寧紫萱直翻白眼:“安堂,你是魔鬼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