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魔靈 魁 的臣服
loading...

那是一片黑暗的幽影,幽影手中,有一把類似於鐮刀般的兵器,一縷縷黑暗之力,仿佛能腐蝕虛空,腐蝕法則。


這是一種很可怕的力量。


蘇夏沒有畏懼。


麵對魁,他知道,真正動手,對方一念之間,他就要死。


但,對方同樣會忌憚忌憚他身上的時間之力,忌憚,他蘊含著的‘幽冥’氣息。


魁是很強,但再強,也惹不起幽冥古堡。


“你,憑什麽?!”


魁的聲音沙啞了起來,如厲鬼的低聲嘶吼,凶戾而恐怖。


“憑幽冥古堡的堡主,是我的本體!”


蘇夏語氣平靜的開口。


“你的本體?你覺得我這種魔靈,連基本的智商都沒有了?”


“連你這種魔靈,都能分裂出二階禦魂者‘王宗離’來,我的本體蘇離,分裂出一個四階頂級禦魂者蘇夏,又有什麽難度?更遑論難道你不知道,你分裂出那個人的時候,帶了一個‘離’字意味著什麽嗎?”


“意味著什麽?”


“意味著,我的本體已經看中了你臣服我,當我麾下的日使者‘魁’,我賜你真正的永生,賜你真正的幸福。”


“嗯?”


“趙麗芸挺愛你的,她體內的孩子,你是希望他能被人族接納,還是被凶魂接納?”


“你威脅我?!你找死!”


“你試試!”


“你以為我不敢?!”


“你不是不敢,而是沒能力!我給你機會,你自己好好考慮畢竟,你自己成長,將來必定失敗不說,你還是要臣服於太陽,要每天虔誠的跪拜,每一天都要跪。


而臣服我,你隻需要跪一次,以後,便不是你跪太陽,而是太陽跪你。


我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選擇,過時不候!”


蘇夏甚至連防禦能量都沒開,神色古井無波。


他這不是演,而是真的古井無波。


和他要做的事情比起來,麵對絕世魔靈‘魁’,那根本就不是事。


至於怕?


如今,蘇夏完全沒有了這個概念。


天上地下,如今沒任何東西值得他怕,要爬,也是天上地下所有東西去怕他才對。


很快,九個呼吸已經流逝。


蘇夏也不擔心這個任務完不成!


因為,魁之所以分裂出一個禦魂者,根本原因在於,他終究不甘心。


無論是任何不甘心,他都絕對願意賭一次。


輸了他沒有損失,贏了,就徹底翻身。


那十個呼吸的時間,他想的不是拒絕,而是如何拿到更多的好處。


但,蘇夏也同樣沒有繼續給許諾。


說給一個機會,那就真的一個機會,過時不候!


“嘭”


十個呼吸來臨之時,魁,直接跪在了蘇夏的麵前。


“日使者‘魁’,拜見堡主!”


魁信了。


這世間,還沒有人真正的敢假冒凶靈古堡堡主。


蘇夏說是,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異常發生,那多半就真的是了。


沒有人比魁更清楚,凶靈古堡的可怕。


“現在拜,稍早。我準備做一件事,逆轉時空。所以,你現在向我效忠之後,我暫時無法給你什麽。”


“但,一旦我成功,我會從時空之中將你帶走!”


“那時候,你便是我身邊第一大將。”


蘇夏淡淡的看著魁磕頭,平靜的說出三句話。


魁聽到蘇夏的話,渾身巨震!


它終於將頭低得更低,並終於顯化出真正的身形來。


那是一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人,練滿的冷酷與滄桑,雙眼之中,充滿了人生之中的各種不幸。


蘇夏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怕告訴你我要做的事情,這是一次真正的逆天而行!成,世間秩序,全在我們掌控之下。敗文明走向終結,世界為之湮滅。


隻不過,我們已經沒有選擇你看到無盡迷失域那邊的滅世災劫陰影了嗎?


看到了超過凶靈級的絕世凶靈的雛形了嗎?


那是無法阻止的災難。


無法阻止,那就逆轉。”


魁渾身發抖,神情驚恐,恐懼,但同時也充滿著深深的絕望。


是的,一隻魔靈的絕望。


因為,他同樣清楚,蘇夏說的到底是什麽。


蘇夏沒說話,而是抬手打出一片幻境。


他將夢境之中二十年後的場景呈現了出來,並顯化出了那隻滅世凶靈。


那是一隻蒼古邪龍,所過之地,天地寂滅。


魁再次發抖。


這一次,不是絕望,而是那一股幻境引來的恐懼!


“為……為什麽選擇我。”


魁的聲音發顫,說話都很是艱難。


身為一隻頂級的魔靈,即將成為凶靈的恐怖存在,他何時這麽狼狽不堪過?


但,他此時卻並不覺得羞恥。


“因為行走於時間之中的我,曾被你放過一次。你並不是真正的絕望,也並不是真正的喪失自我。同樣的,你的實力和品行,是我選擇你的重要原因。”


“這個理由,不太夠!”


“因為,我和你一樣,同樣也是一名父親。”


“……”


魁忽然莫名歎了一聲,道;“我完全答應了,你的理由,說服了我。”


蘇夏點了點頭,道;“旌陽村恢複正常,上古養屍地的幻陣,撤掉。你的孩子,你想怎麽安排,我都會親自幫你一次。事後,你就安心的為我買命。”


魁道:“這個世界,普通人活著太艱難,禦魂者死得太快更遑論,若是讓他成為禦魂者,他若知道有一個魔靈的父親,又會怎麽想?”


魁顯然開始糾結,開始痛苦。


蘇夏道:“所以,如果能逆轉時空,我們重回過去,可以給他更好的選擇。一生平安富貴,兒孫滿堂……”


魁臉上的糾結消失了。


他滿是滄桑的臉上,終於呈現出了一絲慈祥的笑容。


這樣的笑容,出現在一隻魔靈的臉上,卻讓蘇夏忽然明白‘眾生皆苦’是一種怎樣的體會。


任務,顯然已經完成。


而且,還要比用各種手段更加順利一些。


有時候,直接將事情擺在明處,從本質入手,效果,反而會更好一些。


蘇夏沉吟道:“在沒成功之前,便讓你的孩子,成功出生,並啟動天賦,成為一名禦魂者吧。而且,是一名天驕禦魂者,這樣,目前而言,是最好的結果。”


蘇夏說著,直接將一份‘融魂藥劑’的信息化作幻象,傳遞給了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